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獻給2019年一份歷史性檔案 | 中華文化

獻給2019年一份歷史性檔案

歷史 雅雯 3周前 (02-26) 74次浏览

1948 年,南京。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國大代表投票選舉中華民國政府正副總統。

2019 年備受關注的日子,是中國大陸赤化的 1949 年七十周年。1911 年孫中山建立的共和國因內戰被分裂為兩個中國——大陸,共產黨專制的紅色中國;台灣,民主憲政的中華民國。這是鐵一般真實而且長達七十年的事實。所謂「一中」的爭議,不過是次要的問題。研究 1949 年中國歷史的大變局,已有很多論說,卻莫衷一是。何處是彼岸?海峽浪滔滔。

筆者沉浸於史料經年,上下求索、動手動腳找東西。有感於近來大陸「武統」之聲張揚,甚至有軍頭仿效毛澤東當年「懲辦戰犯」之舉,放言對「台獨戰犯」之首要(李陳蔡三民選總統)施以絞刑的威脅。不由得對七十年前的戰犯問題作一番考究——我的心得是,發現一份 1949 年朝野九十九人簽署的《反共救國宣言》文本長期被淹沒而罕見於眾多史著(此件複本現存于台灣國史館)。此宣言實為對中共主打「懲治戰犯」的堅強回應,也是國共從「划江而治」走向隔海而治的重要史料。

二戰後制定處理戰爭罪犯原則:軍事法庭審判

回顧當年局勢。中共贏得遼瀋淮海平津三大戰役之後,軍力已經超過國軍,取得很大優勢。國民黨內主和派聲勢上升,視大局失敗歸咎於蔣介石,桂系白崇禧于 1948 年聖誕前夕致電蔣,促與中共言和;蔣則于 1949 年元旦文告中,表示個人進退絕不縈懷。而毛澤東于元旦前三天以「權威人士」之名提出懲治蔣為首的戰犯,名列 43 人。接下來,1949 年 1 月 14 日毛髮表願與南京政府和談的八項條件,第一條就是「懲治戰犯」。蔣終於 1 月 21 日被迫宣告「下野」,由副總統李宗仁出任「代總統」。李上台後懷抱「划江而治」的幻想,汲汲於和中共停戰談判。4 月 1 日組成張治中和談代表團赴北京,中共以毛「八條 24 款」為要狹,不容絲毫改變。代表團本來就是一班親共政客,被譏為「可憐蟲」,在北京聽任周恩來軟硬搓捏半個月,正式談判只有兩天。最後派黃紹竑回南京覆命,政府拒絕協定。和談失敗。

這次隔江和談的實質,是中共要求政府「無條件投降」。最昭著的手法,就是毛提出的「懲辦戰犯」。將國府高層要員一網打盡,天下哪有這樣的和談!還有半壁江山、近二百萬軍隊在政府方面。因此,國府嚴正抗拒,並指出國共內戰性質,和國際戰爭根本不同,自無戰犯可言——不久前結束的對二戰德日戰犯的審判,人們記憶猶新。那是獲得國際公認的處理戰爭罪犯的範例。眾所周知,納粹和日本法西斯發動二戰,給世界造成巨大死亡的浩劫。從雅爾達會議到波茨坦會議決定對德日戰犯予以懲罰,邱吉爾、羅斯福與史達林曾有意以政治手段處理,遭到法官們的抵制,反對由戰勝國少數人的懲罰,而應交付國際軍事法庭審判,以彰示法律的公正與尊嚴。因此,紐倫堡、東京兩場大審判,都履行了嚴肅的法律程序,分別判處戈林等十二名納粹要犯和東條英機、土肥原等七名日本軍閥絞刑,以及其他罪犯的刑罰(還有五千餘日本戰犯在上海、馬尼拉、伯力等處受審,有數百人被判處死刑),到 1948 年才完成全部審判。

中共懲辦戰犯是一場煽動恐怖與仇恨的喧囂

歐美法官自詡于審判二戰罪犯「為後世留下典範,讓後人永記:地球乃是一個文明乾坤,誰也休想勝者為王」——他們說服了英美蘇三巨頭,但無法影響毛澤東。毛以勝者為王的姿態,在會談前就亮出殺氣騰騰的殺手鐧:懲辦「罪大惡極、國人皆曰可殺」的戰犯,甚至要狹李宗仁先逮捕「頭號戰犯」蔣介石交給共軍為先決條件。國府嗤之以鼻,僅以「節外生枝」斥之。明眼人則看出毛乃暴民稱王的本性,毫無現代法治人權之念。毛大造「戰犯可殺」的聲威,和李闖王張獻忠以殺戮震懾天下的造反別無二致。但是,可以煽動暴民,卻不能得逞于面對苦戰的國府大本營。

