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收破爛的「國民黨特務」 | 中華文化

收破爛的「國民黨特務」

歷史 雅雯 3周前 (02-27) 54次浏览

從河南過來個收破爛的。

他拉一輛破舊排子車,一路收破爛,收了隨時就地變賣。

這天,他來到 M 縣,排子車上,堆擁著收來的破爛,散發著刺鼻的霉味兒。

他一定不識字,怎麼將破爛骯髒的車子停放在「三代會」的大門口呢!

他伸伸酸疼的腰,捶捶走累的雙腿,深深喘了口氣兒,然後伸長脖子,放開了嗓門喊起來:

「收破鋪陳爛套子……」

「舊鞋爛套子換火柴哎……」

喊聲粗獷、低沉,流露出長途跋涉后的勞累。

這時,從「三代會」大院走出一個賊眉鼠眼的漢子。

「幹什麼的?」

收破爛的不是當地人,一時沒聽懂問話。出自買賣人的職業習性,他忙點頭哈腰送上個笑臉。

「賣破爛吧?……」他討好地問。

那漢子陰沉著臉,圍著裝破爛的車子轉了一遭,又在車上「咣哩咣當」翻了一陣,拍拍手上的灰土,招呼道:

「走,跟我來!」

收破爛的一掃滿臉疲勞之色,以為遇上了大賣主。忙彎腰去拉車。那漢子喝斥道:

「車擱這兒,你跟我來!」

M 縣縣城的人都知道,「三代會」大院是塊禁地,誰也不準接近。首幾何時,被譽為「紅色政權」的「三代會」怎麼「怕」起人民群眾?自打圍剿「國民黨」開始,「造反派」頭腦里「階級鬥爭」的弦綳得特別緊,「革命警惕性」也特別高。大院四周有圍牆,除定點設崗守護外,還有流動值勤人員不定期巡邏。

曾出現過一件冤而又冤的事:「三代會」後頭一排房子都開有後窗,窗外就是圍牆,圍牆外是農田。一位年輕人從圍牆外農田經過,急忙忙蹲下來解了個「大手」,偏巧讓巡邏的人碰上,於是被抓進「三代會」大院。挨了頓鞭抽棍揍,先觸及皮肉,后觸及靈魂。罪由是,妄圖用臭氣熏染「紅色政權」。今人也許覺得不可思議,但那時見怪不怪。「階級鬥爭」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時時講,任何事情都要用「階級鬥爭」的「顯微鏡」來分析。那位在「三代會」圈牆外拉屎的青年被觸及靈魂(靈魂附於肉體,刑訊逼供就是觸及靈魂,不是為觸及皮肉),也就順理成章了。

出於高度的「革命警惕」,為保衛「紅色政權」,值勤人員是見生人就抓,抓進去就審。

縣城的人寧肯繞道走遠路,也不從這塊禁地旁通過。

一個收破爛的外鄉人,怎能知道這些「隱情」?

大院里關著不少「國民黨」要犯。他的幾聲吆喝,那奇特的外鄉口音,用「階級鬥爭」的「照妖鏡」一照,當然要「原形畢露」。

收破爛的被帶進「三代會」大院,如何「加工處理」的,不得而知。他那架破排子車,在外邊扔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收破爛的一瘸一拐從大院走出來。一夜功夫,本來的舊衣服又綻開一道道口子,渾身沾滿塵土和草屑,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神色驚恐,目光呆痴。只見他戰戰兢兢一步一回頭望著那大開的門,竟疑心自己鬼使神差到陰曹地府走子一遭。只聽他心有餘悸地自言自語道:

「俺們那裡興抓『走資派』,這兒連收破爛的都抓!」

值得慶幸的是,他從十八層地獄走出來,保了條命。

「為人民服務」也救不了他

無知總是伴隨著愚昧生存。

按照常理,要先有事實證據,才能有分析、判斷、結論。但「文革」年月不這樣,帽子先扣到頭上,再去湊證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證)?

一天,群眾專政組抄家時,抄出支電筆,在場者誰也不知是何物。拿給村革委會主任看。村革委會主任將電筆置於掌上,審視把玩良久,仍猜不出是何物。無知又不願露出憨相,「領導」的階級鬥爭覺悟和路線鬥爭覺悟總比群眾高明,於是斷言道:

「嗯,我看是『國民黨』使用的玩意兒,不信審審看!」

窩主立刻被揪到村群眾專政辦公室。

電筆放在辦公桌上。

「這是什麼?」專政組長喝問道。

窩主胸有成竹地說:

電筆。」

電筆是幹什麼用?」

「電工用的。」

呃,原來是電工用的。電工雖不能和電台划等號,但都帶「電」字,二者之間肯定有牽連,肯定是一路貨色。

「你藏這電筆干啥用?」

「這是在部隊時,領導上獎給的。」

「哼,說得多輕巧,領導上會獎這玩意兒?你老實坦白,你想用這電筆幹什麼?聯絡?暴亂……」

「不、不是。」窩主被這陣勢嚇愣了。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面對一堆愚昧無知之徒,渾身是嘴也辯不清呀!「電筆確實是領導上獎給的,不信你們看,上面還刻著毛主席語錄『為人民服務』呢!」

專政組長拿起電筆,湊到眼前,轉了一圈一看,上面果然鑄刻著毛主席手書的「為人民服務」五個字。這一看不要緊,更激怒了專政組長,跳起來,惡狠狠地說:

「不許你誣衊偉大領袖。你以為把毛主席語錄刻到電筆上就能掩蓋你們的罪證,逃脫革命的大清查?別白日做夢!看來不觸及靈魂你是不會老實的,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不見棺材不落淚!……」

在那萬歲不離口、語錄不離手的年月。「為人民服務」出人意料地不起作用了。因為它刻在一群愚氓們不識為何物的電筆上。明明不認識,但卻敢斷定是「國民黨」用的,豈非咄咄怪事?正因為窩主膽敢將「最高指示」鑄刻在「國民黨」使用的物件上,所以,他除了「國民黨」罪之外,又被加上一條「現行反革命罪」:惡毒攻擊偉大領袖。

(選自劉興華著《瘋狂的歲月——文革酷刑實錄》,朝華出版社,1993 年 5 月)

來源: 瘋狂的歲月

作者: 劉興華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收破爛的「國民黨特務」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