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華國鋒封堵喬冠華之口 毛澤東政治遺囑成謎 | 中華文化

華國鋒封堵喬冠華之口 毛澤東政治遺囑成謎

歷史 雅婷 4天前 48次浏览

華國鋒封堵喬冠華之口 毛澤東政治遺囑成謎

1980年11月26日,中國特別法庭第一審判庭開庭,對1974年10月「四人幫」進行庭審。剛開始時,「四人幫」頭目江青對法官的任何問題都以「不知道」或「不記得」作答,但在幾天後的庭審中,當江青講到毛澤東臨終時的囑咐時卻出語驚人,說毛澤東華國鋒(見圖)寫了幾個字——「你辦事,我放心」,震驚了整個法庭……

「我是主席的一條狗」

1980年12月3日上午,在公審四人幫的法庭上,江青石破天驚般的說出了一系列讓人瞠目結舌的傳世名言,其中最著名的就有「我是主席的一條狗,主席讓我咬誰我就咬誰」以及「黨內有許多事只是你們這些人不知道罷了,你們清楚,在那個年代,共產黨做了哪些讓你們抱怨的事。你們把什麼都推到我身上。天啊,我好像是個創造奇蹟、三頭六臂的巨人。我只是黨的一個領導人。我是站在毛澤東一邊的!逮捕我,審判我,就是詆毀毛澤東主席!」

江青還在法庭上發布了條「獨家」的主席最新遺囑,她說:「主席(毛澤東)那天(1976年4月底)晚上給華國鋒寫的」你辦事,我放心「。她還說,這不是全部,後面至少還有六個字」有問題,找江青「。引發後人的諸多猜測。

「你辦事,我放心」之謎

1976年4月7日,華國鋒開始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4月30日,毛澤東最後一批公開露面接待外國賓客。就在這天,華國鋒在陪毛澤東會見紐西蘭總理馬爾登的會後,向毛澤東匯報一些工作情況,當時,毛澤東的秘書張玉鳳也在場。

由於當時毛澤東的健康狀況已經惡化,導致他口齒不清,在談到政治局會議中的扯皮和不順利時,毛澤東當時寫下了兩張條子,「照過去方針辦」,「不要著急,慢慢來」。

在談到批鄧(鄧小平)的情況時,毛澤東用顫抖的手寫下了歪歪扭扭的幾個字:「你辦事,我放心。」這個字條以後也因此成了華國鋒作為接班人的鐵證而被當作聖旨在各級黨政機關廣泛發散。

「你辦事,我放心」的指令成為華國鋒的「尚方寶劍」,在當時並沒有提出異議。但據毛澤東的秘書章含之在她的回憶錄記載,華國鋒在會後即把前兩條指示在政治局上出示了,對第三張字條卻秘而不宣,但在第二天把第三張字條「你辦事,我放心」的前因後果告訴了喬冠華(時任外交部長,章含之之夫)。章含之後半部分的真假現在無法查知,但主席「你辦事,我放心」的紙條是主席逝世後冒出來的倒是事實。

據張玉鳳回憶,汪東興(毛澤東的中央警衛負責人)還曾為這張字條專門找過她,要她證明此字條的真實性。

張玉鳳回憶說,從1976年4月10日以後,毛澤東就沒有用筆寫過字,「對這張字條,我沒聽到,我也沒有記憶,那是汪東興在粉碎四人幫後,來向我『核實』的汪東興要我認真回憶,說:這是政治大問題,對我是一次政治立場的考驗。」

據現有資料顯示,在1976年毛澤東的談話記錄人主要是張玉鳳,汪東興和毛遠新(毛澤東的侄子)三人,而其中最重要的記錄人無疑就是張玉鳳。由於汪東興一直堅持此字條筆跡的真實性,而另一位當事人張玉鳳則在華下臺後對此字條與以否認,姚文元在回憶錄中也稱這張字條是子虛烏有。

張玉鳳回憶說,自1976年初起,由於毛澤東病重,常常就在和人談話時寫下一些紙條作為重點之意,而當時也有人專愛收集這類紙條。在5月初,華國鋒向毛澤東匯報工作時,力不從心的毛澤東確實說過:「慢慢來,不要著急。」——這句話還是汪東興記錄的。

而按照老年人說話愛重複這一特點,毛澤東在4月底說過同樣的話並寫下字條還是有可能的。這也間接支持了其它字條如「你辦事,我放心」存在的可能性。

華國鋒「封堵」喬冠華

當四人幫被隔離審查時,喬冠華正在聯合國出席大會,完事後他轉道巴黎時,還和中共駐法國大使黃鎮為解決四人幫的問題而舉杯慶賀。沒想到他剛一回到北京,一項配合四人幫篡黨奪權的罪名就在等待著他。

堂堂一位外交部長,卻連一點解釋的餘地都沒有,誰都不接他的電話,喬就這樣被整了下去。喬冠華更不知道的是,當他還在巴黎的時候,華國鋒就對外交部說喬冠華可能會叛逃。華國鋒向外交部官員說:「喬冠華是最先看到『你辦事,我放心』這張條子的,他明知主席的意見,卻抵制毛主席的指示,並向外交部黨組封鎖消息。」隨後,華國鋒將唯一一個知道「你辦事,我放心」的真正來歷的人的嘴給堵上了。而毛澤東是否說了這條政治遺囑也成了謎。

來源:阿波羅新聞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華國鋒封堵喬冠華之口 毛澤東政治遺囑成謎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