在和談結束的 4 月 16 日,李宗仁召集最高會議,黃紹竑報告和談經過,透露毛私見他的許諾:「李宗仁若簽訂和約,可以任中央政府副主席;白崇禧退回兩廣,共軍絕不開進桂粵……」白將軍聽到如此屈辱誘降,怒髪沖冠,當場將黃痛罵到抬不起頭,血壓突升,黃即送中央醫院……隨後國府進入緊急撤退部署,絕不投降。殊不知江防關鍵的江陰炮台已叛變,被中共地下黨所控制,21 日毛朱發布渡江總進軍令。華中戰區統帥白崇禧領軍 35 萬,加上西南各部,國軍共計尚有 180 萬之眾,力圖守住半壁河山。雖然沒有成功,有幾名將軍投共,但也沒有「懲辦戰犯」這回事。即使在內戰結束后,中共關押過一批戰俘在撫順,也沒有進行過「戰犯審判」。可見,懲辦戰犯,只是一場製造戰爭恐怖與仇恨的喧囂。但毛的嗜殺仍未抑制,對於遺留在大陸的國軍官兵,除統戰對象外,在「鎮壓反革命」等運動中被殺戮者不計其數(中共官方透露,鎮反運動被處決者達 87.36 萬人,包括國軍人員)。

九十九人反共宣言是維護憲政法統的重要史料

在政府遷移廣州之後,朝野以堅定的反共意志,回應中共的進逼,這就是前面提到的 7 月 7 日《反共救國宣言》的發表。宣言九十九名簽署人,涵括政黨領袖、五院院長、內閣成員、各省參議長及省主席、軍事首長和文教界領銜人物。這反共陣營的組成,和毛 43 名「首要」側重「蔣宋孔陳」和軍事將領的僵化陳俗大異其趣,簽署人沒有宋家、孔家、陳家,甚至沒有蔣經國,毛 43 點名戰犯中只有 22 人參與簽署。透過近百名行憲以來權力體制參與者,凸顯一個憲政國家對一群武裝叛亂者的威儀,而非個人情怨。飽含對中華民國法統的忠誠和對民意的珍懷不渝。尤其令人振奮的是,知識界的自由民主大師胡適博士,不畏赤焰瀰漫,在蔣中正、李宗仁、閻錫山三位黨國巨頭後作第四位署名,頗具深意,給那般毫無政治識見的教授學者一個警示。接著三位:于斌、曾琦、張君勱,是宗教界、青年黨、民社黨的最有影響力人物。尤其張君勱,是中華民國憲法的起草人,一位權威學者。竟然被毛列入 43 名首要戰犯之末。顯然是毛的蓄意報復,因為在抗日時期,只有他和胡適寫過要求中共放棄「武力割據」的文章,並支持政府行憲。

宣言的文本部分,只有六百字,概括三層含義。一、當前危難產生的原因,是中共憑借抗戰坐大之武力,利用國力凋敝機會,擴大戰端所致;二、中國未來若為中共統治,人民自由人權經濟生活無希望,歷史文化將有滅絕之虞;三、國難當前,只有精誠團結,反共到底,才能克服空前未有的危機——今天看來,宣言指出國難之因與中共統治之禍,都極具遠見,尤其針對毛的獨裁專制禍國殃民,已為大量史實所確證,雖然宣言呼籲的團結一致,如蔣李分歧,在 1949 年的潰敗局面下很難實現。但我認為這篇宣言,作為國民政府在大陸執政時期的最後大型文告,以其臨危不屈的道義內涵和廣泛的朝野代表性,具有不可替代的歷史意義。不僅反映 1949 年最後幾個月國共內戰的態勢,也記錄蔣介石主導的國民政府的主流意識和對憲政體制的勇敢堅持。我們不能以成王敗寇的歷史觀評論國民政府 1949 年在大陸的失敗。這九十九人是踐行孫中山建國學說雖敗猶榮的繼承者,他們大部分都在和共產黨竭力奮鬥之後,輾轉去了台灣。將中華民國的法統傳承下來,辛亥革命的聖火由此得以延續百年不絕,台灣終於建成一個無愧於文明世界的民主自由繁榮的國家。

