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神傳文化】盡責而不言功 | 中華文化

【神傳文化】盡責而不言功

文化 志豪 4个月前 (02-28) 121次浏览

【神傳文化】盡責而不言功

丙吉,西漢魯國人,為人厚道,通大義,有功卻從不誇耀。漢武帝晚年時,宮中發生了誣陷太子的冤案,太子男女妻妾皆連坐受害。太子的孫子剛剛生下幾個月,也被株連關在獄中。丙吉在參與審理此案時,心知太子蒙冤,他幾次為此上奏說此案證據不足,都被武帝呵斥,他憐憫皇曾孫無人照顧,特選派謹慎忠厚女子,保護養育,丙吉每天再三來獄探望。
丙吉的朋友怕他為此遭禍,多次勸他說:“太子一案,乃皇上欽定,避之尚且不及,你何苦為其辯白,又何苦照顧他的孫子?你想過沒有,人們會懷疑你是太子的同黨呢?這是聰明人幹的事嗎?”丙吉卻堅定的說:“做人不能不講仁德,本是冤案,況且皇曾孫還是個娃娃,他何罪之有?我是看著不忍才這樣做的,人不能昧著良心。”

後來武帝有病,又聽傳言說長安獄中有天子之氣,遂下詔將長安的犯人一律處死。使臣連夜來至皇曾孫所在的牢獄,丙吉卻不放使臣進入,他氣憤的說:“無辜者尚不致死,何況這樣一個娃娃呢?我不會讓人們這樣做的。”使臣見狀說:“此乃皇上旨意,你敢抗旨不遵,豈不自尋死路?你真太愚蠢了!”丙吉誓死抗拒使臣,他決然說:“我非無智之人,這樣做只為保全皇上的名聲和皇曾孫的性命及無辜之人。事急如此,我若稍有私心,大錯就無法挽回了。”

使者不得入,只得回去急奏漢武帝。漢武帝聞言醒悟,他沒有追究丙吉,而且赦免天下,丙吉所管的犯人因他才都得以倖存。

數年後,昌邑王被廢,皇曾孫劉詢當了皇帝,是為漢宣帝,丙吉卻絕口不提先前他對宣帝的恩德。知曉此事的他的家人曾對他說:“你對皇上有恩,若是當面告知皇上,你的官位必會升遷。這是別人做夢都會想得到的好事,你怎麼能閉口不說呢?”丙吉微微一笑說:“身為臣子,本該如此,我有幸回報皇恩一二,若是以此買寵求榮,豈是君子所為?此等心思,我向來絕不慮之。”

後來宣帝從別人口中知曉丙吉的恩德,大為感動,夜不能寐,敬重之下,他封丙吉為博陽侯。

就在此時,正趕上丙吉害病,宣帝非常憂慮,夏侯勝深明善惡吉凶、洪範五行,奏說:“臣聞有陰德者,必享福樂以及於子孫,如今丙吉未獲善報,定非不治之疾,請陛下寬心。”不久丙吉果然痊癒,受封博陽侯,代魏相為丞相,世稱賢相。

救人一命,善德無量,因為對於生命來說,最大的感恩莫過於救了他的命,所以宣帝對丙吉的報答也是理所當然的了。丙吉所得到的榮譽表面是人授予的,實際上是因為其善行符合了天理大道,是上天給予仁人誌士的褒獎和福報。

宋代故事

王曾,字孝先,宋朝益都(今山東省昌樂縣)人,八歲喪父母,由叔父撫養長大,官至宰相,為人善良憐憫,謙遜自持,正直無私,是宋代名臣。
王曾生性善良憐憫,他在宋真宗咸平年間去禮部赴試的途中,還不忘行善積德,救濟他人於急難之中。當時他住在京師(河南開封),有一次經過甜水巷,聽見有母女二人哀戚的哭聲,因此向其鄰居詢問,鄰居說:“她們家因欠了官府四萬枚錢,家裡只有一個女兒,準備賣給一個商人來湊錢償債,現在母女將遠離了,恐怕以後再也沒有見面的日子了。”

王曾於是對這位母親說:“你的女兒可以賣給我,我往來​​為官,你們母女隨時可以見上一面。”於是這家人便把女兒賣給了王曾,並約定三日後來帶人。

可是過了約定的日期,王曾還沒有來帶人。母女於是到王曾所住的館舍拜訪,沒想到王曾早已經走了,原來王曾此舉只是為了幫助這母女兩人。

不僅文采出眾,而且頗具德行的王曾,在這一年的禮部考試中一舉奪魁,被宋真宗欽點為狀元

加上去年在鄉試、省試中都高中榜首,王曾可以說是“連中三元”了,翰林學士劉子儀對他說:“你狀元試三場都及第,一生吃穿都享用不盡了。”王曾正聲答道:“我平生的志向,不在溫飽。”可見他考取功名的目地並不是為了一人一家之私利,而是志在有為於天下,為國為民謀福。

王曾非常謙遜自持,他高中狀元後,並沒有得意忘形。他在給叔父的信中說道:“我今天在殿試中高中第一,這都是祖上積德,您教導的結果。”榮歸故里省親時,青州知州李繼昌聞訊後,命父老鄉親載歌載舞的去郊外迎接,準備接到守門官吏通報後,自己親自出衙相迎。王曾得知後,便換了衣服,改了姓名,騎著一頭小毛驢從另一個城門進了城。他見李繼昌時,李繼昌感到很驚訝,問道:“聽說你要來,我已經派人前往迎接,守門官吏也沒來通報你已經到了,你是怎麼到達這裡的?”王曾謙遜的說:“我沒什麼才能,只是有幸科舉登第,怎敢勞煩郡守和父老鄉親們來迎接呢?這是我的大罪過啊!因此我改了姓名,欺瞞過前去迎接的人和守門官吏前來進見。”李繼昌感嘆道:“你不愧為狀元啊!”

王曾歷任左諫議大夫、參知政事、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宰相)等職,正直敢言,公正無私,一心為國為民。雖政績顯著,但卻從不居功自傲,不圖他人報恩。輔政十年,被提拔的人自己都不知道是誰提拔任用自己的。范仲淹、包拯等賢良重臣均是王曾通過考試選拔並委以重任的,范仲淹曾問他為何從來不說這些事,王曾說:“我作為輔佐皇帝的重臣,提拔選用良才這只是自己應該做的本分,如果只把恩情歸於自己,那麼怨恨應給誰呢?”范仲淹對此大為贊服。

王曾享年61,去世後贈侍中,諡“文正”,宋仁宗御筆篆書“旌賢之碑”,他的家鄉被改稱為“旌賢鄉”。

文: 智真
來源:明慧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神傳文化】盡責而不言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