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88) | 中華文化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88)

歷史 雅婷 2个月前 (05-26) 61次浏览

到了十一點鐘,政治局會議進行了兩個小時。汪東興要我與吳潔、胡旭東立即到懷仁堂東休息室外廳。我們到了以後,吳階平和卞志強大夫隨後也來了。我們坐在那裡,相對無言。

過了一會,中央政治局委員姚文元從裡面走出來。姚說:「我是受政治局和江青同志的委託,找你們談談。吳階平、卞志強大夫,你們二位沒有參加毛主席的治療工作,也可以聽一聽,判斷一下嘛。」

「毛主席身體一貫健壯。他每次參加集會和接見外賓,我們在發表新聞消息時,都一再說明,毛主席紅光滿面,神采奕奕。這不是空話,你們看。」姚從皮包內拿出一張毛會見北越總理範文同時握手的照片說:「你們看主席這手握得多麼有力。有點感冒受涼,並不是大毛病。你們有什麼根據,說主席的肺臟和心臟有什麼心力衰竭。這明明是謊報軍情,動搖人心。只是這點要負政治責任的。」

姚問我們有什麼話要說。我沒有作聲,因為姚的這些話,已經在政治上給我們下了結論,是無理可講的了。姚轉而又問吳階平和卞志強大夫,有什麼判斷。他們兩人也是悶不說話,不表示任何態度。

姚說:「你們都沒有意見,你們回去吧。等政治局會議後,有什麼結論,會通知你們。」

我和吳、胡回到游泳池,這時已經是一月二十二日凌晨二時。我們毫無睡意。吳潔嚇得全身顫抖,坐立不安。吳已經六十四歲,比我大十二歲。吳潔在一九四九年中共奪取政權以前,是北平醫院院長,又是國民黨員。為了這兩件事,文化大革命初期,他被批鬥,挨打,關進類似監獄的所謂「牛棚」。到一九六九年汪東興住北京醫院時,才將他解放出來。他對我說:「難道又要被抓起來斗嗎?」

我勸他不要急,因為急也沒有用,何況整個過程,包括體檢和治療,都得到了毛的同意。毛雖病重,但沒有死,根本沒有謀害的證據。話雖如此,我自己也很焦躁,因為毛已停止治療,而且我不知道政治局會議,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

凌晨四時許,懷仁堂打來電話,又叫我們去。這次我們帶上毛停止治療前一天乘機做的心電圖。圖形上已看出有間或的心室性早博和心肌缺血的現象。

 

這次見我們的是葉劍英和李先念。

葉說:「政治局讓我們再同你們談談主席的情況。你們不要有顧慮,給我們講清楚。」葉對我十分尊重有禮,總是稱呼我「李院長」。

我將林彪事件以來,毛的身體變化和目前的狀態,向他們講了。我拿出最後的這次心電圖,交給他們。

葉曾經多次住院檢查心臟,他學會了看心電圖。他將毛的心電圖看過以後說:「心臟明明有病了,怎麼能說是沒有病,怎麼能說是醫生謊報軍情?」

葉又詳細問到頭天夜晚,我與周恩來及江青向毛報告病情及治療的情況,然後說:「你們沒有錯,主席停止治療的責任不在你們。你們放心回游泳池去,好好準備下一步的治療。特別注意準備好急救的藥品和用具。從今天起我每天到游泳池去值班,你們有事找我好了。」

然後葉問李先念有什麼話。李是從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而且面無表情。葉於是讓我們回去,這時已經是早晨七點鐘了。

經過一夜的折騰,心緒極壞。葉的話使我如飲甘露,焦躁情緒一掃而光。吳潔也露出了笑容。我們一邊往回走,一邊討論下一步的治療對策。回到游泳池後,我們隨便吃了點東西,就睡覺了。

到下午三點多鍾,我醒來時,葉劍英已經到了。我走到大廳,吳潔和胡旭東早已來了。

葉說:「我來值班還要同你們談談。」然後對我說:「李院長,你在主席這裡已經十八年了,我們都瞭解你,你放心,大膽去工作。哪一個沒有受到挫折的時候?」又對著吳潔說:「吳主任,你做了幾十年的醫生,搶救了多少病人。比主席年紀大的,你也搶救過來了。難道就治不了主席的病?」

吳潔立刻說:「只要主席肯治,一定治得好。」

葉笑了笑說:「那麼好。主席現在不治,是生了氣,氣過了還是要治的。」又對胡旭東說:「我不認識你,三個裡面你最年輕,要多做點事。」胡旭東那時才四十歲。

 

