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帝王學《貞觀政要》筆談(四) | 中華文化新聞網
  •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帝王學《貞觀政要》筆談(四)

文化 怡君 6个月前 (02-16) 85次浏览

帝王學《貞觀政要》筆談(四)

日本一直把唐太宗看作是守成時期的明君,不斷研究他的治國思想和策略,並活用於現實社會,這跟《貞觀政要》裡的一段君臣問答有關,而且這段問答,就出在開宗明義的首篇《論君道》。從這段話裡,看出太宗的三大素養:明武。

創業與守成,哪個更難?

在《論君道》裡,記錄了這樣一段太宗與房玄齡和魏徵的君臣問答:貞觀十年時,唐太宗問身邊侍從的大臣:“在帝王的事業中,創業與守成,哪件事比較艱難呢?”尚書左僕射房玄齡回答說:“ 國家開始創業的時候,各地豪傑競起,你攻破他他才投降,你戰勝他他才屈服,這樣看來,還是創業艱難。”魏徵回答:“帝王的興起,一定是在前朝衰亂的時候,這時推翻昏亂的舊主,百姓就樂於擁戴,四海之內也都會先後歸順,這正是天授人與,如此看來創業並不艱難。然而已經取得天下之後,驕傲放縱,百姓需要休養生息而徭役沒有休止,百姓已經窮困凋敝而奢侈的事務還仍然不停,國家的衰敗,常常就是這樣開始的。這樣看來,守成更難。”太宗說:“玄齡當初跟隨我平定天下,歷盡了艱辛,多次死裡逃生,所以知道創業的艱難。魏徵替我安定天 ,憂心出現驕奢淫逸的苗頭,必使國家陷入危亡的境地,所以知道守成的艱難。如今創業的艱難既已過去,守成這一難事就成當務之急,得考慮和諸公一道慎之才好。”

日本漢學家守屋洋在其《帝王學講義》中,對這段話是這樣理解的:“太宗即位時,唐王朝已經擺脫創業的危機,正要進入守成的時期,太宗的話,正是面對這樣的時候,表明自己的治國意向和決斷。”守屋洋認為,從太宗的回答,可以看出要回答創業與守成,哪個更難,本就是個大難題,兩者都各有各的難處,難的內容不同罷了。不過,創業就如開闢自己獨自的道路來登山,彷彿找不到類似的雷同的經驗和方法,即使想學,也很難學習。但是守成則不同,通過對歷史王朝滅亡過程的分析,大致能找到某種程度上相似的共同點,這樣就能找到一定的方法,避免國家的滅亡。所以,即使是素質一般的人,也能摸索到一定的規律,學到有用的經驗和方法。因此,他認為,《貞觀政要》這本書,是守成時代的君主,如何吸取歷史教訓,對應政務,處理國事的心得,是歷代天皇和幕府將軍將它視為帝王教科書的最大理由。

高層領導的要責:定方向

不管日本人如何看待太宗關於守成的心得,我們卻能領悟到一點,那就是高層領導者,必須非常明白自己的主要職責,就是首先明確將來的方向,也就是說,懂得如何帶領大家,將這條國家的大船平穩地駛向正確的目標。要定出大致努力的方向。這就跟現在的企業董事長一樣,必須懂得分析自己企業的現狀,弄清自己的處境,找到自己的優勢和主要位置,定下未來發展的主攻方向。

太宗之所以會有這樣一段對創業和守成的君臣問答,很顯然,源自他所處的位置,一國之君,必須為國家定下努力的目標,否則一旦判斷失誤,就會導致沉船滅亡的危險。可見太宗非常清楚,自己已經不再是父親那一代,而是真正的獲得了一個新的王朝。面臨的主要業務,不再是到處征戰,要征服四方威脅的豪強,而是基本穩定下來,也獲得了百姓的擁戴。於是他不得不思量,如何把父親辛苦開創的,傳至自己的基業,平穩安定地傳承下去。

