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重返抗日戰場 歷史面目皆非 | 中華文化

重返抗日戰場 歷史面目皆非

歷史 欣怡 1年前 (2018-01-20) 236次浏览

重返抗日戰場 歷史面目皆非

我(郝柏村中排左五)在幾年以前,就揾到老總統八年抗戰的日記,我看了以後,全部大方向、大戰略,對的錯的,我有個人體會。

記者:最後談談舊年您三度重返抗日戰場,心情如何?

郝柏村:我雖然抗戰時係個小兵,最後只做到連長,全部的局勢我不了解。但係在陸軍大學的經歷,鍛練了我的戰略意識。後來,1949年以後,抗戰歷史真相在大陸受了扭曲和隱瞞。台灣的年輕人對抗戰的意識啊,就慢慢地淡化了。台灣當然沒有扭曲,但係淡化了。很少有人談起這個事情。我作為一個抗戰的老兵,了解全盤局勢。我在幾年以前,就揾到老總統八年抗戰的日記,我看了以後,全部大方向、大戰略,對的錯的,我有個人體會。

舊年(編按:2014年)係七七事變的77周年。我覺得我有責任把抗戰歷史真相,讓我們兩岸的人民,全世界的年輕華人了解。所以我舊年在中國戰場,從北到南,從盧溝橋到雲南邊境上走一遍。我帶了幾個年輕的將領,比我小30多歲的,我等於係給他們介紹我們抗戰的幾個關鍵的重要戰場。

我到每個戰場,我講的啲話,他們就用筆記下來,就寫成這本書。這本書當時係想給年輕的將領去看,後來他們這個文化出版公司覺得,你講的這個東西啊,我們年輕世代,都應該知道。但係國防部不能賣書,所以就交給他們去幹了。這個目的就係把抗戰真相留給後代。唔好到了五十年以後我們要找考古學來研究抗戰歷史。那就很糟糕了。

所以我舊年7月到盧溝橋,最重要地講了一句話,“抗戰係蔣委員長領導的”。然後我一路再到平型關,嗰度修了很漂亮的紀念館。平型關,幾百人的一個戰鬥。可係到了忻口,太原會戰,30萬人的會戰,結果卻沒有(紀念館)。我們4000人全部陣亡,沒有一點記錄。最後係找了日本人留的一個石碑,用日文寫的石碑。日本人還係這樣的,對英勇的人,他還係很敬佩的。然後到了中條山。我們10萬人在中條山守了三年,日本軍隊不能過黃河,所以我們鄭州、洛陽、玉溪,都保了三年。

然後到了黃河決口的地方。他們專門做了一個電視片講,國民黨不顧黃河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黃河決口的戰略意義大得不得了,它比100萬軍隊還重要。因為徐州會戰以後,日本的裝甲部隊戰車,一路上由東向西沖,都係平原地帶。我們那時候只有步槍、機關槍,沒有辦法抵抗的。如果他到了鄭州嗰度南下,很快就把武漢佔領了。所以,我們就讓黃河決堤了,黃河一決堤,日本人就站在黃河對岸過不來了。所以他最後還係要由東向西,沿着長江北岸來打武漢。這樣我們多爭取了半年時間。

當然呢,黃河決口,我們可能有幾十萬老百姓犧牲。這同幾十萬軍隊的犧牲係一樣的。所以這次我到黃河去,他們要我題字,我就臨時寫道:“八年抗戰,以空換時;黃河決口,戰略必須;阻退西進,勝兵百萬。”現在大陸係和平盛世了,我們要永遠懷念這些為和平犧牲的人。一般人不了解黃河決口的戰略意義,包括我們一般年輕時代的軍人。堵口的時候我也去看了。

