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51) | 中華文化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51)

歷史 欣怡 3个月前 (03-02) 60次浏览

一組在十二月底召我回去工作。衛生部常務副部長徐運北來病房看我。他已經向吳潔了解了我身體情況。李銀橋九月來看我時,便想叫我回一組,但吳潔推說我還需要治療。現在副部長親自出馬,吳潔只得同意讓我出院。

徐問我什麼時候出院,我說打算多住些天。他說現在黃樹則的母親去世了,黃去天津葬母,一組沒有人工作,我表示我不想去。

徐立刻說:「現在可正在反右,外面熱火朝天,你住在醫院里,又沒有大不了的病,這不大好吧。」

我一聽徐的口氣不大對頭,裡面似乎有威脅的意思。我在醫院的四個月內,外頭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大變化。彭德懷元帥被撤職,他手下的總參謀長黃克誠也未能倖免。羅瑞卿升職,接替黃的職位。一九四九年便半退隱的軍事委員會副主席林彪,取代彭成了國防部長。許多人不懂毛為何指派健康狀況不佳的林彪就任此要職。

林彪甫就任國防部長,立即召開了軍事委員會擴大會議。會上林彪發了言,不但批了彭德懷,而且將朱德批了一頓說,朱是什麼總司令,當總司令從來沒有指揮過一次戰役,沒有打過一次勝仗,簡直是個黑司令。林的發言稿是經過毛事先看過的。看來這些提法,毛是同意的。

看情形我如果再堅持住院不回一組,豈不很容易被扣上右傾的帽子。

我於是說:「等我辦好出院手續再去。」

徐說:「出院手續辦不辦都可以,我告訴他們就可以了。」徐兼任衛生部黨組書記,自然有權這樣辦。

毛此時在杭州。王敬先兩天前便打電話給羅道讓,要我隨時動身前去杭州。十二月廿二日,我與李銀橋搭機前往杭州。

起飛不久,遇到暴風雪,飛機顛簸得很厲害,只好在南京降落。我們到機場休息室,江蘇省公安廳洪廳長正在等我們。洪告訴我們,京滬杭上空有一個強暴風雪帶,飛機通過有危險,他讓我們到招待所住一夜再走。

第二天一早我們乘一輛小轎車在暴風雪中上路,沿過去的京杭國道馳去,下午三點鐘到了杭州汪庄,這時毛仍沒有睡醒。晚上我才見到毛。

我說:「我已經恢復了。主席可能感冒了吧?」

毛說:「不曉得,只是不舒服。」

我說:「我給檢查一次吧?」

毛同意了。我給量了體溫。稍有微燒。聽診沒有異常。心臟、血壓和脈搏都正常。我同毛講,是有些感冒和支氣管炎。

毛說:「馬上開會了,怎麼辦呢?」

我建議他服點抗生素和感冒藥,防止繼續發展。毛同意了。

次日晚上體溫恢復正常,咳嗽也減輕多了。毛很高興,說:「說嘴郎中還有點好葯。」

我趁機說:「浙江省委第一書記江華同志建議,明天是主席生日,想大家會餐慶祝一下。」

毛說:「我歷來不主張過生日,不過大家聚聚是可以的。我還沒有全好,你們去會餐,我就不去了。」毛仍為大躍進所引起的飢荒心有愧疚。他不願在一般平民挨餓受苦之際,大吃大喝。

其他幹部可沒有這種胸襟。我出來后,告訴了葉子龍。葉聽了以後,笑逐顏開,抿抿嘴說:「行啊,我們干它一頓,這一次一定把王芳灌醉。大夫你幹了件好事啊。」

廿六日毛醒了后,大家一一進去給他祝賀生日。毛已經完全複原,對這次治療很滿意,同意和大家照像。

宴會就在三號樓餐廳內舉行,一共擺了八桌。浙江省的主要領導人都來了。由江華、王芳作代表去看了毛。毛告訴他們,不能鋪張,不要說做壽,只是大家聚聚。

江、王出來后,大家開始入席。這可真成了宴會,浙江省的名菜都擺出來了,其中最突出的是燕窩乳鴿和砂鍋魚翅,確是別有風味。席中葉子龍將王芳真的灌得大醉。王敬先悄悄同我說,現在全國這麼困難,餓死人,我們這樣大吃大喝,太不像話。

我深有同感。在中南海深宮朱牆外,成千上萬的中國農民正在挨餓。一九五九年的秋收比前一年還糟。到目前為止已有數以百萬的人餓死。等這場飢荒結束時,死亡人數會上千萬。在中國哀鴻遍野之際,我和林克、王敬先、葉子龍、李銀橋、浙江省的這批領導人,大舉慶祝毛未出席的六十六歲大壽,眼前桌上擺滿了山珍海味。公安廳長醉得倒了。我心中感慨萬千。

我跟王敬先說:「在這個環境里,不隨波逐流,就會受嫉。除非下決心,挨整也離開這裡,才能對的住良心。林克常說:『魯迅說過,不能赤膊上陣,否則干挨槍。』看來,不同他們妥協,在這裡無法立足。」

唯一對得住良心的方法是離開一組,但我第二次的努力又告失敗。

一組這個環境可真是中國土地上的一個特區,任何紀律、法律、規定,都不能在這裡起作用。這是塊世外桃源,真是塊天不管,地不轄的地方。

只有毛能統治我們。

還有噬嚙著一小撮尚有良知的我們的罪惡感。

來源: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作者: 李志綏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51)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