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一日之德,增壽一紀 | 中華文化

一日之德,增壽一紀

文化 志豪 1个月前 (02-19) 55次浏览

一日之德,增壽一紀

紹興的某人,因為部吏的官期已滿,提升為京城尉。夏天,因為有事出城,在道旁樹下休息,看見一個騎馬人自西而來,也在這裡休息。問他從哪來,那個人說:“奉上帝之命,來抓人。”於是出示了捕牒給他看,京城尉的名字也在裡面,他吃驚地說:“是來抓我的嗎?”那個人說:“沒到呢,先是城東老人,第二個是山左(即山東)人,第三個是女子,你是第四個。”說完就不見了。

京城尉踉蹌回家,告訴了家人。第二天早晨,到城東,看見一位老人才開門,就摔在地上不動了,於是相信在樹林聽到的話一點不差。急忙回家,告訴家人買喪具(棺材等)。第二天,京城尉又到了郊外,聽見哭聲非常悲哀,順著聲音一找,發現一個趴在屍體上哭的是一個少婦人。一問,少婦說:“我的丈夫居住在(山東)濟南,家中貧困,到京城找老朋友,沒找到,回來的時候,暴死了,沒錢埋葬,所以哀傷。”京城尉憐憫地說:“我為你辦理下殯的事情。”於是將給自己準備的喪具給她,並贈給了婦人三十金,讓她扶靈柩回家。婦人哭著感謝而去。京城尉回到家,又買了喪具,沐浴更衣,端坐等死,入定後,忽然聽到叩門聲很急,打開後,一個人進來了,和他說了很長一會兒,再拜而去。京城尉對家人說:“我死不了了,上帝因為我今天行了陰德,增壽一紀(12 年),這個人是來相告的。”後來果然沒事了。

(《北東園筆錄續編》)

拯救棄嬰,貸須改相

寧波的袁道濟,家裡貧困,無法赴秋試。七月十五之前,還在家。有親戚朋友給了他三金,勸他去考試,於是他出發了。他在路上遇到了一個棄嬰,沒有人肯收養,快餓死了。袁道濟心生憐憫,馬上用三金託付給豆腐店的夫婦。到了省裡,同鄉的朋友嫌他貧困,不收留。唯獨一個過去認識的和尚,勉強收留。和尚晚上夢見各府的城隍齊集,拿鄉試冊呈給文昌帝君,裡面有被除名的,需要查補。寧波的城隍禀說:“袁生救人心切,這個可中。”帝君命令叫來,見長得太寒陋,說:“這個人長相不好,怎麼辦?”城隍說:“容易啊,可以把判官的鬍子借給他。”和尚醒來後,很驚訝。第二天,正想告訴袁道濟,等到相見,看見袁道濟向來沒鬍子,一夜之間長了鬍子,很有意思,笑吃吃不止。袁道濟問原因,和尚告訴了他,和自己做的夢一樣,互相都很驚訝。後來榜發,果然中式。

(《北東園筆錄續編》)

私藏賑款,遭報喪命

道光辛丑年夏天,祥符口的大河決堤了,城內外都被淹了,田地房子、男女老少漂沒者不可計數。官府發銀子賑濟,讓某丞去辦這個事。某丞領了銀子四萬。先將二萬藏在自己家,以二萬駕船去救災。這時遍地是水,由城垛子上登船,忽然遇到暴風船翻了,救援的人撈到某丞的屍體,失去了左腿,銀子則都撈出來,核實數目,僅得一半,這件事於是被上面知道了,大吏委員到他的家中察看,二萬兩銀子還在。

(《北東園筆錄續編》)

侮謾師長,窮餓終身

新安的汪某,天資聰明,過目成誦,八歲能寫文章。但是自恃才能,侮謾師長。一日打呵欠,口中忽跳出一物,形狀如人,指著汪某說:“你本是狀元,因為侮謾師長,陰司已削去了你的科名,我也不跟隨你了。”說完就不見了,第二天看書,汪某一個字也不認識了,最後窮餓終身。

(《北東園筆錄續編》)

