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送別吾友著名作家張先痴君 | 中華文化

送別吾友著名作家張先痴君

歷史 怡君 3周前 (02-27) 59次浏览

我相識多年的難友,1957 年政治受難者,獨立中文筆會會員,著名作家張先痴先生因罹患肺部重病,于 2019 年 2 月 21 日 18 時 30 分在四川省成都市逝世,享年 84 歲。得悉噩耗,我雖早已知其病情無可挽救,仍不免悲從中來,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們這一批追求民主的老一輩人中,又少了一名優秀的戰士。

張先痴先生原籍湖北黃崗,他的父親,是中華民國國軍的少將,被中共殺害。而他自己卻在 1949 年後選擇了當時所謂的「參加革命」投奔中共,參加共軍,投入所謂的土改,征糧等政治運動,並加入了「共青團」,由此種下了一生苦難的禍根。

一九五七年,在組織的號召、動員下,他抱著滿腔熱情善意地給領導提改進工作的意見,卻被視為是在「向党進攻」,立馬被打成「右派分子」。更匪夷所思的是他的妻子也被扣上「包庇右派」的莫須有罪名,打成了右派,被下放到農村監督勞動。年輕氣盛的張先痴,對此堅持不認,不服,於是又被所謂「抗拒從嚴」進一步升級處理,打成所謂「極右份子」被判管制五年送「勞教」。所謂勞教,全稱是「勞動教養」。這是中共從蘇聯「照抄照搬」來的一套法外施暴,無法無天侵犯人權的惡法惡制。它不經司法程序,不經起訴,直接由警方,有時甚至就是當事人所在的單位,便將公民直接押送入所謂的勞教隊,從此便剝奪了公民的人身自由,並強迫該公民在所謂「勞教場所」進行奴役式的強迫勞動。被「勞教」者從此便成了實際上的囚犯。不僅如此,判處囚犯,只要不是無期徒刑,總有-定刑期限制。而中共的勞教惡法,對此則以「模糊」處理,實則就是將「勞教」變成一種無期關押。他們說:你哪天改造好了,哪天放你。而何謂「好」?則全由勞教隊官員說了算。

當時張先痴被押送到四川最大的一個勞教場所,對外名稱叫「四·一五信箱」。是一個專門修築鐵路的路基的築路支隊。成天就是開山,放炮,挖土石方,填土石方。不僅勞動強度大,勞教隊給每個勞教人員規定必須完成的定額也極高。而且全是高度危險的施工操作。安全勞保防護則極其缺乏,又缺技術指導,全是冒險蠻幹,所以工傷事故頻繁。傷亡時有發生。外加當時接踵而來的便是 1959 至 1961 年因所謂「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而造成的大飢荒。全中國餓殍遍地。勞教隊中自然同樣受飢餓煎熬。餓死累死自是常見現象。張先痴和他的難友們,也就只好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中苦苦煎熬。

苦苦熬到 1961 年底,張先痴在修了內(內江)昆(昆明)、成(成都)昆(昆明)、廣(廣元)旺(旺蒼)三條鐵路的路基后,面對遙遙無期的勞教,深感這樣下去只有被拖死,累死,與其如此,不如冒險一搏。於是他與幾位同是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的人商定,選擇逃亡!逃出去幹什麼呢?他們想跑到北京,尋機躲進外國大使館,尋求政治庇護。但當時中共與廣大民主國家並未建交。蘇聯、東歐肯定不行。亞非窮國也不可靠。於是乎他們想的是跑進被中共批為「修正主義」的南斯拉夫大使館。就這樣 1961 年底張先痴與周茂歧率先逃亡出去「探路」。

此種勇氣固然可嘉,但他們關在高牆內對外部世界畢竟了解太少。所以他們跑到北京后才發現,那外國使領館並不是旅館茶舍,門外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早有重兵把守。你這閑雜人等,連靠近也不可能,怎麼進得去?再加一個封閉專制的社會,處處設防,設限,根本無法生存。不久,張先痴、周茂歧均被重新抓獲。

而就在他二人逃跑之後,勞教隊當局立即根據平日的一些蛛絲馬跡進行追查。看看此事還與哪些人有關聯?在高壓之下,一個也是五七年被打成右派的羅×,為了想求得寬大處理,便將他們平日商量之事全盤作了交代和檢舉。於是又牽扯出了任×同,范×才等人。這下事情越弄越大。不僅是逃跑,更涉有政治目的。所以張先痴被抓回后,最終被定性為是-個「妄圖叛國投敵的反革命集團」,張先痴被判有期徒刑 18 年,周茂歧有期徒刑 10 年,任×同,范×才亦均被判刑。坦白檢舉的羅×也未能倖免,獲刑七年。這就是「我黨」所謂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政策!張先痴被判刑后,被送往四川雷馬屏勞改農場勞改。又在那暗無天日的勞改農場里蹲了十多年,直到 1980 年 4 月 16 日張先痴才獲得無罪釋放走出監獄的鐵門。這時的張先痴已是年近「天命」之年的老人了。

出獄后的張先痴,面對生活、經濟各種壓力,日子過得非常辛苦。一些該落實的政策未落實到位,他的工資低,生計困難,有時不得不去給民企老闆打工。一次在給一個小小民企老闆打工時,因一些小事得罪了老闆,老闆便將張先痴開除。開除也就罷了,這老闆還要裝模作樣顯擺出個告示。出個告示也就罷了,開頭竟然寫道:「查張先痴原系一勞改釋放犯……」我們的作家、知識人,竟被一小人如此無端侮辱,不得不令人想起「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那句古話來。

不過這-切不公平的世道炎涼並未能把張先痴壓倒,他在逆境中愈挫愈奮,戰鬥不息,奮筆疾書,以頑強的意志和驚人的毅力完成了他長篇巨著「格拉古三部曲」:《格拉古軼事》、《格拉古實錄》、《格拉古夢魘》。所謂「格拉古」,就是俄國大作家,蘇聯時代政治迫害受難者索爾仁尼琴名著《古拉格群島》中「古拉格」一詞帶點戲謔性的倒書。

古拉格(俄語:ГУЛаг,)是前蘇聯政府的一個機構,負責管理全國的勞改集中營。其俄語簡稱「ГУЛАГ」,意思為「勞動改造營管理總局」,相當於當年中共的「勞改局」,今日的「監獄管理局」類似。索爾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島》-書,借用此詞說明,在蘇聯專橫統治下,勞改營遍布蘇聯全國各地,猶似星羅棋布的群島-般。張先痴亦借用此名記錄幾十年在中共勞改營中煉獄般的苦難歷程,是研究中國大陸 1949 年後中共當局對民眾進行政治迫害實況,不可多得的珍貴史料。

1957 年毛澤東發動的那場全國性的名為「反右」的政治迫害運動,給上百萬的受害者扣上了一個罪名:「右派」。這是毛當局隨意亂用的-個誣衊性的名稱,更與世界公認的政治上的左、中、右派別,毫不相干。所以對於這個上百萬名的受害群體,稱其為「右派」是錯誤的。正確的稱謂應是「五七政治受難者」。他們是當年真正想推動中國進步的-批知識人,是中華民族的脊樑和知識人中的優秀代表。現在這個受難群體的倖存者已經不多,由於中共的限制和阻撓,無法進行統計。有人估計全中國大陸也不過就還有兩、三萬人,而今這個群體中的-位優秀人物——張先痴先生又離我們而去。筆者作為這個群體中的一員,不能不感到特別痛心。草成此文聊寄哀思!

2019 年 2 月 24 日完稿

來源: 議報

作者: 嚴家偉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送別吾友著名作家張先痴君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