fbpx 神傳文化:謙德之美 | 中華文化

神傳文化:謙德之美

文化 志豪 2个月前 (02-11) 88次浏览

神傳文化:謙德之美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德乃虛、儉約之德,影響中國歷史五千年,成為中華民族最為顯著的民族性格之一。和之美是一種高尚境界,莊子說:“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指出天地覆載萬物,給予萬物,自身卻不索取任何事物,質樸、遜,博大無私,人們應效法天道,與天地同心,以無私之心關愛天下眾民,有包容萬物的氣度和胸懷。古人歷來推崇有而不居,滿而不盈,實而不驕的君子。
“謙虛”二字中蘊含著深刻的哲理。古訓有:“虛己者進德之基”、“勞謙虛己,則附之者眾;驕慢倨傲,則去之者多”。老子說:“不自以為是的人,才能夠對事情判斷分明;不自誇的人,他的功勞才會被肯定;不驕傲的人,才能夠成就大事。”謙虛是放開心胸容納他人,尊重他人;是虛懷若谷的精益求精,不恥下問的誠懇求教;是不為私利,不突出自己,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古人謙虛的例子不勝枚舉,以下為其中幾例。

唐堯訪賢、讓賢。《尚書•堯典》開篇描述堯德:“允恭克讓,光被四表,格於上下。克明俊德,以親九族。平章百姓,協和萬邦。”允、恭、克、讓,即誠信、恭勤、善能、謙讓四種德性。在這四種俊德中,堯的“謙德”居於核心地位,最為後人稱道。《莊子•讓王》記載:堯治理天下萬民,使海宇清平,他舉賢任能,可謂人才濟濟。但他仍認為自己不夠賢能,唯恐埋沒人才,常常深入山野之間去尋查細訪,求賢問道,他曾先後四次將天子位讓於有道名士:方回、善卷、披衣、許由,堯曾說:“天下者,公之者也,凡為公者,賢者為尊,乃行天下之大道也。某德薄才疏,深恐貽誤蒼生。”賢士們見堯如此謙卑恭讓,無不感佩的說:“憂民深切如斯,無怪臣民呼堯天也!”皆不受位而隱居。堯還拜著名道士蒲伊為老師,對他極為恭敬,執弟子之禮,北面而朝之求教。他後來禪位於德才兼備的舜。明代王陽明說:“堯舜之所以為聖人,就是謙虛到了至誠的境地,也就是允恭克讓,溫恭允塞。所以君子之道,就是要善于謙光照人,謙恭待人,後己先人。”

老子談“江海能為百穀王”。老子說:“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此乃謙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為百穀王者,以其善下之,則能為百穀王。”意思是說崇高的善行,就應該像水一樣,造福萬物,滋養萬物,卻不與萬物爭高下,這才是最為謙虛的美德。江海之所以能成為一切大小河流的總匯處,是因為它善於處在下游,能夠接納、包容一切大小河流,以成為百穀之王。老子是把“江海”比作“聖人”,認為聖人之所以成為天下人心所向,是因為“謙下”而不高高在上,把自己放在民眾利益之後,能包容一切,因此天下人尊敬他、擁護他。老子還說:“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意思是說:聖人從不居功自傲,正因為如此,他的功勳才永不磨滅。因其不爭,所以天下沒有人能與之抗爭。

孔子談“不恥下問”。春秋時衛國大夫孔圉聰明好學,非常謙虛。在孔圉死後,衛國國君為了讓後人都能學習和發揚他好學的精神,因此特別賜給他一個“文公”的稱號,後人就尊稱他為孔文子。孔子的學生子貢也是衛國人,但是他卻不明白孔圉為何配得上那樣高的評價,於是問孔子說:“孔圉的學問及才華雖然很高,但是比他更傑出的人還很多,為什麼賜給他’文公’的稱號?”孔子說:“孔圉學習勤奮,如果有任何不懂的地方,就算對方地位或學問不如他,他都會大方而謙虛的請教,不把向學問、地位等不如自己的人請教當成可恥的事,這就是他難得的地方。聰明好學,不恥下問,才配叫’文’啊,因此賜給他’文公’的稱號並不會不恰當。”子貢於是明白了。孔子自己也是這樣,他學問淵博,可是仍虛心向別人請教,為學生作出了表率。