瀆職減祿

安邑人宋半塘,曾在鄞縣做官。宋說,鄞縣有位書生很有文才,但他在仕途上卻屢遭困頓,沒有考上功名。後來這位書生得了一場大病,病中迷離恍惚,夢見自己來到了一處官衙門。根據那裡的情形,他覺察到這地方似乎便是冥司。這時候,對面走來一位官服打扮的人,書生一看,卻是一位老相識,便急忙向他打聽,自己得了這場病,是不是很快就會死?這位冥官說:“你的壽數未盡,但是祿數盡了,恐怕不久就要到這兒來了。”書生說:“我這輩子,全靠設館教書糊口,沒幹過傷天害理的事,怎麼祿數倒先盡了?”冥官嘆息說:“正因為你是吃教書這碗飯的,而對孩子們的學業、品德放任不問。冥司認為,無功受祿就等於偷盜或浪費糧食,必須扣除應得的俸祿來補償。所以你壽命未盡而祿數先盡。為人師長者,位居’在三(君、親、師)’之中,享有崇高的榮譽。你收取人家的學費,卻誤人子弟,理應受到最嚴厲的譴責。有官祿的,就要削減官祿。沒有官祿的,就得消減食祿。一絲一毫都計較的很分明。世人往往看到一些飽學之士或通儒大家,有的生活窮困,有的年少夭折,便抱怨天道不公平。可哪裡知道,這些人都是自誤生平,才落得這地步。”

書生聽罷,悵然而醒。從此,他的病日重一日,果然沒有治癒的希望。臨死之前,他把夢見的事講給他的親朋好友們聽,並告誡他們要忠於職守,努力從。這個故事也因此得以流傳於世。

(《閱微草堂筆記》)

貌隨心變

莆田林生霈說:聽說泉州有個人,忽然發現自己映在燈光下的影子越來越不像自己,再仔細觀察,自己的身體一舉一動,影子也隨著舉動,倒是很和諧。只是那影子頭大如斗,頭髮蓬亂,像個羽毛車蓋;那手和腳的樣子都鉤曲著,看上去好像鷹爪子。他越看越覺自己像個奇形怪狀的惡鬼。此人嚇得失聲大叫,呼喊他的妻子出來觀看,妻子所看到的影子和他看到的完全相同。從此以後,每當夜間燈下,他的影子都呈現這種形象,又想不出是什麼原因,弄得他惶惶不可終日,不知如何是好。

他有位鄰居,是個私塾先生。這位先生得知此事之後說:“妖怪不會無緣無故變現,必足因人自招。大概你的心裡存在著某種惡念,以至羅剎鬼乘機附在你身上現形,你仔細想想,有這種因素沒有?”

此人聽了,現出恐懼的神色,並且很佩服這位老先生的見識。就坦誠地說:“不錯,我和某某人積有冤仇。我總是在想,有朝一日把他全家殺盡,叫他斷子絕孫,方解心頭之恨。然後我便逃到台灣去投靠朱一貴。如今,我的身影起了這樣的現象,這可能是鬼神對我的惡念發出的警告!從今以後,我堅決斷了這個惡念,看看你的這個猜度靈驗不靈驗?”就在這天晚上起,此人的身影又恢復了正常。這可真是意念一轉,立分禍福啊!

(《閱微草堂筆記》)

命數可挽

辛彤甫先生任宜陽知縣的時候,有位老者向他遞上一份呈文說:“昨天晚上我住在城東門外,看見有五、六個吊死鬼從城門縫裡鑽進城裡來了。恐怕是來找替身的。請你趕緊諭示百姓,對僮僕姬妾不要凌辱虐待,欠債的不要追索得太緊迫,凡事要互相謙讓別爭鬥,使那些吊死鬼沒有機會施展伎倆。”

辛先生看罷呈文大怒,以妖言惑眾的罪名把老者打了一頓板子,並命人將老者轟了出去。老者並不怨恨,走到台階下,便坐在那裡撫著膝蓋說:“可惜呀!這五、六條命算是沒救了!”

過了幾天,有人向辛先生報告說,城裡最近有四人上吊而死。先生大驚,這才感到事態嚴重。急忙命人將那送呈文的老者傳來問話。老者說:“這幾天來,我總是昏昏沉沉的,什麼都不記得了,今天我才知道曾遞送過一份呈文。

當時這件事便傳揚開來,於是家家有了戒備。後來,果然有兩個上吊的人都被及時救活了。一個是媳婦因為被婆婆虐待而上吊的,那婆婆非常痛悔。另一起是因為欠債被債主逼迫太緊而上吊,債主當即焚毀了借據。因此兩個人都得救了。

(《閱微草堂筆記》)

來源:明慧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一日之德,增壽一紀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