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我們差他們一個道歉 | 中華文化

我們差他們一個道歉

歷史 志豪 3个月前 (02-04) 90次浏览

我們差他們一個道歉

我從小生長在桂花園的紅房子,這是當時的(重慶)市人委宿舍,共有四棟,我家住在一棟一樓。我們一樓的公共廚房也是整棟樓的信箱,我每天放學后就為各家送信,所以熟悉樓上樓下的爺爺們,自然我成為了受歡迎的娃娃。這些市人委參事室參事爺爺們都很有文化氣場,走路挺胸收腹,待人接物風度翩翩,所以紅房子的娃娃們在一個生機勃勃的環境下成長。

文化大革命開始了,突然一天整棟樓的爺爺們被拉出來站隊,一夜之間所有的起義軍人參事頓時都成了國民黨反動軍人,每個人低頭掛著反動軍人的牌子,每個家庭都被抄了家,財產遺失,而不敢亂說亂動,所有的家屬都處於驚慌失措和惶恐之中,一片混亂。怎麼這些和藹可親的老爺爺們就成為了反革命呢?課本上講的國民黨不抗日,專門屠殺共產黨,抗戰的是八路軍、新四軍與他們沒有關係。仇恨代替了敬畏,於是反動的老爺爺們開始在地段上勞動改造做清潔。

災難起于1968年9月,樓下做清潔的老爺爺一天天少了起來,原來是重慶市革委會管訓隊深挖「武鬥黑手」,編造了所謂的「反到底派黑高參團」和「反革命組織國民革命軍第一集團軍」,炮製出重慶文革「一號專案」,即所謂《「國民革命軍第一集團軍」反革命嫌疑案》。

9月14日開始大逮捕,對於「殘渣餘孽」的參事們被要求一網打盡,關進管訓隊。

最早被帶走的是住在二樓的鄧開經的爸爸鄧翰(原國民黨第七十二軍少將師參謀長),我最喜歡為他送信,因為可以獲得坐一下他房間里皮沙發的機會,這使我很長見識,這在紅房子是唯一的。那天戶籍給他送來了通知,叫他去區革委報到參加學習,充滿著革命熱情的鄧翰高高興興地去了。他的夫人丁世英送他到區委,一看壩子里站滿了地富反壞「牛鬼蛇神」,馬上感覺到情況不妙,多半是凶多吉少。為什麼第一個帶走鄧翰呢?是因為鄧翰雖然只是個少將,但他是軍閥鄧錫侯的堂弟,他個頭大身體魁梧,聲音洪亮,兩派武鬥開始,作為職業軍人的他很激動,自台兒庄血戰受傷之後,他就沒有經歷過什麼大的戰事了,於是他忍不住到大田灣體育場附近去看造反派體委井岡山的戰士們修築陣地,他發現他們太業餘了,率性指點了他們幾下,結果他的激情和軍事本領為他引來了殺身之禍,因為後來解放軍軍管后54軍的一個幹部發現這陣地如此專業怎麼可能是造反派娃娃們修築的呢?於是報告了市革委,最後查到他。管訓隊嚴刑拷打之下,他不得不承認「反革命組織國民革命軍的活動」,後來據說是被管訓人員一腳踢到廁所里腦溢血死亡,通知鄧開經去為他反革命爸爸收屍。

一個傍晚我看到壩子里開來一輛嘎斯六九吉普車,幾個軍人從三棟押出戴著手銬的趙援(原國民黨中央軍第一二四軍中將軍長、九江防線白崇禧的參謀長),記得他的兒子趙中山從後面追上去為他披上了一件呢子軍大衣,這件軍大衣曾經相伴他的軍人生涯,很多年以後我才知道趙援畢業於黃埔二期,他幾乎參加了所有國軍抗日正面戰場的大會戰。

