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文革記憶:那時、那事、那人 | 中華文化

文革記憶:那時、那事、那人

歷史 怡君 3周前 (03-04) 40次浏览

文革」第二年,「上海公社」奪權事起,當時掌握國家權柄的人大為讚譽並親自為之鼓噪,他的態度盡由大字報暴風驟雨般地吹遍了「六億神州」。全國各地一遍鼎沸,造反派組織進入了徹底瘋狂、全面失控的狀態,打(黑幫)、砸(文物)、搶(東西)、抄(家庭)、燒(文件)、抓(走資派)、關(牛鬼蛇神),殃及社會的各個角落。一時間墨面者相半於道,人人惴恐自危,普天下無一寸寧土。

當時我尚在農校乾著紅衛兵的荒唐事,還沒有回到淮南。

在淮南家中,我的弟弟 13 歲,上小學 5 年級,是時毛澤東下令全國「停課鬧革命」,課堂關閉,他無所事事,唯玩耍而已。有一天他到他的學校院子後面的小山上采「老鼠花」(即莞花),在一個採石頭的塘子里發現一個機器匣子,覺得好玩,就拿回家來。當天晚上,父親下班來家看到了那個機器匣子,認出是一台老式收音機。父親平時對子女要求極其嚴格,小孩子從外面揀東西回來,一要嚴厲審問,二要狠狠責罰。弟弟被喝問,如實陳述揀到收音機的經過,父親煽了他一個大嘴巴,令他連夜送回原地去。弟弟害怕山上黑暗,他沒有照父親的話去做,而是把收音機送給了駐校的軍代表。這一送,有人大禍臨頭了。

那個時候,我們的「紅太陽」既仇視「美帝」又痛恨「蘇修」,因此全國人民也都跟著起鬨。弟弟揀到的這個破收音機被人發現有「USA」字樣,於是軍代表和紅衛兵及學校的教職員工造反組織開始通報追查。消息一出,馬上有人出頭檢舉:這台收音機是本校一個「老右派」的。這個「老右派」已有 50 多歲,名叫金珧,曾是國民黨某機要部門的長官,「解放」時因為戀家而不肯遠去台灣,留下來率部宣布起義,歸順了新政府。其後,金珧在「反右」運動中被罷官、划為「右派」,遞解到淮南這個小地方,安排為小學教員,給了一個教珠算課的差事。

金珧被立即抓了起來,他只好老實招供:收音機是他過去在國民黨某機要部門任長官的時候一個美國朋友送的,一直用著,近來有些零件燒壞了,沒有備件更換,只好扔掉。軍代表和紅衛兵及學校的教職員工造反組織卻不認為這是真的,大家以高度的「階級鬥爭」覺悟推斷:這台收音機可能是偽裝電台,金珧與美帝國主義應該還有更深的聯繫,說不定他就是美國特務機關安插的卧底——一個大特務!

於是,金珧被斷然地安上了「美蔣特務分子」的罪名,先被宣布在校管制,繼續深入審查,等待審判。1968 年,「清理階級隊伍」,金珧被抓進「群眾專政指揮部」,上老虎凳,灌石灰水,整得死去活來,被強迫交代與之聯繫的「美國特務組織」、招認「裡通外國」的罪行。不交代、不招認就用毒招繼續整。1969 年,金珧被押走了,據說是送到白湖農場——安徽最大的勞改營去了。

也就是這一年年底,「珍寶島事件」發作了。

進入 1970 年,中國舉國都在惡罵「蘇聯大國沙文主義」,戰爭的吶喊更是甚囂塵上。在「戰無不勝」的偉大思想鼓動下,全國人民意氣風發、同仇敵愾,既「反美」又「反修」,根本不把它兩個「超級大國」當作一回事,大有把「美帝」、「蘇修」一併消滅、立馬掃平全世界的勁頭。被罵慣了的美國牛仔不以為意,遠遠地觀察動靜。但是俄國熊卻不是省油的燈,他們惱火起來,準備對中國發動一場核戰爭,用原子彈把中國挨排著炸上一遍,把這個昔日死命追隨的「小兄弟」、今日一刻也不能相容的仇敵化為焦土,從世界版圖裡徹底抹掉。