重返抗日戰場 歷史面目皆非

石牌要塞、江防司令部及11師指揮所。

然後到了湖北石牌。石牌會戰很重要,如果石牌丟了,等於進入四川的門戶就開了,那日本的軍隊就會一直打到重慶去了。可係我們石牌守住了。所以這係我們非常重要的一個戰役。

然後到了常德。常德會戰的時候正好係開羅會議的時候,我們為了增援常德,有兩個師長陣亡。常德會戰,他們民間做了一個紀念館很好。哪個連長在哪裡陣亡的,他們還找得到。

然後到了長沙會戰的戰場。長沙一共四次會戰,第四次會戰丟掉了衡陽,在我們抗戰期間,守了47天,我們一萬八千人,五萬人圍攻,攻了47天。最後一萬二千人傷亡,最後都係老弱殘兵。所以,衡陽最後丟了,但係我們唔係投降。為了人道的原因,把啲傷兵運出來。衡陽作為一個抗戰紀念城,勝利以後,衡陽的一個師長返去把骷髏骨頭,幾千個,撿起來,埋到戰鬥最厲害的嗰個地方,叫張家山,做了一個公墓。可1949年以後,中共把公墓挖掉了,另外蓋了一個氣象台。我講,抗戰係為全中華民族打的,唔係為國民黨打的。

記者:長沙之後,還走咗嗰啲地方?

郝柏村:然後我們到崑崙關、雲南,一直到中緬邊界上。過去我們遠征軍犧牲很大。這係我們八年抗戰唯一的一次戰略攻勢,並且係唯一的一次成功的戰略攻勢。但也係最後一次攻勢。因為接下來日本投降了。所以以後的戰略攻勢都沒有做了。這個駐印軍,一面打仗,一面修路。

我們長期抗戰的重要的安全的基地,四川,對外的交通後來被切斷。駝峰空運三年,八十多萬噸物資,這對於抗戰的戰略意義很大的。我們如果不帶年輕人去看,他們就很難體會。

我自己在抗戰的時候也曾經飛過駝峰航線,我們到印度去就係從昆明坐飛機,那係1942年,係我第一次坐飛機。我們很多兵都係第一次坐飛機。過了兩個山,到了印度。後來,有些兵想家,跑了,最後被印度人抓到了。他講我諗家,我問他你怎麼回?家那麼遠。他講,不遠啊,就只過了兩個山啊。因為飛機只飛了20多分鐘,他以為可以走得返去,可見當時我們士兵的知識程度很低,都係文盲比較多。

後來我們成立十個師的青年軍。很多都係從高中畢業的、大學生,一號召,馬上十萬人就來了。原來這十萬人呢,係準備接受美援裝備。昆明以後我們還到了騰衝、龍凌,最後到畹町。

記者:您此行30多天,參觀了不少大陸那邊的抗戰紀念館,看到中共對抗戰歷史的詮釋,您的感受係咩?

郝柏村:我很失望。差不多十年前,我在上海看寶山淞滬戰役紀念館,你們大概沒有去過,規模很大。我就看嗰度面的資料,95%都係假的。後來他們講重慶蓋了,要我去,我唔去。除非裏面有咩東西讓我先了解,我才去。

重返抗日戰場 歷史面目皆非

他們在盧溝橋蓋了一座很大的抗戰紀念館——中國人民抗戰紀念館。我問他們:最重要的《共赴國難宣言》在哪裡?他們講:我們沒有!(以上圖片皆來源於美國之音)

記者:95%都係假的?

郝柏村:我可以咁講。

記者:他們在盧溝橋蓋了一座很大的抗戰紀念館——中國人民抗戰紀念館,您也去參觀了。

郝柏村:他們讓我看咩洛川會議,統一陣線,我問他們:最重要的《共赴國難宣言》在哪裡?他們講:我們沒有!《共赴國難宣言》等於講共產黨來向國民政府妥協的啊。他取消蘇維埃政權,共軍變成國民革命軍,被蔣委員長指揮。他們後來都沒有咁做嘛,他們不願意把這件事拿出來。

記者:所以他們嗰度沒有《共赴國難宣言》。

郝柏村:我在盧溝橋,問他們有這個沒有,他們講沒有,我下面就講,我不看了。現在我希望,如果我還在的時候,能夠把抗戰嗰啲重要會戰的地方,都能夠按平型關那樣的標準,建立紀念館。

本文節選自:《穿越1945——紀念抗戰勝利70年訪談紀實》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重返抗日戰場 歷史面目皆非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