之後逮捕行動全面鋪開,老爺爺們被悉數歸案,其實論年齡你就是讓他們跑也跑不掉的,更何況他們是一批歷經戰火臨陣決不言逃的軍人。他們是紅房子三棟卿光亞的爸爸卿雲燦(原國民黨七十二軍副軍長),他正好60歲;我的隔壁鄰居已經76歲的呂康(陸軍少將,川軍將領),率軍參加台兒庄,負重傷抬下;我們一棟三樓吳幫誠的爸爸吳克雄(原國民黨中將高參),已是75歲;四樓陳道正的爸爸陳希武(原國民黨國防部部員、國民黨軍第三十軍三十師少將副師長);三樓黃小仁的爸爸黃以仁(原國民黨軍二十四軍劉文輝部將領,炮兵團長);楊乃家的爸爸正好80歲的楊學端(原國民黨軍二十四軍西康軍管區少將司令,紅軍長征搶渡大渡河時駐防大渡河邊的第五旅旅長);以及二樓的其他國民黨將領陳先器、郭崇皋等都陸續被通知進入了學習班。唯有我家樓上盧光謙的爸爸盧繼東(原國民黨軍統雲南站副站長),那年僅為55歲,繼續在參事室上班,也惶惶不安,安排後事,準備自殺,直到林彪9·13事件爆發而躲過一劫。

紅房子的老爺爺們都進了學習班,各家各戶都在打聽管訓隊什麼時候可以讓他們去送生活用品,沒有音訊,老婆婆們也只有夜晚串門相互安慰,聽天由命。最後大家害怕接到通知,因為都是去收屍取遺物,老爺爺們一個接一個的死去了,樓上樓下的鄰居們一家接一家的去石橋鋪火葬場,如同猶太人消失在二戰時期的德國一樣,更恐怖的是沒有眼淚,看不到悲傷,家屬都平靜地接受了死亡。反法西斯的勇士又亡于另一個法西斯的血腥。

最悲慘的是趙中山幾兄妹先去火葬場送了父親趙援,沒有多久又送走他母親,之後又送走他被槍斃的反革命弟弟。

這些抗戰將領曾經九死一生,血戰沙場,最後卻死在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這個會戰。幸運的卿雲燦活到了1994年,盧繼東還更活過了九十高齡。

而今桂花園的紅房子早已消失,鄰居們都天各一方。很多年過去了,每當讀起抗戰的書籍,看到抗戰的紀錄片,紅房子樓上樓下的老爺爺們的面龐都會浮現腦海,讓人難以入眠。

我至今都還記得只有紅房子的娃娃們才會唱的那歌:

軍長嘛師長嘛練操法/吹起嘛軍號是噠卟里卟噠卟里卟噠噠噠齊把槍放下/左右要看齊行列要整齊/我的同胞們大家一條心/杜鵑喲發咪發啦索/朵軟芮咪納索/朵軟芮咪納索/草鞋皮鞋草鞋皮鞋草皮鞋/左腳右腳左腳右腳左右腳/

很多年以後才知道這是川軍的軍歌,就是這些老爺爺們及幾十萬川軍將士當年唱著這支歌出川,走向淞滬戰場。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再也沒有回到家鄉。

今年舉國上下慶祝抗戰勝利70周年,而紅房子曾經的抗戰將領們早已去了另一個世界,他們的兒女也都到了他們父親被關進了管訓隊的那個年齡。這些年,我不時看到報道說當年紅衛兵小將給老師道歉,給走資派道歉,就是沒有看到誰給這些國民黨的抗戰英雄們道個歉,但他們至少是應該得到一個道歉的。

1949年新政權成立后,進行了一場鎮壓反革命的運動,但是在這場鎮反運動中,國民黨軍在解放戰爭期間起義、投誠、被俘、退役返鄉、閑居或從商的高級將領絕大部分遭到槍殺、關押,他們的父母、兄弟姐妹和孩子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株連。這些被殺的242名民國高級將領中,其中上將與辛亥元老5名、中將78名、少將159名。這些被殺的242國民黨高級將領,他們中幾乎全部參加了八年抗日戰爭,其中不少高級將領都是抗日名將,民族英雄。

來源: 風中影像

作者: 陳全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我們差他們一個道歉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