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84) | 中華文化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84)

歷史 雅婷 2个月前 (05-15) 69次浏览

到一九七一年八月時,毛對林彪的不信任達到極點。清華大學革委會副主任謝靜宜的丈夫小蘇在空軍黨委辦公室工作,通過謝傳來消息:林立果在空軍成立了秘密組織,包括「聯合航隊」、「上海小組」和「教導隊」,在做武裝奪權的準備。小蘇要毛注意。毛決心南巡,趁南巡的機會和大軍區的領導人及省的領導人打招呼。

林彪個人任命的黨羽多半在中央,也分布在各省及軍區。毛自信以他的威望仍可以得到省和軍隊領導人的支持。這點毛講的很清楚。他行前同我說:「我就不相信,這些司令員們就都跟林彪走。難道解放軍就都會造反不成?還是那句老話,如果解放軍不聽指揮,我再上井崗山打游擊去。」

 

八月十日專列循京廣線南下,途中停過武漢、長沙、南昌、杭州、上海。一路上,毛同沿途各地黨政軍負責人作了多次談話。談話的主要內容是,毛指出:「廬山這件事,還沒有完,還沒有解決。有人急於想當國家主席,要分裂黨,急於奪權。」

毛從未挑明想奪權的人是林彪,但他的暗示已昭然若揭。另一方面,毛對林為他大肆吹捧的個人崇拜的背後動機也起了疑心。毛諷刺地說:「我同林彪同志談過,他有些話說得不妥嘛。比如他說,全世界幾百年,中國幾千年才出現一個天才,不符合事實嘛。馬克思和列寧不是在幾十年內相繼出現的嗎?什麼『大樹特樹』(指楊成武寫,由陳伯達修改的一篇吹捧毛的文章),名曰樹我,不知樹誰人,說穿了是樹他自己(指林彪)。」

「我一向不贊成自己的老婆,當自己工作單位辦公室主任。林彪那裡是葉群當辦公室主任。那四大金剛(指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四人)向林彪請示問題,都要經過她。做工作要靠自己動手,親自看,親自批。不要靠秘書,不要把秘書搞那麼大的權。」

林彪想奪毛的領導權,要分裂黨——毛的話中影射這些已明顯出現的問題。毛說林彪對這件事(指廬山會議之事)「當然要負一些責任」。但是毛仍留有餘地。毛說:「對這些人怎麼辦?還是教育的方針,就是『懲前毖後,治病救人』。對林還是要保。不管誰犯了錯誤,不講團結,不講路線,總是不太好吧。回北京以後,還要再找他們談談。他們不找我,我去找他們。有的可能救得過來,有得可能救不過來。大凡犯了路線錯誤的人,是很難挽回的。看,陳獨秀、王明、張國燾,他們回頭了嗎?」

此次南巡離開北京將近一個月。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二日傍晚到了北京豐臺。回中南海前,毛又找了北京市和北京軍區的負責人做了豐臺談話。主要的內容是林彪。談話以後,回到中南海游泳池已經快到晚上八、九點鐘了。

 

汪東興接到從北戴河打來的電話時,我正在游泳池內整理我的器械裝備。那時是晚上十點多鍾。

這電話是中央警衛團副團長張宏由北戴河打來的,說林彪的女兒林立衡(又名林豆豆)講,葉群和林立果要綁架林彪外逃。

汪東興立刻給周恩來打了緊急電話。

周恩來此時正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開會,接到電話後,立刻奔往中南海。周十一點到游泳池。毛仍不知道這件事。周恩來向主席報告林彪叛逃,我在一旁聽著。

周恩來向毛報告。林彪的女兒林立衡密報給北戴河的張宏,葉群和林立果綁架林彪上了座車。葉群剛才打電話給周,說林彪要移動一下,但是說沒有飛機。但周查了空軍,有一架三叉戟飛機就停在北戴河外山海關機場。因此周懷疑葉群這是聲東擊西法,用來掩飾他們的潛逃。這些都說明情況有變。

 

毛一聽到周說林彪要潛逃,全身一震。但他隨即表情自若,靜聽周的報告,看不出他內心的感受。

周建議,毛還是搬到人民大會堂去住。林彪逃走的目的仍然不明,林彪的人在北京不少,如果他們計畫政變,可能隨時會爆發武裝攻擊。看樣子,人民大會堂比較安全,容易防衛。汪又規定,任何人沒有得到他同意以前,不許同外面聯繫,不許外出。

毛的隨身工作人員都在凌晨前抵達一一八廳。汪東興和張耀祠在隔室設了辦公室。汪一直在等北戴河的後續報告。周恩來也在等消息。

毛在看史書。

到十三日凌晨零點五十分,張宏打電話來說,林彪乘紅旗車跑了。張等開了輛吉普車尾追,並曾對防彈車開槍,但攔不下來,不起作用。紅旗車是十二個氣缸,吉普車只有四個缸,無論如何也追不上。半路上那輛防彈的紅旗車突然停下來,林的秘書李文普被猛然推下車,車裡有人對他開了幾槍。(李後來被送往三〇五醫院救治,右臂上中了一槍。汪東興下令將李隔離審查,後來不知關到何處。)等張他們尾隨直追入山海關機場內時,林的飛機已駛入跑道。

 

周提出要用導彈打下來。

毛不同意。毛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什麼辦法。林彪要跑,隨他去吧。不要打。」

我們只好等待。

作者:李志綏

來源: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84)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