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縱法救災 | 中華文化

縱法救災

歷史 怡君 3个月前 (02-26) 100次浏览

兩宋是被現在的某些人誇到天上的朝代,好得不得了。在宋史上,也的確名臣輩出,總有些名臣、能臣的事跡讓人眼睛一亮。今日讀史,讀到北宋名臣張詠的一則故事。說他做杭州知州的時候,正好趕上歉收,老百姓紛紛賣私鹽以過活。他的部下衙役們,抓了幾百個販私鹽的,請他發落。他卻罰了一點款之後,都放了。下屬說,這樣一來,以後就沒法禁販私鹽了。張詠道:今年歉收,錢塘十萬家人家,餓肚子的十有八九,如果不讓他們賣私鹽,一旦餓急了蜂擁為盜,甚至造反,豈不更糟。等秋收之後,收成好了,我們再嚴管不遲。

食鹽官營,是歷朝歷代的通行做法。人必須得吃鹽,跟非得吃飯一樣,所以,拿住這個行業,壟斷經營,即使怎麼不好,老百姓也得買。但是,前提是必須得把販私鹽的給管住,否則,食鹽官營,就維持不住了。官家的買賣,從來都是價高貨次,食鹽也是一樣。為了遏制販私鹽的,政府每每採用武力鎮壓的手段,有時候,抓了人,當場處決也不稀罕。而販私鹽的,也每每採取武裝對抗的形式,維持自己的買賣。當然,張詠碰到的眾多杭州的私鹽販子,不過是平時的安分百姓臨時偶一為之,所以能被衙役們抓到。

兩宋時代的杭州,也是天堂級的地方,偶一歉收,眾百姓就沒有飯吃,可見,跟五代時的吳越統治者一樣,北宋政府對這個地方的徵收,實在是太厲害了,害得這樣的魚米之鄉,老百姓連一點餘糧都沒有。遭了災,挨餓了,政府也不說開倉濟民,設法救濟,反而連百姓自救販私鹽,也要管。張詠比他的部下好一點,但也僅僅好一點而已。也不思救濟,也不說上報減免錢糧,僅僅是默許百姓自救而已,即便違法,也就算了,因為跟饑民蜂擁為盜,或者聚眾造反相比,販點私鹽,還是小事。畢竟,此前在李順王小波在四川造反的時候,他也參與過鎮壓,親身體會過饑民的厲害。

張詠是個北宋的能臣,能臣也不過爾爾。可見北宋的政治,其實就是官府懶政而已。諸事不大管,連食鹽官營都可以馬馬虎虎。反正老百姓交糧納賦,無論如何,都不能少。賦稅之重,比之唐朝高了幾個數量級。但有一點,對於私營工商業,他們也不大管,因為官營事業,掙不到錢。於是放開了讓民間去做,他們收稅就是。歷朝歷代,能收商稅的不多,但兩宋卻都收,而且越收越多。收來錢,一則用來養活龐大的官僚群體,所謂的冗官,二則用來養兵,所謂冗兵。三則用來賄賂北方的遊牧人,買個太平。四嘛,官吏還得中飽私囊。在老百姓沒有絲毫權力的情況下,他們對這樣的收錢,沒有任何抵抗力。

要說兩宋政治怎麼好,其實對民而言,就是管得少點,只要你肯上貢,就一切OK。王安石變法,事兒管多了,老百姓的日子,反而比不變的時候更糟了。這就是明證。其餘的,要說政治清明,其實就是對士大夫比較客氣,不怎麼殺讀書人,對官員上書言事,比較寬容。至於對老百姓,一點都不客氣,更不寬容。就說這個張詠,某次在某地做地方官時,一個小吏因一點點小事礙了他的眼,就把人用木枷拷起來。小吏賭氣說,若不殺我的頭,我是不摘木枷的。這個張詠,還真的就把人給殺了。在這裡,某些人稱頌的大宋的法制呢?他做御史的時候,用軍官把犯事的士兵鞭笞致死,皇帝要治軍官的罪,張詠抗辯,說這樣會縱容的士兵。總之,兩宋的政治,是士大夫和官員的天堂,至於下面的百姓和士兵,該怎麼難受,還是怎麼難受。

來源: 張鳴

作者: 張鳴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縱法救災
喜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