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延安日記(63) | 中華文化

延安日記(63)

歷史 雅婷 6个月前 (11-08) 123次浏览

來源: 延安日記

作者: 弗拉基米洛夫

1944年12月24日(1)

我回想起上次同毛的會見,得出一個結論:毛對巴雷特的行動,是嚴格地按照預先安排好的計劃進行的,但毛對這次活動的後果,感到有些著慌。

他講到他曾想過對巴雷特是否做得過頭了,擔心美國佬會認真看待這件事,因而和他斷絕關係。這不是隨便說說的。

主席毫不懷疑盟國會同意他的要求(回到最初的協定草案上去)。真是很有意思!他還抱著希望哩。

毛澤東認為,通過妥協可能建立一個全國各武裝部隊的聯合總部。白宮很可能提出這樣一個方案,蔣介石會被迫同意這個方案。美國會迫使他同意的。這麼一個總部將包括共產黨、國民黨和美國的武器部隊的代表。當然,這個機構將由某個美國將軍來領導。

毛澤東早就討厭這個計劃了。這計劃對共產黨會是一種枷鎖。原因不僅在於要派美國教官到八路軍、新四軍中來,而且在於要聽命於聯合總部。讓間諜、教官和顧問見鬼去吧!至於說聽命於聯合總部這才是真正的枷鎖!沒有命令,就一步也不能挪動。這意味著他們還得去打日本人,而不是首先去擴展中共的根據地。總之,這就使他們無法為同蔣介石發生衝突而作好一切準備,而作好這種準備,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會是八路軍和新四軍的唯一目標,這些年來他們一直在為此而奮鬥。

毛澤東一講到蔣介石的名字就不能不大發雷霆。他提蔣的名字時,往往夾雜一大堆罵人的話;他不厭其煩地反复說道,他儘早要打倒重慶的統治者(“他別那麼樂觀,我會不惜採取一切手段和辦法的!”)。

主席會對我完全坦率,那才怪呢。他對他的知心朋友說過,建立聯合總部之所以比套上枷鎖更糟,還由於下列原因:一旦蘇聯宣布廢除蘇日中立條約,並開始在滿州或內蒙對日本採取軍事行動,八路軍可能會被美國登陸部隊擋住,與蘇軍作戰行動之間的聯繫會被切斷。這將是個不可寬恕的錯誤,因為那邊的政權原是應該由中央去抓的。但是,在那種情況下,美國人不會同意這樣做。結果,由於進入那些地區的所有道路都預先被盟國切斷,中共就撈不著蘇聯的勝利成果了。

如果不能取消建立聯合總部的計劃,主席就打算採取下面的辦法了。他只把直接支援盟國登陸作戰的八路軍和新四軍部隊交給聯合總部指揮。他將提出中共部隊和盟軍之間在連雲港地區的合作計劃作為例子。按照這個計劃,中共領導答應投入不少於40個滿員的團的兵力。人們不由得會想起另一件事:要是在1941-1942年時,中共領導哪怕只用這樣的兵力的一半,來支援蘇聯在遠東的陣地,該有多好哇!那時候,他們根本不關心我們的困難!他們的電報,信誓旦旦地表示友誼。對於說空話,他們卻是從不吝惜的。

1944年12月24日(2)

我知道了一件怪事。聽說,連雲港的作戰計劃已被日軍司令部獲悉。

瞧,你們搞整風,抓特務,揭發特務。結果只有中共官方最小範圍才能知道的計劃,卻立刻就被敵人知道了。當然,整風還有別的目的。

他與巴雷特的活動還有一個目的,毛澤東也不讓我知道。他一定想說服美國人,共產黨已經成熟得能在外交政策的任務方面獨自決策了。難怪他用建立第二中國政府的前景來嚇唬他們。

此外,白宮仍然極需有生力量,希望用中國士兵來補充。一旦國共兩黨分裂,這些士兵就會去打內戰。白宮無意讓自己的公民去流血。

美國和延安每作出一項決定都糾纏著一堆問題,其中有些問題是相互排斥的。糾纏來,糾纏去,弄得不可開交,而且一般都發展成為爭吵,一場背著為反對法西斯德國而浴血奮戰的蘇聯的爭吵。

主席還想達到另一個目的:要使共產黨成為獨立的力量,好叫人們能跟它做交易,這是要緊的。

他們雖然已沒希望得到武器了,但還不想失去這個希望。

無論如何,他們還抱著希望。

他們對盟國雖然懷恨在心,但是還在討好它們,還在死乞白賴要同它們合作真像是在耍馬戲!

這幾個月來,毛乾了不少事。他拼命要把未來的事態納入對他最有利的軌道。他力圖搶在重要事件(遠東戰爭的結束)發生之前採取行動,作為中國的主要政治力量來起作用。但是,按照他的看法,這個主要政治力量應該是純粹的民族力量,應該跟蘇聯在政治上沒有聯繫。他希望利用美國來抵制蘇聯。白宮把這個計劃一筆勾銷了,事情弄成這樣,並不是他的過錯。

毛這次跟我談的時間格外長,這並非偶然。毛想裝作是中共和聯共(布)兩黨之間的國際聯繫的支持者;他想證明中共拒絕美國草案是“有原則性的”,他把他的行動說成是正當的,按照“現實的馬克思主義”的精神為他的行動提供了理論基礎。事實上,毛在掩蓋他所作所為的痕跡。

毛澤東同我一下子談了八個小時,滔滔不絕,興奮而激動。談話中他感情奔放,不知疲倦。

但是,在其它的時候,例如在今天,他沉悶而又彆扭。他好像有病似的,無精打采地跟我握了握手,請我坐下。他開始在房間裡沉重地踱步,彎腰曲背,像是怕冷。他心煩意亂,好一陣沉默不語。然後坐下來,渾身無力的樣子,疲乏地把手放在膝蓋上。

他又一次向我解釋,中共領導在同美國人會談時的路線,表現出關心蘇聯對日蘇中共條約的態度。但實際上他是想摸摸莫斯科對他的行徑的態度。

他面帶困倦的笑容不時地看看我。窗格子的模糊影子在他的棉衣上閃動。

1944年12月25日

盟國在阿登處境困難。德國人正向安特衛普挺進。

原始的唯物主義,這就是毛的哲學和理論水平。他老是害怕群眾的民主本能。對毛來​​說,黨內論戰和同群眾的聯繫,首先是個威信問題。因此,他就要用整風的辦法來教育一般黨員,使他的每句話都成為不可辯駁​​的真理。

按照毛澤東的意見,盲目服從,便是黨內關係的理想境界。

主席的民主主義限於穿普通的製服,在專門場合衣服上還補上很多補丁。

毛通過拼命奪權來壓制每一個人。他的全部“理論”,只不過是為這種一直縈繞心頭的目的打掩護而已。

毛沒有,也不可能有什麼一心嚮往的事物。他有一些慣常的行動,但他所全神貫注和熱切希望的,只有權力!有了這種權欲,那就對什麼都沒有感情了。這毀了毛澤東,使他變成了一個毫無人的自然情感的、危險的、專門整人的人。事情如不按他的計劃進行,那就對他毫無意義。凡是與鞏固他個人權力不相容的事,也就是與中共不相容的事這就是毛澤東的終極的政治信條。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延安日記(63)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