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毛與日本戰犯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 中華文化

毛與日本戰犯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歷史 雅婷 4周前 (06-16) 69次浏览

毛與日本戰犯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1950年7月18日,在中國東北邊陲小城綏芬河市迎來了一列從蘇聯駛來的列車,這趟列車是裝牲口用的悶罐車,但是從車上走下來的卻是穿著日本軍裝的日本戰犯,有969名,他們將移交給當局處理。這些日本戰犯是被蘇聯紅軍抓獲的70萬日本關東軍中的軍官和軍士,是對中國人民實行燒光、殺光、搶光「三光政策」的直接指揮者、領導者和組織者,因此他們是一夥血債纍纍罪惡滔天的劊子手。

在移交給當局的日本戰犯中,有到處實行「三光政策」建立「無人區」的日軍師團長;有傀儡皇帝溥儀都得聽其指揮和命令的偽滿洲國太上皇——國務院總務廳長官,國務院總務廳次長;有殺害趙一曼烈士的偽滿警務指導官;有殺害抗日將軍趙尚志的偽滿警察署長;有剿殺楊靖宇將軍的奉天省警務廳長;有殺害一萬名中國平民的關東軍憲兵司令部警務部長和華南日本派遣憲兵隊長;有南京大屠殺中屠殺兩萬名中國人的日軍旅團長;有魔鬼部隊731細菌部隊支隊長……

所以,當這近千名戰犯從蘇聯代表的手中移交給中方代表時,蘇聯政府的代表特地告訴中方:「這些戰犯,都是極端反動、頑固不化的壞傢伙!根本無法改造,只有殺掉!」

但是和蘇聯代表意見相反的是,這969名日本戰犯,從踏上中國土地那一天起,他們就過上了優哉悠哉的貴賓式生活。很快他們坐上了中國政府提供的寬敞明亮的旅客列車,在途經哈爾濱、長春、瀋陽各個大站時,當地政府馬上送來了熱水熱飯,哈爾濱所有食品商店的麵包香腸都被搶購一空,都送到列車上供日本戰犯吃了。

為了能讓日本戰犯住得好,特地把日本時期的監獄裝修一新。「日本戰犯管理所」的前身就是日本人關押和殺害中國同胞的一座監獄,稱為「撫順典獄」。這是一座殺人魔窟,監獄四周是6米多高、半米多厚的青磚大牆,大牆上拉上了一米多高的高壓電網,四周建有崗樓和瞭望塔。一進入這裡,就像進入了十八層地獄,再也別想活著出來了。這裡三分之一的建築物都是用來進行刑訊的場所,僅刑具庫就佔了一百多平方米,40多斤重的腳鐐、手銬、皮鞭、電椅、老虎凳等刑具,樣樣俱全。刑訊室、絞刑室、試驗室、鎮靜間,一個接著一個。室內陰暗潮濕,陰森恐怖。多少愛國誌士和熱血青年在這裡遭到酷刑折磨,每天能聽到撕心裂肺的痛苦慘叫聲。

在969名戰犯中就有一個當年是這所監獄的典獄長。

不過如今的這座監獄已經是今非昔比,如果說五年前這裡曾是一座殺人魔窟的話,那麼五年後這座監獄已經變成了改造日本戰犯的宮殿了。

為了把這座殺人魔窟打造成戰犯的宮殿,毛澤東投入了不少人力物力財力:增加監舍窗戶的高度,光線充足,顯得格外明亮。室內還有暖氣,即使在零下四十度的冬天,這裡仍溫暖如春。新建了鍋爐房、麵包房、理髮室、浴池等,理髮室為戰犯們每月理一次髮,每半月刮一次臉;澡堂每星期為戰犯洗一次熱水澡。醫務室更配備有最先進的醫療設備,超過當時中級醫院水平,不但設有三十張病床,還有心電圖檢查機,小型X光透視機、化驗室等,並能為戰犯提供當時在國內都買不到的緊缺藥品——青黴素。那些因強姦中國女人,逛窯嫖娼而得了梅毒的戰犯,就是通過使用青黴素而治好了病。中國醫生不但為戰犯治病,而且還給他們鑲牙,給斷手斷肢的戰犯裝上假肢,給眼睛有毛病的配上眼鏡。為了保證戰犯們健康快樂地生活,還建了運動場和供演齣節目的舞臺……

