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5) | 中華文化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5)

歷史 雅婷 3个月前 (02-03) 71次浏览

回北京后,毛更加信任我,考慮要我當他的秘書。有一天毛與我談話時說:「我沒有病,你的事不多。我看你還不錯,你做我的秘書,再干點醫以外的事。」我會做類似林克的工作,毛要我除了讀讀「參考消息」外,還要做政治研究,寫報告給他。

我心裡非常不願意。當秘書可就會卷進政治的是非旋渦里去了。我不想捲入其中。汪東興勸我接受。但我考慮,當醫生已經處在「受嫉」的地位,再兼上秘書,就要成為「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了。做醫療工作已經是十分艱難,怎麼自投羅網,兼上秘書呢?

我跟毛說:「政治上我不行,不如林克。我還是干醫生,這方面我在行。」

一九五六年去北戴河前,毛叫我把兩個兒子帶去。

我說:「小的太小,大的太頑皮。而且北戴河都是首長,我帶孩子可不好。」毛咧嘴一笑說:「你這個人啊,就是這麼謹小慎微,怪不得江青說你為人太拘謹。別人能帶孩子去,李敏、李訥和遠新都能去,你為什麼不能帶孩子去?」

我在衛士值班室見到葉子龍和李銀橋,告訴他們毛的話。兩個人都顯得那麼彆扭,葉說了一句:「你就帶嘛。」我覺得不妙,趕緊到汪東興宿舍,將這事的原委告訴他。

汪沉思了一會說:「這事還得照主席的話辦。不過,你帶孩子影響太大,工作人員不許帶孩子。你到保健局,他們派醫務人員到北戴河值班。你告訴他們,主席讓你帶孩子去,我的意見讓他們帶去。這樣,警衛局的人沒有話可說,也免得我為難,不至於抱怨我。」

我那時的領導上是汪東興的警衛局和中央保健局。由於大部份的領導人夏天都去北戴河避暑,保健局也派人隨行在那設立一個門診部。保健局裡答應替我把我六歲的大孩子李重帶到海濱。小兒子在北京由嫻和我母親帶著。

走前,江青要汪東興轉告我,想請我給李敏(毛與賀子珍生的女兒,當年十九歲)補習數學。李敏小的時候在蘇聯的中國幼兒院長大,沒有受到完善的教育,人卻是很樸實忠厚,十分有禮貌。一九五六年她在北京師範大學女附中讀書,數學、物理和化學,特別是數學跟不上。汪東興幫我答應了下來。

我也沒有異議,但江青還有別的要求。江青知道慎嫻的英文好,想請她教李訥學英語。汪也答應了。

我一聽不由得吃驚。教李敏數學不難相處。但李訥對人欠缺禮貌,慎嫻恐怕沒有能力教她。

汪東興一再慫恿我答應。他說:「我已經答應江青同志了,你可不能不同意。」

那時嫻已經由她老師安排在中國人民外交協會工作,常得陪同外賓到外地參觀。我堅決地說:「吳慎嫻工作太忙。她不是黨員,出入主席的家,很不合適。加上她家庭出身是地主,兄弟姊妹在台灣,這些都是大問題。」汪又說:「羅部長可是也同意了。而且經過保衛處審查,你說的這些都不成問題。」

我仍然不同意,我說:「我一個人在這裡工作,已經夠困難了,不能再把吳慎嫻也派來工作,這樣更不好相處。」汪很不高興了,說:「你不相信組織領導嗎?羅部長和我都同意,你就是不同意。你這不是使我們為難?」我說:「我不是使你們為難。這事干不得。江青是翻臉不認人的人,李訥性情彆扭了一點,再加上葉子龍、李銀橋這些人,平常沒有事還要惹是生非。吳慎嫻是個很純樸的人,她應付不了一組這麼複雜的認識關係,來了會引起大麻煩。」

