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士大夫自尊的復甦 | 中華文化

士大夫自尊的復甦

歷史 雅雯 3个月前 (03-01) 73次浏览

歷代的狀元,不見得有學問,清代更是如此,在很多情況下,殿試的閱卷官,往往推薦上去的卷子,大抵是字寫得好的,所謂好,就是一手館閣體,娟秀好看,這樣的字組成的卷子,名次高的可能性大,因為皇帝也好,最後有權排名次總裁副總裁也好,都不怎麼看文字的優劣,只看字寫的漂亮不漂亮。

但是,甲午那一科,狀元張謇,卻是個有學問的。張謇是個苦讀書的農家子弟,早年蹭蹬科場,中舉之後,就一直名落孫山。家裡窮,就靠為人做幕僚為生,由於自身的才華,跟當時的名流結交,才名早就驚動了朝野,此前幾次會試,掌文翰的諸公,就想讓張謇及第,拚命地找他的卷子,無奈卷子都是糊名謄寫的,幾次都找錯了。甲午這場,已經四十歲出頭的他,原本就不想考了,但他的三哥張詧,特意寫信給他,說父親希望他再考一次,於是就這樣了入了場,沒想到,一舉成名,中了狀元

中了狀元,點了翰林院修撰,一般來說,只要不是命太不好,此後的仕途前程錯不了。放幾任鄉試主考,收一堆門徒,然後被皇帝看上,做皇子的老師,跟他老師翁同龢一樣,聖眷恩重,此後位極人臣,是可以看得見的。

然而,張謇不是一個熱衷於做官的人,對國家民族有很強的責任感。甲午這年高中,但這年恰恰是大清自所謂中興以來,運勢最低時候。海陸兩道的慘敗,遼東和台灣之割讓,直把這個老大帝國,推向了覆滅的邊緣。剛剛高中的張謇,肚子裡頭,有一團火。點翰林之後,一天西太后打頤和園回宮,滿朝文武,都得跪著接駕。正好趕上下雨,那時的北京,基本上沒有石子路,下點雨,道路就泥濘得不行,眾文武都只能跪在泥水裡。這邊老佛爺又姍姍來遲,活活讓這些官員跪了好幾個小時。

甲午之敗,張謇對李鴻章不滿,是見諸替人寫的奏章的,對西太后的不滿,雖然沒有寫出來,但氣其實更大。大敵當前,西太后卻忙著慶祝自己的六十歲生日,錢花得跟流水似的,海軍卻沒有一錢去添置速射炮。緊是這樣了,面對滿朝的不滿,西太后依舊擺著奢靡的架子,沒有一絲一毫的反省。

接駕之後,一身泥水的張謇,左思右想,覺得與其這樣屈辱地做官,伺候好太后和皇帝,期待日後一步步升上去,還不如掛冠而去,辦點真正值得辦的事。正好趕上父母相繼去世,借著守制的名義,他就回了家鄉南通,設法籌錢辦實業,此後,再也沒有回到官場。

跪地接駕,在張謇之前,不會有人感到屈辱,在張謇之後,也沒有多少人會有這個感覺。但是,張謇卻大受刺激。晚清時節,皇權的威風大減,此後受到歐風美雨洗染的士大夫,自尊開始恢復。如果沒有甲午的慘敗,興許張謇還不會有如此的不滿,但是,受了甲午的刺激,像這樣的事兒,他就覺得受不了了。

不消說,有清一朝,所有的狀元加起來,都沒有張謇這樣有名。他開創的獨特的實業救國道路,自他以後,一直到盧作孚,都有實業家在身體力行,而且,無論辦教育,辦實業,社會整合,移風易俗,都卓有成效。如果張謇沒有那天跪在泥水裡的反思,而是老老實實在仕途上爬,張謇這個狀元,哪怕官兒做得再大,後人能不能記住他,可就不好說了。

來源: 張鳴

作者: 張鳴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士大夫自尊的復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