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 中華文化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歐洲 雅婷 1周前 (04-16) 65次浏览 0个评论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2001年的巴黎聖母院資料照。(JOEL ROBINE/AFP/Getty Images)

 

巴黎聖母院屹立至今,已有856年的歷史。這座天主教堂看盡了巴黎的繁華與敗落,飽嘗法國歷史的興革。對法國人而言,巴黎聖母院絕非一般觀光景點,是法蘭西的驕傲,是法國人浪漫慷慨情懷中的一塊心頭肉。不管發生什麼,歷史告訴我們,巴黎聖母院一定會歷劫重生。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700年前後的巴黎聖母院。(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巴黎聖母院位於西岱島(Île de la Cité)上、塞納河旁,這裡發生過無數衝突、異國軍隊入侵,卻也間接催生了無數的領導者,拿破崙便在此加冕。

在衛生條件不好的年代,教堂也曾見證瘟神帶走無數生命。聖母院真正的大劫難發生在法國大革命期間。她被塗污、劫掠,面臨毀滅。在法王路易十六被送上斷頭臺的9個月後,28尊猶大王雕像從前門被拆下來,並遭到砍頭之災(近200年後,其中21個頭像被找了回來)。

早先建造的尖塔歷經幾世紀的風蝕,到法國大革命時期忽然變得搖搖欲墜,終於在1786至1791年被拆除。而祭壇中央的聖母雕像,始終懷抱基督,靜觀著世事變遷。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盧浮宮收藏的雅克—路易.大衛繪畫,描繪了1804年12月2日拿破崙皇帝在巴黎聖母院的加冕儀式,圖爲拿破崙起身爲皇后約瑟芬加冕。(公有領域)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法國畫家埃魯瓦.菲爾曼.費隆(Eloi Firmin Feron)描繪的1830年七月革命,路易.菲利浦登上王位,七月王朝取代了波旁王朝。遠處的背景中可看到巴黎聖母院。(公有領域)

維克多.雨果1831年的小說《巴黎聖母院》(又稱《鐘樓怪人》),讓巴黎人恍然意識到巴黎聖母院已如此破敗。於是,在1844至1864年間,聖母院封院整修二十年。這次毀於火災的90米高的尖塔,就是那時由年輕建築師維奧萊-勒-杜克(Eugène Emmanuel Viollet-le-Duc)主持重建的。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9世紀中葉以前的版畫中,巴黎聖母院沒有木質結構的尖頂。(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880年前後,從塞納河向南俯瞰巴黎,左側是聖路易島,右側的西岱島上,巴黎聖母院一望可見。(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近百年來,巴黎聖母院同樣見證著人間滄桑。

她倖免於世界第一次大戰……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一戰結束後(1919年)的巴黎聖母院。(公有領域)

15年後,希特勒上臺,整個二戰期間,多少生靈塗炭,多少文化古蹟灰飛煙滅;希特勒也揚言毀滅巴黎——法國的政治、經濟、文化與商業中心;然而,聖母院連同璀璨的文化之都巴黎,再次倖免於難。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944年8月22至24日之間,解放巴黎前夜的聖母院。(AFP/Getty Images)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944年8月25日,巴黎解放,聖母院附近,巴黎市民圍攏在一輛坦克邊慶祝勝利。(STF/AFP/Getty Images)

從巴黎聖母院身上,文藝才俊們體會了何謂時代變遷。雨果書寫《巴黎聖母院》,人性的善惡真偽在其中有無數的辯證;小說於1956年被拍為同名電影,後又改成炙手可熱的現代音樂劇。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影星安東尼.奎恩在1956年電影《巴黎聖母院》中扮演鐘樓怪人。(AFP/Getty Images)

850多年來,這座哥特式的經典教堂已經成為巴黎的象徵、法國文化歷史的縮影,也是世界歷史的重要一環。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2018年10月20日,巴黎聖母院點亮彩燈,紀念一次大戰勝利100週年。(LUDOVIC MARIN/AFP/Getty Images)