汪這時已經很不耐煩了,他說:「算了,我找吳慎嫻談,你不要管了。你叫她到我這裡來。」我看到事情已經要弄僵了,說:「我叫她來。」我趕緊回去,將大體情況告訴了嫻。說:「你現在到汪部長那裡去談話,你不能答應教李訥英語,你強調工作太忙,每天下班回來太晚,決不要鬆口。」嫻匆匆去了。

過了一個多小時嫻回來了。看她臉色和緩,我放了一大半心,問她談得怎麼樣。她說:「談得很好,我將目前的工作情況告訴汪部長,特別時常有接待外賓的任務,還要陪同到外地參觀,時間上保證不了給李訥上課。」我完全放心了,說:「你倒是會講話,汪部長怎麼說?」嫻說:「他仔細聽我講完,他說這倒是不好辦,以後再商量吧。」我就回來了。

第二天江青又找我談,她說:「你愛人這麼忙啊。」我說:「是忙,特別是來訪問的外賓多,常常回來很晚。」江點點頭說:「教英語的事以後再商量。那麼,你可以教李敏了?」我說:「可以,每天兩小時。」

一九五六年七月下旬,我與毛坐專列前往北戴河,毛和江住在八號樓。李敏、李訥和毛新遠住在張家大樓,據說這原屬於張學良家的別墅。我和林克,住在八號樓後面的十號樓。

北戴河景觀迷人。我和慎嫻在一九五四年夏天曾經到這裡休假一星期。沒想到那是我們往後二十余年中唯一的假期。我們很喜歡這個地方。北戴河原是渤海灣的一個小漁村,滿清末年英國人經營唐山開灤煤礦,發現了這個小漁村,便修了避暑游場,蓋了些別墅,此後中國的豪門大吏也修了一些。一九四九年以後,這些都收歸國有,成為中共中央領導人的暑期活動地。在海濱迤東一帶開設了商店和飯館,成了一個很繁華的市鎮。北京到瀋陽的鐵路,經過這裡。英國人蓋的紅磚別墅四周長滿了常綠植物。紅房綠蔭與藍天白雲相映生輝。海面無邊無際,海天迷茫,藍中微微閃出銀灰色亮光。漁夫告訴我,那亮光表示有帶魚群出沒。

前次慎嫻與我來北戴河時,我們總在凌晨二、三點落潮時分,到沙灘上撿海鮮和海螺殼。四點時,漁夫聚集叫賣,我們順便買當日的食物回去。此地的蟹蚌非常美味,但慎嫻與我偏愛比目魚。

一九五六年離開酷暑中的北京,覺得北戴河真是清爽宜人。海風拂面,微咸而濕潤。別墅前的砂礫海灘向東西各延伸七里,偶爾有一兩葉白帆浮沉在波光濤影中。住處周圍都是樹林和灌木叢。門前兩旁有四棵李子樹,到八月都結了實。每個李子有雞蛋大,皮紫紅色,肉瓤深黃,味香甜,隨手摘食,滿嘴清洌。這是在北京無論如何買不到的水果。每當雨後的清晨,我們到松林中采松蘑,這種松蘑大而香,似乎充滿了松林中的清涼松香氣。兩三個小時往往可以摘到一兩斤,拿回來,交給廚房,加上蝦米,可以煮成鮮美的清湯。毛對湯素無興趣,但江青卻極愛好。

日子過得既有生氣,而又閑散。平時晚上有電影,映些國內外新發行的影片。每星期三、六晚上在浴場大廳有舞會,廳外的大陽台也成了舞池,這是為毛準備的,劉少奇、朱德有時也來。我每天上午兩個小時給李敏補習數學。下午隨毛和三、四十個辦公廳人員和一中隊隊員到海濱休息游浴,警衛在離岸約兩千米的海面上,放置一張有一間屋子大小的平台,四周用鐵錨定住。毛首先游到這裡,休息一度再游回去。