建國 20 余年,為了在國際共運的舞台上搶風頭、為了與蘇聯爭老大、為了表示與美帝國主義不共戴天,毛澤東只顧一味地無償「援助」朝鮮,「援助」古巴,「援助」越南,「援助」阿爾巴尼亞,「援助」坦尚尼亞、尚比亞,「援助」亞、非、拉、美、阿拉伯以及世界上一切「被壓迫民族」的「正義鬥爭」,耗光了中國所有的國力,以致 20 余年沒有能夠建立起機械化部隊和真正的海軍、空軍。野戰軍依然是「小米加步槍」與步戰運動的原始方式,所謂的中國海軍只有幾艘魚雷艇,空軍只有幾架破舊的蘇制淘汰飛機。拿這樣的軍事力量和裝備,跟一天可以奔襲千里的俄國鋼鐵之旅對抗,結果會怎麼樣?毛澤東自己當然是非常明白的。

俄國熊當時是世界社會主義陣營的「總舵主」,它的強大軍事力量只有美國才能與之抗衡,但是毛澤東已經把美國臭罵了 20 多年,宿仇積深。中、蘇之戰一旦打起,當時的中國既無實力也無朋友,連可以「政治流亡」的地方都沒有,形勢是絕對不能樂觀的。因此,毛澤東一面大喊「要準備打仗」,準備死掉幾個億中國人民,一面又說「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

「不稱霸」是說給全世界,也是說給俄國熊聽的,主要的意思是:我既然沒有稱霸野心,你還滅我做甚?

俄國熊沒有理會這一套,依然是厲兵秣馬,積極運作對華作戰步驟。毀滅性的戰爭陰雲由西伯利亞迅速南移,即將推入中國的雄雞形版圖。正當千鈞一髮之際,美國牛仔向俄國熊發話了:如果你消滅了中國,僅僅只是這一場戰爭的開始!

氣勢洶洶的俄國霸主勃列日涅夫與總理柯西金被嚇得愣住了,他們已經放到核武器制動按鈕上的手指頭悄悄地縮了回去——中國得救了,人民得救了!毛澤東突然明白過來:曾經在抗日戰爭中付出重大犧牲、積極幫助中國的美國牛仔又一次保護了中國,保護了他和他的折騰政權!於是,中國開釋了那些「文革」以來被當作間諜而整治的美籍在華人士,恢復了早已斷絕的某些「美國朋友」的關係,讓他們拉線,派出中國的運動員到美國打乒乓球,然後把美國的運動員邀請到中國來,說的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小小銀球傳友誼」。

被灌輸了滿腦子反美思想的中國老百姓,第一次聽到對勢不兩立、十惡不赦、滅之而後快的美國鬼子居然也能講「友誼」!一開始的時候,很多人都感到這很奇怪,太不可思議。

就象一個有意與前夫復婚的女人,經過將近一年的閃爍其詞、明裡暗裡、扭扭捏捏的交往,于一九七二年二月二十一日,中國終於請來了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理查德·尼克鬆。在會晤的時候,毛澤東與之緊緊握手,稱其為朋友,甚至故意臨時製造外交事務以外的話題,與之說笑、調侃,以示親密無間。還說「我們共同的朋友」蔣介石會很不高興、剛剛被弄死的「林副統帥」也是反對他與美國人交朋友的,還叫夫人江青陪同他們看戲。當時發表了公告,御用報刊為中、美交往做了報道。當然,支持這個交往的都是好人,反對這個交往的都是壞蛋。

據說,「紅色牧師」董健吾是美國記者斯諾的朋友,曾被打成「美蔣特務」、判刑,被折騰的死去活來,斯諾受邀來華,董健吾在咽氣前獲免。不知到了這個時候,金珧的「美蔣特務」罪名被取消了與否?與金珧一樣罪名的千萬個無辜的人昭雪了與否?唉,災難深重的中華民族啊,我們經歷了一個什麼樣的時代、一個什麼樣的人?!

2016-5-8

來源: 博客

作者: 一老樵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文革記憶:那時、那事、那人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