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李鴻章的悲劇 | 中華文化

李鴻章的悲劇

歷史 欣怡 3个月前 (02-25) 149次浏览

在歷史上,中國人的名字,除了孔子之外,罕有越出國界的,但李鴻章卻是個例外。好多西方人,都知道中國有個政治家叫做李鴻章,美國有道菜叫做李鴻章雜燴,說明他的名字,已經進入了美國的市民耳朵里。甚至有人,稱他為中國的俾斯麥。

無疑,作為一個政治人物,他是成功的。他的事業,事實上已經超越了他一向佩服的曾國藩,自打他練淮軍起,直到辛丑條約的簽訂,晚清四十年的歷史,幾乎每一頁,都有他的痕跡。直隸總督是清朝最重要,也最為要害的地方大員,沒有人能持續在這個位置上坐上十年以上的,但他一干就是二十年。不是直隸離不開他,而是總理衙門,確切地說,是大清的外交或者說洋務離不開他。

他主持以及影響了晚清的外交,編練了淮軍和後來的練軍,組建了能排在亞洲第一的北洋海軍。他辦的洋務產業,是自強運動中所有洋務事業中最好的。也可以說,唯一能盈利,而且延續下去的洋務事業,無一不是出自他的手,或者由於他的庇護。中國的輪船航運事業,鐵路事業,電報事業,都是他的功勞。在那個封閉保守迷信的歲月,辦這樣的事業,篳路藍縷之功,怎麼說都不過分。

然而,他卻是一個悲劇,中國近代歷史中最深痛的悲劇。因為,在多少年的近代史講述中,他都是排在第一號的賣國賊,壞名聲,超過同時代任何一個人。

晚年他對人講,他不過是一個大清的裱糊匠,乾的事兒,從外面看還行,但一有風吹雨打,就露餡了。然而,當初他干這些事兒的時候,是真的就是想裱糊一下嗎?當然不是。他是真心想挽救大清,挽救中國,好讓中國可以從此自強。

但是,一個人,拗不過時代,拗不過形勢,更熬不過當年的制度。

他編練的淮軍,是第一個採用洋操,即西法操練的。就現代化程度而言,是大清第一號。然而,隨著武器的進步,西方很快躍進到了由標準化軍事學校培養軍官,又軍校學生帶領部隊的階段。李鴻章不是沒有跟上,他馬上興建了北洋武備學堂。但是,大清的軍事體制,一向是行伍出身者的天下,即便是淮軍,在這個問題上,李鴻章也說了不算,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武備學堂學生,進了隊伍,只能喊操,根本進不了主流。

傾全部心血辦的北洋海軍,全套採用英國體制。但是,在整個國家的政治軍事制度面前,他還是碰了壁。連水兵們腦後的辮子,他都沒辦法去掉。制度的積弊,機構的積習,辦著辦著,都跑出來搗亂。因循,拖沓,人浮於事,拿乾薪,吃空餉,所有的毛病,都堆積起來,最終,讓他好不容易攢的這點家底,不是沉到了海底,就是變成了日本海軍的艦隻。

至於他辦的洋務事業,儘管他明白,這樣的新式企業,非得商辦不可。可是,說破大天,他也就只能讓他鍾愛的企業,私下商辦,再頂個紅帽子。一有風吹草動,還是可能被官家給收了去。

甲午一戰,大清輸的掉了內褲,丟人丟到家了。但責任,卻只能讓他一個人背著。當初自我感覺超好,拚命喊打的一幫人,戰敗之後,都在大罵「李二先生是漢奸」。而當初不想開戰的他,卻只能一個人把苦果吞下去。而白眼狼的朝廷,卻有意讓李鴻章和他的家人來背這個黑鍋。中日和談,非逼得李鴻章親自去馬關不可,而後來割讓台灣,還讓跟台灣毫無關係的李鴻章的兒子李經方來辦手續。

然而,李鴻章還是去了,忍辱負重地去了。同文館的總教習,後來京師大學堂的總教習,美國人丁韙良說,這麼一來,李鴻章肯定會被愚昧的國人當作出賣領土的罪人所唾棄和咒罵。但是,恰是因為這件事,丁韙良認為,李鴻章登上了中國政治家的頂峰,贏得了他的無上尊敬。

馬關談判,還不是李鴻章最後一次下地獄,最後一次,是在庚子之後。朝廷惹出的塌天大禍,得由他來擦屁股。辛丑條約簽訂之後,這位七十七歲的老人,就活活累死了。這個條約,給他帶來的,又是一堆的罵名。然而,他不來談判,不簽這字,換了別人,會好些嗎?

來源: 張鳴

作者: 張鳴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李鴻章的悲劇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