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斗四伯 | 中華文化新聞網
  •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斗四伯

歷史 欣怡 6个月前 (02-20) 91次浏览

這是長春郊區西湖生產隊審訊鬥爭會的一幕。房樑上吊著一位白髮蒼蒼的七旬老人。兩個凶神惡煞般的群專隊長(姓齊和姓張)一個手操木棒,一個手握牛皮帶,邊審問邊抽打,不時傳來老者撕心裂肺的嚎叫。這吊著被抽打的老人,是本屯唯一的地主分子李景堂。他是我的同族堂伯,排行老四,稱他四伯。

據說有的地方從地主家裡挖出了槍支,為了擴大戰果,號召各村各屯都要對地主家進行一次土改式的追繳槍支的鬥爭。解放前東北農村土匪多,一般地主家都有槍支。這次追繳槍支的土改式鬥爭,當然少不了四伯。姓齊的群專隊長開始審問。他衝著吊在樑上的四伯問:「吊著舒服嗎?」四伯不敢說不舒服,脫口說了句「舒服」。「看來你還沒吊夠,那就繼續吊。」張姓隊長裂嘴奸笑一聲。伯父意識到回答失誤,急忙改口說:「不舒服,確實不舒服!」「還想吊嗎?」齊群專問了一聲。「不想吊了。」「既然不想再吊,問你一個事能說實話嗎?」四伯父急切地說:「能!能!」

「解放前,你家養過槍嗎?」「養過。」「養過幾支?」「養過兩支。」「是什麼槍?」「三八大蓋。」「有匣子槍嗎?」當地人將手槍叫匣子槍。「沒有。」

張群專怒吼一聲:「你他媽的不老實,還得吊起來讓他清醒清醒。」話音剛落,兩個造反派迅速將四伯父重新吊起痛打。幾分鐘后又把他放下來。四伯父兩腿剛落地,齊群專走上前怒吼一聲:「匣子槍有幾支?」「真的一支也沒有。」「是不是還要吊起來再悠一悠。」「再吊起來,就是打死,我也拿不出匣子槍。」

「老東西,那兩支三八大蓋槍藏在哪裡?」「解放前就交給區工作隊了。」「誰能證明?」「當時給了一個字據。」「既然有字據,就交出來吧!」「字據放在夾襖的夾層里,被老嫂子洗衣服時洗碎了。」「你他媽的不老實,再給我吊起來再幫助幫助他。」

四伯又重新被吊起,一陣暴打。我實在忍不下去了,衝動地喊一聲:「我可以證明。」群眾隊長們以為我這個串聯大江南北的高中生見過世面,肯定能和地主分子劃清界線,揭其老底,就很客氣地叫我到前邊來。我走到會場中心。齊群專對我說:「你和他對質吧!」我說:「有一天我三伯母將一個洗碎的紙條拿給我看,問紙上字能看清嗎?我說只能看清一個槍字。三伯母嚇得哭了。這個字條真的洗壞了。」「你這個孝子賢孫,這哪裡是證明!是為地主分子開脫。」齊群專火了,衝著我嚎叫謾罵。

「我是協助群專隊把問題搞清楚,怎麼是為他開脫呢?」「你這是破壞文化大革命,保護地主分子過關。」「我只是說實話,沒有保護他過關的意思。」「李景堂是地主分子,是階級敵人,你恨不恨他?」「當然恨。」我不敢說不恨。「李佐廷你恨敵人,現在敵人就在你面前。他藏槍要變天,你給我狠狠教訓改造他一下。」齊群專邊說邊將一個手指粗的木條遞給我。「毛主席教導說要文斗,不要武鬥,我不能搞武鬥。」我不能打伯父,只好用毛主席語錄來拒絕。「李佐廷露出了本來面目,是地主的是孝子賢孫,今天來鬧會場,保護地主分子過關,向毛主席請罪!」齊群專一邊喊叫,一邊用力摁我的頭,讓我跪下。我掙扎著不肯下跪,張群專上來助陣,我無可奈何地跪下了。齊群專又摁我的頭,讓我向毛主席請罪。我又掙扎又喊叫:「我無罪。」這樣一來,激怒了兩個群專隊長,不容分說,對我劈頭蓋臉一頓打。為了不再吃眼前虧,我只好老老實實跪下,並自我安慰說:「我李佐廷給父老鄉親下跪,跪得著。」我老老實實的跪著,兩個群專隊長覺得制服了我,獲得到一種內心滿足,趾高氣揚。「李佐廷,今天就要你來幫助幫助這個地主分子,你能不能幫助。」齊群專向我下達打四伯的命令,我還是堅持「只能文斗,不能武鬥」。

為了繼續擴大戰果,決定將追繳槍的追查鬥爭會,改為對地主階級孝子賢孫李佐廷的批判會。群專隊帶著大家念語錄,「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牢記階級苦,不忘血淚仇」。然後高喊口號:「李佐廷不投降就叫他滅亡!打倒地主階級的孝子賢孫李佐廷!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勝利萬歲!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

轉入批判我以後,四伯閑起來了,雖然也跪著,但總比吊著舒服。幾個人都衝著我批呀罵呀,再沒有人理會他。我引火燒身,遭受批判鬥爭,但四伯獲得了解脫,我心裡很痛快。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骨瘦如柴,用繩子吊在房樑上,還有群專頭目的毒打,再折騰幾個小時,不死也要脫層皮。過後,四伯及四伯的家人見我時說:「你救了四伯一條命,叫你受苦了。」

挨斗后,我返回本來不願意返回的開始派性武鬥的學校。父親受我株連,群專隊繼續折騰我的父親,又派人去學校要把我揪回來。我不能任其揪回去遭受肉體折磨和人格辱侮,無奈之下,我開始浪跡天涯。當時大串聯尚未結束,有學生證在身,坐火車不用買票。

(選自《黑五類憶舊》第六期,2010-10-16)

來源: 黑五類憶舊

作者: 李佐廷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斗四伯
喜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