七月底八月初,常有暴風雨,烏雲低低壓在海面上,即使在這樣的天氣,毛也去游過兩次。汪東興與羅瑞卿勸阻無效。我也游過。風浪太大,在水中奮力漂浮。有時候覺著游出去很遠了,可游來游去實際沒有超過沙灘地,不過是隨浪沉浮。一個大浪將人似乎推向雲端。浪退下去,人又似乎沉入海底。狂風夾著海水,在耳中咆哮,呼吸間兩肺翕張,好象無限地膨脹起來。

象這樣地游過以後,毛往往問我:「你覺不覺得在大風浪中搏鬥的樂趣?」我說:「以前沒有體驗過。」毛說:「平常說乘風破浪,不就是這樣嗎?」

海里多鯊,一中隊在平台外圍了安全網防止鯊魚游入。有時警衛們捕獲鯊魚,他們想這可以使毛打消游太遠的念頭。汪東興清楚,越是勸毛別往遠處游,毛越會去冒險,於是將鯊魚在浴場外展示,這比勸阻有效多了。毛常在浴場休息室看文件,與領導同志談話,傍晚回八號樓。

這個暑期,李重真是高興。一夏天曬得又紅又壯。他同一中隊的隊員們已經混熟,常同他們一起去游水,晚上去看電影。李敏很喜歡他,常帶他去玩。他很懂事,晚上我回來的很晚,他在睡前總是將我的床整理好,將換下的衣服也洗乾淨晾起來。

其他領導也在北戴河,但常見的只有劉少奇和朱德。其他的領導人感到毛這裡太拘束,他們大多去東山國務院管轄的浴場舞場游水或跳舞。他們很少來找毛,我也從未去拜訪他們。毛要求一組的人只效忠於他,如果我們和別的領導人走得太近,毛會懷疑我們要「通風報信」。

朱德偶爾到毛的休息室和毛談談。朱不會游水,常帶一個救生圈在水中漂游。朱喜歡下象棋,沒有對手時,我的孩子李重常和他對局。朱對我非常客氣。朱每次見到我,總要問毛休息得好不好。

劉少奇也是滿頭白髮的老人了。可是精神矍鑠。他身材細長,背微駝。一般在下午三、四點以後游水。劉那時是毛的欽定接班人,主管國內事務,為人拘謹莊嚴而小心謹慎。毛和劉公事往來密切,但在北京時也很少見面,只有公文的批閱往返。黨中央繕好文件,先呈送劉少奇批閱,劉看好后就送往機要室,最後才送到毛那。毛加註他的看法,公文再輾轉送到劉那去執行。

劉的最後一任妻子王光美常常陪他。王那時大約三十幾歲,頭髮黑而濃,臉微長,門齒微露。毛在的時候,王總是很熱情地走來看望,也常陪毛游到海內平台。每當這個時候,我注意到,江青坐在陽台上,一臉的不耐煩和不高興。江不會游水。最多隻在沙灘旁近海處「泡一泡」。她每次下水都穿上橡皮軟鞋,因為她右足有六個足趾,不願意別人看到。

劉的前後好幾位妻子給他生了不少孩子。劉的第二任妻子王前生的女兒劉濤那年夏天也在北戴河。劉濤很純真活躍,那時大約已是十六、七歲的姑娘了。她常同毛一起游向遠處,晚舞會也常請毛跳舞。毛對劉濤一直很中規中矩。但江青對劉濤的開放活潑作風,又嫉又恨。

江青常常發怒,我吃足了伺候她的苦頭。沒想到十年後,她壓抑的嫉妒和不安全感全爆發出來,一心一意將劉家人逼于絕境。

毛和劉對劉所扮演的角色看法很不相同。毛覺得他是至高無上的領導,劉少奇不過是在他的御杖下工作的人。劉則自覺和毛平起平坐,為治理國家中不可或缺的一員。

一九五六年是毛劉關係的轉折點。我和毛的關係受到重大打擊之後,我才間接察覺到這一微妙的情勢。

來源: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作者: 李志綏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25)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