太宗由於正好處於創業過度到守成的時期,也同時經歷過幫助父親創業的過程,因此,非常清楚自己的處境,不僅對創業的艱難和做法十分清楚,也深知,自己即將面對的,是未來如何守住基業的問題,征戰不能用來治國,為此,他陷入了深深的思慮。可見他是一位非常理性而明智的君王。對自己的要務和責任,十分清楚。那就是一定要根據現實的處境和位置,定出合理的治國施政的方向。此為識時務者。絕不脫離現實。

謙恭的態度 明智的決斷

太宗是國家首領,當然最後需要自己下判斷,他為了明確自己未來的航向,不敢剛愎自用,而是明白兼聽則明的道理,畢竟一個人的見識和信息是有限的,領導的決斷,關係到整個國家的命運,必須謹慎,因此,他每逢有疑慮,就會跟群臣商議,再三考慮,把自己的思路,打開來,表明自己的思想,共同研究。君主勤政懂得自己的要務,思慮國家大事和方略,大臣們必然會根據君主的思考方向,踴躍出謀劃策,這才有了這場論答。於是跟隨太宗創業的房玄齡道明創業的艱難,而魏徵主要在守住基業上用心,所以強調守業的難度。兩個大臣各有見解,我們看太宗,不僅不被大臣各執己見的觀點所帶動,反而非常明白兩位大臣都是為了國家擔憂,都有獨到的見解,他很快做出合情合理的決斷,兩者都對,但是魏徵說的,更加符合現在的現實,所以他不僅道出自己的最後決斷,而且是整個細緻分析為何會這樣決定,讓大家在守成上用心,杜絕守成時期最容易犯下的錯誤,謹慎對待,不可驕奢放縱。

這樣處理政務,大家想想,不僅體諒創業時期,曾為他出生入死的老臣,認同、感激老臣的艱辛付出,同時,分析現狀,讓持有不同政見的臣子都能心服口服,原來自己的君主是這樣考慮問題的,真的是明智通透,還交代的清清楚楚,毫無隱瞞,開誠佈公,讓創業的老臣不至於心寒,還理解了君主的英明決斷,大臣之間也絕對不會因政見不同而鬧出矛盾和幫派。這就是太宗堂堂正正,謙虛謹慎,推心置腹的素養。關鍵還是為人的修養。帶臣子既能謙恭體諒,又能擁有英明的見識,不會被大臣的偏執所左右,勇於決斷。

帝王三大素養:仁明武

這就是太宗作為帝王的三大最優秀的素養——、明、武。,就是要體恤臣民,君王最大的,就是清醒認識自己的主要責任,永遠要把握正確的航向,善用各種人才,治好國家。為此就要兼聽謙恭,廣開言路。天下事和大局才能把握好,不至於判斷失誤,陷入滅亡的處境。能者,必懂體恤百姓,也就能明白事情的輕重緩急,這才能區分大臣不同的見解,哪個才是當務之急,哪個是長遠的方向,哪個不合時宜。此為明。有了明智的見識,就能夠當機立斷,此為武。

附原文:貞觀十年,太宗謂侍臣曰:“帝王之業,草創與守成孰難?”尚書左僕射房玄齡對曰:“天地草昧,群雄競起,攻破乃降,戰勝乃克。由此言之,草創為難。”魏徵對曰:“帝王之起,必承衰亂,覆彼昏狡,百姓樂推,四海歸命,天授人與,乃不為難。然既得之後,志趣驕逸,百姓欲靜而徭役不休,百姓凋殘而侈務不息,國之衰弊,恆由此起。以斯而言,守成則難。”太宗曰:“玄齡昔從我定天下,備嘗艱苦,出萬死而遇一生,所以見草創之難也。魏徵與我安天下,慮生驕逸之端,必踐危亡之地,所以見守成之難也。今草創之難既已往矣,守成之難者,當思與公等慎之。”

文:劉如
來源: 正見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帝王學《貞觀政要》筆談(四)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