葉坐到五點多鍾才走。吳、胡三人暫時搬到門診部。我仍住在游泳池的一間換衣室裡。

晚飯後,汪東興問我今天怎麼樣。我告訴他,今天沒有見毛,要等他消了氣,才能說上話。汪同意我的意見說:「不能急,急了只壞事。」

汪跟我說了昨夜政治局會議的情形。

汪說:「昨天夜裡從游泳池到了懷仁堂,在京的政治局委員都趕到了。江青一入場就大聲吼叫,說主席身邊有一個特務集團,要政治局審查。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都隨聲附和,亂成一團。我要講話,葉帥坐在我旁邊,用手按住我的腿,擺動著。我知道他的意思是,不要這時辯論。周(恩來)說,有話慢慢講,不要急。江青立刻對著周說,主席身體很好,你為什麼要逼他交權。這時全場又亂起來。江青又說,讓姚文元代表政治局,找醫生們談。還提出,叫吳階平和卞志強兩個醫生參加,從醫學角度判斷。」

「這時葉帥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周將毛主席和你們三個人談話,簡單說了一下。葉帥說,這有什麼要緊,主席身體不舒服,講幾句話,有什麼關係。江青這才慢慢安靜下來。葉帥提出,他要同李先念同志再和醫生們談談,而且要每天到游泳池去值班。江青同我講,主席那裡,沒有主席同意,誰也不能去。今天我起床立刻給葉帥打了電話,勸他算了,不要去游泳池值班了,免得又惹麻煩。」

汪接著說:「我找你是告訴你,只要有機會,就要建議主席治療,不能再耽誤了。」

我回到游泳池。毛已經醒了。毛現在已不能躺下,只能坐在沙發上睡。呼吸聲就像抽風箱一樣。醒是醒了,可是坐在那裡,有時候又睡著了。

我進去看毛。我走進毛的臥室,他坐在沙發上,頭斜靠在沙發上,呼吸急促,痰嗚很響,口唇周圍發青,閉著眼睛。毛到此時仍不肯治療,我只好退出房間。

我走回大廳,安靜得很。這時徐業夫秘書走進來。他將送毛審閱的文件交給了吳旭君後,走到我的房間。

徐說:「老李啊,你看滑稽不滑稽。今天江青關照我和張玉鳳說,主席這裡有個特務集團,要我們提高警惕心。還讓我住到裡面的小休息室,看守好主席。我說,我不懂醫,守在這裡也沒有用。我同汪(東興)主任講了。他說不要聽江青的,不能睡在小休息室裡。我看他們之間有矛盾。弄得我們不好辦事。」徐又嚀囑我,不要同別人說,免得惹事。

從那天起,我真是日坐愁城,寢食不安。毛的水腫越來越重,頸部、前額都有了明顯的浮腫。張玉鳳每天出去,即使在游泳池,也避不見面。後來我才知道,她正在通過北京市市委書記兼市長吳德,將她父母和妹妹張玉梅的戶口由牡丹江遷到北京來。

 

這樣熬過了十天。到二月一日下午,毛要找我到他那裡去。

毛稍微睜開了眼睛,說:「你看我的病還有救嗎?可以治得好嗎?」

我說:「只要你肯治,當然有救,可以治得好。」我感到毛大大鬆了口氣。

毛讓我摸他的脈搏。脈很細,而且不規律。

毛說:「怎麼治法呢?」

我說:「以前向你報告過了,要採用消炎、強心、利尿的方法。要打針和吃藥。」

毛說:「還要打針?」

我說:「不打針,肺部的炎症控制不住,去不掉病根。」

毛說:「那好,開始治吧。」

我心裏的陰鬱一下子一掃而光,歡喜若狂,精神也為之一振。在毛拒絕醫療的這些日子裡,我關心的不只是毛的健康。幾星期來一個中國人民仍不知道的天大秘密壓在我胸口上。中國歷史將會有重大變化。美國尼克鬆總統將於一九七二年二月二十一日訪問中國。我還有三個禮拜的時間使毛恢復健康。我們立刻展開醫療行動。

這裡我要回溯到一九七一年。該年三月下旬,世界乒乓球比賽在日本名古屋舉行,日本乒乓球協會邀請中國派隊參加。三月十四日,國家體育運動委員開會討論。這時中日之間沒有外交關係,會上大多數人認為日本右翼分子和國民黨會搗亂,危及運動員,表示不同意參加。周恩來想派中國隊去。周向毛寫了一個報告,取得同意。毛並說:「告訴運動員,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這是自文革以來,中國第一次派運動員出國參加比賽。

 

接近比賽結束時,一些美國的運動員向中國隊隊員表示,他們很想訪問中國,希望得到邀請。中國隊向國內請示。周恩來批示,告訴美國隊,將來有機會訪問中國。這是一種有禮貌的拒絕方式。四月六日中午,毛看了周的報告,同意周的意見,並將該報告退回周。但是到了午夜,毛服用安眠藥後,開始吃飯。當時毛已經昏昏欲睡,語言不清,他斷斷續續地講,讓吳旭君打電話給外交部禮賓司司長王海蓉,立即邀請美國隊訪問中國。吳恐怕聽得不明白,向毛重複了一遍,毛點點頭後,深入睡鄉。

這是第一次是中國向美國發出明確而公開的友好表示。周恩來後來說:「一個小球轉動了大球。」意思是邀請美國乒乓球隊一事牽動了今後世界未來的局勢發展。此事件以後也被稱為「乒乓球外交」。

作者:李志綏

來源: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88)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