而專門為戰犯服務的人員僅醫務人員就有24人,大都具有醫學院本科學歷,炊事員有30人。這些人大多是當年日本帝國主義的直接受害者,幾乎都有一本與日本鬼子刻骨仇恨的血淚賬,可謂是不共戴天。毛澤東手段之毒辣就在於要讓這些直接受害者受二茬罪,吃二遍苦,再度受氣。一再教育他們說要尊重日本戰犯的人格,把他們當人對待。於是這些處於奄奄一息的戰犯們都從死亡線上被搶救過來,活得滿面紅光,活得健康長壽。

提供給日本戰犯超一流的伙食標準

初來乍到時日本戰犯曾大鬧管理所,把高粱米飯倒掉要求吃大米飯,經過總理批准,不但給他們都吃上了大米飯,而且還分出大灶、中灶、小灶的級別來。官當得越大,殺中國人越多就吃得最好。將官級吃小灶;校官級吃中灶;校官以下吃大灶,這大灶也相當於當時東北中等家庭的標準。

為了讓這些戰犯們吃飽,吃好,吃熟、吃熱,吃得衛生,食堂裡增添了切麵機、絞肉機、麵包爐、烘烤箱、電冰箱等。六十年前這些都是高級賓館高級點心店裡才擁有的設備,如今都在為日本戰犯服務。管理所除建立了一支陣容不小的30人炊事員隊伍外,還特地從瀋陽、哈爾濱請來了廚師和麵包點心師。

為了讓戰犯吃到新鮮蔬菜,管理所開闢了40畝菜園,種了各種蔬菜。還建有暖棚,即使寒冬臘月季節,也能提供新鮮的蔬菜。此外還建有可儲存幾萬斤蔬菜的菜窖,保證吃到下一年新菜上市還有富裕。院外還設有養豬場、養雞場、奶牛場,戰犯管理所就像是自給自足的人間樂園。

戰犯們每天吃的僅副食食譜就有40多種,做到每週菜譜不重樣。炊事員們還都學會了做日本特色的飯菜,如「甜不辣」、「米紹湯」、「蘇泊湯」、「炸肉串」、「八寶飯」、「達子飯」、「紫菜飯卷」。每年春節,戰犯們自己動手包餃子、打米糕,增加節日氣氛。到了元宵節就給他們吃元宵,到了端午節給他們包粽子,到了中秋節,給他們發月餅。中國人過什麼節,日本戰犯都一個不拉也照樣過。那瓜子、花生、糖果、點心、水果則是應有盡有,堆了一大堆。

對於病號和年老體弱者,每天要給他們供應五、六餐飯菜,按時供應牛奶、糕點。奶粉是特地從英國進口的,糕點是從哈爾濱俄人開的秋林商店買來的。(撫順戰犯曾一度轉移到哈爾濱關押過)

當戰犯們正在吃著大米飯和大魚大肉時,而管理這些戰犯的管理員、看守員、醫務人員和炊事員們,他們吃的卻是高糧米、窩窩頭!那是吃下後拉出來都是紅色干屎,能把肛門給撐破了的粗糧,他們每星期只能吃一次大米飯。即使在中國農民活活被餓死4000萬人的「三年人為災難時期」,這些日本戰犯的伙食供應標準始終不變,糧食品種不少,定量不減,副食調劑仍如前多樣化。

除了保證戰犯們吃飽吃好外,還得要吃有營養。醫務人員制訂了一日三餐營養食譜。

搶救日本戰犯的「動人」事跡

在吃好吃飽吃得有營養之後,就要讓戰犯們活動活動身體了。1955年3月,各監門鎖都打了開來,戰犯們可以你來我往互相串門了。不管是偽滿戰犯還是日本戰犯,不管曾當過官的戰犯還是下級戰犯,都可以探親訪友,稱兄道弟,相互間任意交往,沒有拘束。他們可以下棋玩耍,可以漫步談心。戰犯們還成立了樂隊,舞蹈隊、話劇隊,經常進行排練和演出。在短短一年時間裏,就舉行了29次文娛會演,開了24次大大小小的運動會。那些關了五年以上的戰犯還可以與家屬聚居。日本太太可以遠渡重洋,前來探監,可以住下來共同生活。子女們可以與戰犯爸爸同唱共舞,一同演齣節目。一個日本戰犯竟要他的女兒計算一下,她爸爸在中國殺了多少人。