這象徵眾志成城的九十九人,當年平均年齡 56 歲,超過半數具有「海歸」學歷,正是一個可有作為的政治文化族群,他們今天已經全部離開人世,除其中十三人在最後半年投共外(李宗仁 1965 年),值得我們研究國共歷史的人,銘記他們的夙願與憂憤。因此,特勉找出他們的背景資料表列於後。應該說明的是,這份《反共救國宣言》在 1949 年發表時,並未得到應有的重視。也許,限於當時局勢的發展,而迫切的戰事新聞太多,以致今天的研究者對此宣言,難以搜尋。現在可以找到的出處,是台灣國史館的《蔣總統事略稿本》(相當於蔣介石年譜)和《中央日報》檔案版。感謝友人協助,這份珍貴的檔案才得以重見天日。

(2019 年 2 月 13 日紐約)

附錄:《反共救國宣言》全文、簽署人資料、中共提 43 人戰犯名單

《反共救國宣言》1949 年 7 月 7 日

十二年前之今日,中國政府與人民為保衛國家生存,維護世界和平,對侵略主義者發動全面抗戰,經長期艱苦奮鬥,抗戰軍事始告勝利結束。在此戰後四年之中,中共黨徒如果體念民國締造之艱難,抗戰犧牲之深巨,激發起愛國天良,放棄武裝叛亂之陰謀,接受政府和平建設之方針,使人民安居樂業之願望得以實現,國家複員建設之計劃得以進行,則中國已成為民主統一和平繁榮之國家,對於世界安全人類幸福有其重大之貢獻。不意共黨憑借抗戰時期乘機坐大之武力,利用抗戰以後國力凋敝之機會,破壞和平,擴大戰禍,八年抗戰之成果為其所摧毀無餘,而國家危難比之於十二年前更為嚴重。

吾人深知中國如為共黨所統治,國家絕不能獨立,個人更難有自由,人民經濟生活絕無發展之望,民族歷史文化將有滅絕之虞。中國民族當前之危機實為有史以來最大之危機,而中國四億五千萬人口一旦淪入共產國際之鐵幕,遠東安全與世界和平亦受其莫大之威脅。

今日國難當前,時機迫切,吾人特共矢精誠,一致團結,為救國家爭自由而與共黨匪徒奮鬥到底。吾人生死與共,個人絕無恩怨,民族之存亡所系,黨派絕無異同。國家之領土完整與主權獨立一日不能確保,人民之政治人權與經濟人權一日不能獲致,則吾人之共同努力即一日不能止息。所望我全國同胞與政府通力合作,齊一意志,集中力量,重建抗戰精神,堅持反共戰鬥,克服空前未有之危機,完成救國之使命。

宣言簽署人:(共 99 人)

蔣中正、李宗仁、閻錫山、胡適、于斌、曾琦、張君勱、吳敬恆、徐傅霖、于右任、居正、王寵惠、何應欽、張群、鄒魯、程潛、吳鐵城、鈕永建、吳忠信、李文范、李璜、白崇禧、徐永昌、朱紹良、陳誠、馬步芳、馬鴻逵、童冠賢、劉哲、翁文灝、朱家驊、傅斯年、錢穆、張發奎、陳濟棠、余漢謀、薛岳、黃旭初、楊森、劉文輝、王陵基、盧漢、谷正倫、陳立夫、王世傑、張厲生、左舜生、蔣勻田、陳啟天、余家菊、俞大維、李書華、劉健群、白雲梯、張道藩、谷正綱、胡宗南、郭寄嶠、陶峙岳、董其武、董釗、賀衷寒、蕭同茲、成舍我、杭立武、黃季陸、張其昀、張雲、辛樹幟、李壽雍、歐陽駒、吳國楨、何成浚、潘公展、林翼中、黃朝琴、陸幼剛、方天、周岩、鄒作華、張維、李品仙、丁文淵、顧毓琇、向傳義、尹繼伊、唐伯球、平剛、周鴻經、林一民、張洪沅、盤珠祁、鄧傳楷、張廷休、汪德耀、馬元海、高上佑、范眾渠、任忠傑。

中共 1948 年 12 月 24 日公布 43 名戰犯名單

蔣介石、李宗仁、陳誠、白崇禧、何應欽、顧祝同、陳果夫、陳立夫、孔祥熙、宋子文

張群、翁文灝、孫科、吳鐵城、王雲五、戴季陶、吳鼎昌、熊式輝、張厲生、朱家驊

王世傑、顧維鈞、宋美齡、吳國楨、劉峙、程潛、薛岳、衛立煌、余漢謀、胡宗南、傅作義

閻錫山、周至柔、王叔銘、桂永清、杜聿明、湯恩伯、孫立人、馬鴻逵、馬步芳

陶希聖、曾琦、張君勱

來源: 開放網

作者: 金鐘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獻給 2019 年一份歷史性檔案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