諸葛亮虛心納諫。諸葛亮德才兼備,被後人稱為“智聖”,他一生求賢若渴,善於納諫。他任宰相後,在成都南方築一招賢台,以迎接四方之士,重用了一大批德才俱佳的卓越人才,此舉被時人稱為“德舉”。在他所任用的文武官員中,既有荊楚之士,又有蜀地人才,也有魏吳降將,其包容四海之襟懷、容人容物之雅量受人讚譽,時人稱“蜀官皆屬天下才俊”。他處理國家大事時集思廣益,聽得進不同意見和建議。他幾次發布鼓勵將士直言極諫的文告,要求大家批評自己的過失和缺漏。對於指出其過失和提出治理國家建議的人,他總是給予鼓勵並讚賞這種忠於國家的精神,說大家如果都能這樣認真、勤勉,“則亮可以少過矣”。他在《自勉》中說:“驕者招毀,妄者稔禍”,從不居功自傲,不爭功諉過,勇於承擔責任,從善如流。史載其治蜀“科教嚴明,賞罰必信,無惡不懲,無善不顯”。

謙虛如竹。“未出土時便有節,待到凌雲更虛心”,古代詩人常以竹子來歌頌謙遜的品格。竹子非常虛心,所以才能由筍成竹,縱入雲端。唐代白居易在《養竹記》中寫道:“竹似賢,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見其性,則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似體道;君子見其心,則思應用虛者。竹節貞,貞以立志;君子見其節,則思砥礪名行。”通過寫竹的正直、虛心、氣節,描繪出竹品與人品的一種精神契合。白居易做人亦是如此,相傳他寫詩之後,總是先念給牧童或老婦人聽,然後再反復修改,直到他們聽了滿意才算定稿,因此白詩最大的特點是通俗易懂且精練優美。宋代蘇軾在《送參寥師》中寫道: “欲令詩語妙,無厭空且靜;靜故了群動,空故納萬境。”雖然具體是說詩,但同樣講的是“靜虛”的道理。寧靜致遠,虛空無限,則無往而不達,靜虛因而能體悟萬物細微之變化,能達到接納、承載萬事萬物之境界。

謙德受福。《易書》中說:天的道理,不論什麼,凡是驕傲自滿的,就要使他虧損,而謙虛的就讓他得到益處。因此器量大的人,福澤也必定深厚;器量小的人,福澤也必定淺薄,而謙虛和驕傲,則是福禍的分際。如明代袁了凡有一次與其縣中九人去考進士,其中有一位叫丁敬宇的最年輕,為人謙和有禮。袁了凡就告訴另外一個同伴費錦坡說:“丁敬宇今年一定會考中進士。”費錦坡說:“何以見得?”袁了凡說:“惟謙受福。你看我們十人當中,有哪一個像丁敬宇這樣謙虛、講信用、恭恭敬敬,在大眾之中,他不堅持自己的成見,能夠傾聽並尊重別人的意見,無一點驕傲的神氣。即使極小的事情,也能為別人著想,為別人方便,這個實在難得!一個人能夠達到如此境界,神明也會保佑他,哪有不中的道理!”等到放榜,丁敬宇果然考中了。

人一旦有自滿高傲的心,就會障礙自己德行的提升。只有謙遜、努力的在德行上提升才是最有意義的。謙是嚴於律己,寬以待人,思想境界不斷昇華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日新之道;謙是“法天則地”、“民胞物與”的胸懷,能包容和善化世間的一切。

文: 靜遠
來源:明慧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神傳文化:謙德之美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