下面的這個搶救戰犯的故事更為「動人」。在春寒料峭冷風刺骨的一個早晨,一名日本戰犯厭世想不開,跳進了大糞池裡想自殺,他想這一次一定能自殺成功,誰能跳進臭氣熏天的大糞池裡來救他。就在他往下沉的時候,突然一名看守員,毫不猶豫地跳進了這兩米深的糞池裡,把這個戰犯打撈了上來。接著不顧全身的糞便和刺鼻的臭味,嘴對嘴地進行了人工呼吸,把那個戰犯救活了。

還有一個曾是偽滿洲國太上皇的戰犯,在蘇軍移交給中方時是從擔架上抬下來的,已近病入膏肓垂死之際,經過中方醫務人員搶救保住了命。1952年,他突發腦血栓昏迷過去,從床上跌落,變成了癱瘓在床嘴歪眼斜不能動彈的植物人。於是,管理所為他單獨建立了一所病房,派了一個年輕護士焦桂珍專門對他進行服侍。一日三餐為他餵水、餵葯、餵湯、餵飯;為他擦身、按摩、理髮、刮鬍子、剪指甲。當這名戰犯嘔吐噴得焦桂珍一臉一身時,焦桂珍默默地把一切都擦洗乾淨,然後又繼續給他餵飯。他長期小便失禁,焦桂珍也不嫌棄,還經常給他做床上浴,用酒精和滑石粉擦拭他的全身。每天還要抱著他翻幾次身。

這個長期臥躺在床上不能動彈的戰犯,躺了四年,竟沒得褥瘡,養得滿面紅光;而焦桂珍卻一天天地瘦了下去。每天在忙完戰犯之後,才趕到幼兒園裡去接自己的孩子,這是最後一個去接孩子的家長。

焦桂珍連續為這個殺人魔王悉心服侍了四年。當他假釋回國時,焦桂珍親自把他送到天津港碼頭,直到他的擔架被他的妻子接走上船為止。他把焦桂珍介紹給妻子:「這位小姐端屎端尿侍候我四年,沒有她,你我今天就不可能相見了。」妻子聽了他敘述的「動人」事跡後。抱住焦桂珍放聲大哭起來。

日本戰犯們可以周遊各地參觀訪問

為了讓這些日本戰犯經風雨見世面,總理作出決定,讓他們到全國各地參觀訪問。於是他們分作三批奔赴全國各地,既到東北,又到大陸;既到城市,又到農村;既參觀新建的工礦企業,又參觀改建擴建工程;既參觀科教部門,又參觀名勝古蹟。從北國一直到長江沿岸,遊覽和參觀了撫順、鞍山、哈爾濱、長春、瀋陽、天津、北京、南京、上海、杭州、武漢等11個大中城市,99個單位,幾乎跑遍了大半個中國。

在外出參觀期間,他們都穿上了新發的衣服。他們坐專車,住旅館,到處有人接待,頓頓四菜一湯。陪同人員都不帶槍,在外人的眼裡這是一支大型旅遊觀光團,而不是什麼日本戰犯參觀團。

在紀念館裡掛著一張戰犯參觀路線圖,沿著這條線,就像當年日寇踏著鐵蹄打開中國道道大門時的情景。

每年國慶節,這些戰犯還應邀參加撫順市的國慶典禮和群眾遊行。毛澤東和不惜花費中國人的血汗錢來討得殺人魔王的歡心。

日本戰犯像凱旋歸來的英雄受到幹部隆重接待

1954年初,最高人民檢察院組成了一支900人的龐大調查組,審理在押的日本戰犯,蒐集到了數萬份材料證明這些戰犯曾在中國犯下了反人類罪的滔天大罪,按照國際法量刑,起碼有超過百人可以判處死刑。為此管理所向上級提出了對罪大惡極的70餘名戰犯處以死刑的名單,並向總理作了匯報。1956年1月,卻傳來了周恩來相反的指示,要對日本戰犯「不判處一個死刑,也不判處一個無期徒刑,判有期徒刑的也要極少數。罪行確鑿的才能起訴,對一般罪行的不起訴。」法律工作們都想不通,提出不少意見。領導又二度進京匯報,但中央仍堅持對日本戰犯進行寬大處理。法律工作者不得不退了一步,要求日本政府承擔戰爭賠款,但又一次遭到拒絕,中國政府作出了取消日本政府戰爭賠償的決定。