之後,令人錯愕的大火發生了,幾個小時的工夫,教堂木結構的尖頂就毀於祝融之災,令世人震驚錯愕。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2019年4月15日,大火吞噬了巴黎聖母院的尖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市民和遊客們為之震驚錯愕。(THOMAS SAMSON/AFP/Getty Images)

不過,環顧西方歷史,災後重生的例子並不鮮見。

坐落於亞得裡亞海濱的卡西諾山(Monte Cassino)修道院,是6世紀聖本篤創建的,1944年盟軍攻佔卡西諾城時,被炸成一片瓦礫。下圖是她在19世紀末的原貌。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890年前後的卡西諾山修道院。(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946年,人們在卡西諾山修道院廢墟上建起了一座小教堂。(Chris Ware/Keystone Features/Getty Images)

如今,經過重建,她已經恢復昔日的宏偉莊嚴。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重建後的卡西諾山修道院。(Ludmiła Pilecka/Wikimedia Commons)

在德國,1945年2月13日,德累斯頓聖母教堂(Dresdner Frauenkirche)也毀於盟軍炮火。這是1870年前後她的樣子。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870年前後的德累斯頓聖母教堂(Dresdner Frauenkirche)。(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1994年,艱鉅的重建工程正式啓動,因其高度的技術挑戰性,歷經11年方才完工。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圖爲1994年德累斯頓聖母教堂正在遺址上重建。(Stiftung Frauenkirche via Getty Images)

恢復原貌的聖母教堂,由新石材和原有石材交錯砌成,依然是德國東部古城最美的地標。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而今,恢復原貌的聖母教堂是德累斯頓最美的地標。(ROBERT MICHAEL/AFP/Getty Images)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2015年2月13日,人們雲集聖母教堂,紀念德累斯頓轟炸70週年。(ROBERT MICHAEL/AFP/Getty Images)

即便是美國白宮(時稱總統官邸)和氣勢雄偉的國會山,也曾於1814年遭縱火焚燒,所幸一天之後天降暴雨將其熄滅。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812年戰爭」(第二次獨立戰爭)期間,英國人於1814年8月燒燬美國國會與白宮。美國國會圖書館藏畫。(公有領域)

「滅頂之災」不是第一次發生,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大火無情,然而聖母院終歸會重生。

火災發生後,法國總統馬克龍迅速承諾重建聖母院。富豪家族貝爾諾.阿爾諾(Bernaud Arnaul)與旗下路易威登集團聲明,將捐款2億歐元(約2億2千600萬美金)投入巴黎聖母院的修建。

聲明中說,他們「願意在這場國家性的災難之際,表達與國家一致的團結心,並且參與幫助修復這座舉世無雙的大教堂,那是法國、歷史文化遺蹟乃至整個法蘭西的象徵」。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4月16日,火災之後的巴黎聖母院。(LIONEL BONAVENTURE/AFP/Getty Images)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4月16日,火災之後的巴黎聖母院。(STEPHANE DE SAKUTIN/AFP/Getty Images)

亦如一位法國網友在推特所寫:「我們可以重建巴黎聖母院!我們曾經重建過蘭斯大教堂,歷經戰火,她毀掉了85%。」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9世紀初繪畫中的蘭斯大教堂。(公有領域)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918年德軍轟炸後的蘭斯大教堂外觀。(公有領域)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1918年德軍轟炸後的蘭斯大教堂前門。(Central Press/Getty Images)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重建後的蘭斯大教堂。(Ludovic Péron/Wikimedia Commons)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江山留勝蹟,我輩復登臨。水落魚梁淺,天寒夢澤深。羊公碑字在,讀罷淚沾襟。」孟浩然的詩句,狀寫出文化古蹟給後人的心靈啓迪。

人事代謝中,巴黎聖母院聆聽過信徒的真切祈禱,也看遍兵馬倥傯的亂世風雲。理解其歷史文化意義的法國人,終究會仔仔細細還給她原本應有的神聖與莊嚴。

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2001年的巴黎聖母院資料照。(JOEL ROBINE/AFP/Getty Images)

圖文/林宜君 張小清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組圖:回顧歷史 巴黎聖母院會浴火重生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