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帝王學《貞觀政要》筆談(六) | 中華文化

帝王學《貞觀政要》筆談(六)

文化 ducn 3周前 (03-02) 39次浏览

帝王學《貞觀政要》筆談(六)

日本人的生活中處處體現儒學的文化,比如日本商店出售廉價商品,經常會註明“お德”的字樣,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東西很便宜,買它很划算,能夠得到額外的利益。這裡的“德”就是“得”的含義。它用的是中國古人對德字的理解:有德者才有所得,兩個字同音,含義深刻。又比如,日本把家務叫做家政,各種家政大學也都屢見不鮮(注:1949 年前,在大陸的大學就有家政系,中共篡政後,就沒有家政這個提法了)為什麼會這樣呢?這一切其實都源自儒學的教育。本質上是儒學的帝王學思想早就深入民間百姓,連婦女持家都會運用,都是為政學問。

澀澤榮一領悟的“為政以德”

我們先來看看日本的資本經濟之父澀澤榮一對孔子說的“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這句話的解讀。看懂了他的解讀,就會明白帝王學不僅僅是治國的學問,連管理家務,都會涉及,其核心不是別的,就是一個德字。

澀澤認為,孔子這句話說的是:“施行政治,必須常常將道德置於核心的位置,什麼意思呢?打個比方,就如北極星,經常處於一定的位置,不變不動,滿天的星辰都會以北極星為中心圍繞它而運轉。”意思是說,政事要圍繞道德展開,道德是核心,無論制定和實施什麼樣的政策政令或者法律,都不能動了這個根本的原則和宗旨。而且,他還對政治給出了明確的解說:“說起來,政治不僅僅限於國家,一個會社(公司)的經營,一個學校的管理,一個家庭的維持,都是政治。”

什麼意思呢?其實這是對曾子“修身,持家,治國,平天下”這句話的領悟和理解。說白了,曾子的思想來自孔子的親自教導,孔子從仁講到孝,從孝講到忠義,就是從家庭講到社會,一切都圍繞仁德在講話。因此,曾子領悟後,總結成這樣一句話,為的是讓從政者,記住從修身開始。顯然澀澤榮一懂得如何在明治時代,根據當時的社會現狀,活學了曾子的思想。

從家到國,事物的處理,只是規模不同,本質並無太大區別,所有的政事家事,都是以修身重德作為基礎的。除了自己單身一人過日子,不算政治,只要你有家庭,需要管理整個家,為家庭負責,存在上下長幼,夫妻兄弟等關係,就是有了人的管理和義務,就開始出現政事上的治理。

一個家庭,涉及到經濟,農業,教育,健康,家規,一個國家,不也是主要涉及這些事物嗎?只不過家規變成法律,只不過這個家太大了,需要專門的官員來管理負責。這才出現了官員的任命和選拔。所以家和國,只是規模不同罷了。

從《紅樓夢》寶釵治家看“為政以德”

我經常談及《紅樓夢》,原因在於,它記錄了很多大家族裡的女子,如何治理家庭的事情,這是其他古書和小說不同的地方,把古代治家的思想和做法,都寫的非常仔細。尤其是女子治家,不同教育和性情,造就了不同的結果。我印象最深的是薛寶釵和王熙鳳,她們兩個,一個德才兼備,一個有才無德,因此下場截然不同,王熙鳳貪財枉法,待下人十分苛刻,病的時候,下人落井下石,連賈母喪事都辦不好了,死時無人憐惜,一張草蓆裹屍,十分淒慘。但看了薛寶釵的治家之法,就會發現,結局完全不同。

估計大家都對薛寶釵替病重的王熙鳳管家的那一段故事非常熟悉,寶釵被王夫人請來跟探春一起替她管家,發現很多帳目都是浪費,為了糾正浪費,節儉家用,兩位小姐改變了一些做法,這里特別想說的,就是她們為了省下大筆費用,決定改變大觀園的管理方式,將原先花大筆錢請人打理花果樹木的事項,變成承包給原先自家管事的老媽媽們,發揮這些下人的才能,這樣一來,媽媽們可以自己做主管好花果香草和各種動植物,各自管轄的園林出產的東西,除了一部分提供給住在大觀園的公子小姐,還能出賣,然後出賣的錢財還能變成家族的收入,這樣一來,不僅不用花錢請人管理園子,還有了收入。

探春因此非常高興,寶釵這時非常清醒地提醒她,莫要只顧自己有收入,就忘記這些老媽媽辛辛苦苦一年下來,也要讓她們有收入才行,自己這裡,象徵性收一部分就好,剩下的,就是她們自己的。這樣一來她們也就會盡心盡力。否則,就會變成見利忘義的市井小人,招來怨恨,提醒探春莫要忘了孔夫子的教導了。

兩個受過教育的女子,管家時談論起了孔子的學問,大家都聽不懂,其實就是管家事,不能忘記以德為核心的意思,不能忘記顧及別人的生活,否則,就會涼了下人們的心。結果媽媽們聽說了都對寶釵十分感恩敬服,用心做事。

說白了,只要讀過《論語》,誰都會知道為政以德的這句話,但是差距就在這裡,王熙鳳雖然出身大家族,但是沒有接受過四書的教育,只是從小看見母親等長輩管家的手法,見多了自然就會,她缺少的,就是德,因此,不得人心,而寶釵,待人厚道,上下皆服,眾人誇讚,可見儒學正統教育的重要。受過這些教育,連女子管家教子,都會得心應手。

活用於現代治家

有人會說,那是古代大家族,有機會管理這麼大的家務事,手下管事的人也很多,當然像個小社會,可是現代的一般家庭就那麼簡單幾個人,好像為政以德的教導用不上。我簡單講講自己處理過的一件事。

記得很多年前,丈夫在北京開公司,公婆年老了身體不太好,就想跟兒子過,急著要把自己的房子賣了,然後讓兒子再出一部分錢,合起來在北京買房子,因為丈夫當時住的是租的房子,老人覺得租的房子住得不踏實,不是自己家。催著丈夫要買房子。然後老人要搬到北京跟著兒子一起過日子。

北京的房子當時貴得驚人,丈夫覺得買房子將來會迅速降價,一定要後悔,而且北京空氣很不好,萬一老人離開原先住的地方,突然對這裡的環境不適應,後悔了,要回去,可是不好辦,那時候再賣房子,就會出現驚人的差距,損失太大,老人又要心疼,說不定會病倒。丈夫被催得急,又是個孝子,不知如何勸說老人,不答應他們,怕老人傷心兒子養大了不知孝敬,答應又覺得很不妥當。為此跟我訴苦。

我當時想了想,如果我老了,會不會也急著身邊有兒子在,會安心,老人的心我必須理解。不能埋怨,但是完全聽公婆的,又真的不太妥當,那麼如何讓老人能聽進勸導,又不誤會兒子不捨得花錢呢?於是我突然想到把我們家的存款大部分提出來,存到老人的帳下,這樣他們就不會懷疑我們不捨得花錢了,然後再跟他們講不買房子,先租房子的道理,過來住一年後,如果覺得很適應,再決定將來買房的事也不晚。

丈夫聽到後很吃驚,如同開竅一樣,高興地謝謝我為他解決了難題。結果老人根本不要我們的存款,也聽進去了兒子的話,理解了兒子,買房就作罷了。丈夫問我為何能想到這個好辦法,我說,人只要心存善念,懂得考慮別人,自然有靈感。

所以說,為政以德,同樣適用於現代家庭。

文:劉如
來源: 正見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帝王學《貞觀政要》筆談(六)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