在大漢奸大賣國賊的操縱下,一份蔑視、嘲弄、踐踏《國際法》的《決定》出籠了。1956年4月25日,第一屆人大常委會第34次會議通過了由毛澤東簽署的《關於處理在押日本侵略中國戰爭中戰爭犯罪份子的決定》,決定中明確規定:這些日本戰犯一律釋放,免予起訴;嚴重者也要分別從寬處理。

1956年6月21日,在遼寧省撫順市女子中學禮堂裡,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大會。當戰犯們聽到「寬大處理免予起訴即行釋放」的命令時,會場上戰犯們都哭聲慟地,想不到他們殺了這麼多中國人,犯下如此滔天大罪,毛澤東不但不殺不關他們,而且還把他們養得白白胖胖,健健康康,要把他們送回日本國,與家人團聚。那真是「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啊!

當戰犯們回到管理所時,一百五十多名中方幹部在大門口列隊歡迎,那場面就像是迎接凱旋歸來的英雄一樣。接著100多桌酒宴在俱樂部大廳排開,20多道中西餐一一端上。所長孫明齋高舉酒杯,向日本戰犯頻頻舉杯祝賀。宴會一直進行了三個小時,宴會結束後,立即把他們用專車送到了撫順市政府招待所,戰犯瞬時變成貴賓了。

蔑視嘲弄踐踏國際法的所謂公開審判

除了將1017名日本戰犯分三批作出免予起訴全部釋放外,為了平息中國民眾的憤怒,不得不在瀋陽、太原兩地,分別對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45名日本戰犯,裝模作樣地進行了象徵性的公開審判。妄圖用所謂的「正義」審判來掩蓋他們大漢奸大賣國賊的醜惡本質。

公開審判前,法庭上已經是人山人海,座無虛席。審判程序也與其它審判一樣,有審判長的致詞,公訴人宣讀起訴書,然後出示大量證據,接著控訴人控訴,辯護律師辯護等。當日本戰犯被帶到法庭接受審判時,受害人紛紛脫下衣服,讓法官察看他們滿身傷疤,在法庭上失聲痛哭控訴日本鬼子的罪行。有的人氣得全身發抖,滿臉流著汗水、淚水、口水,因憤怒和激動,要求戰犯們償命。

但這是一場站在日本帝國主義立場上,為日本戰犯開脫罪責,蔑視嘲弄踐踏國際法欺騙世界輿論的所謂審判。兩個月的公開審判終於落下帷幕,瀋陽先後判決36名日本戰犯,各判處有期徒刑12年到20年不等,太原共審判9名日本戰犯,分別判處8到20年有期徒刑。他們大部分都假釋、提前釋放或特赦後回國了。

從此毛澤東又往臉上多貼了一層金,除創造了把殺人魔王改造成新人的奇蹟外,還吹噓說「這是在我國領土上,由代表中國人民的法庭審判日本戰犯。審判帝國主義侵略者,在中國近代史上,這還是第一次。」「它在世界上都有著重要的意義,不僅是抗日戰爭勝利的總結,也是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的一個標誌。」毛澤東不僅又爭到了第一,而且把抗日勝利的功勞和中國人民站起來的光環都套在自己頭上了。於是中國人民在毛澤東統治下站起了兩次,一次是毛澤東建國時說的「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而在審判日本戰犯時,中國人民又站起來一次。

大漢奸大賣國賊集團,竟能當著全世界人民的面瞪著大眼說著瞎話,因為早在九年前日本剛投降不久,在中國各地已經對日本戰犯進行過公開審判了。還有在東京的遠東國際法庭上,梅汝璈先生對日本甲級戰犯判處絞刑的審判。這些難道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對帝國主義侵略者的審判嗎?而毛澤東那種自我吹噓式的審判,可能只會讓中國人民永遠當日本人的亡國奴,而不是站起來。

究竟誰是大漢奸大賣國賊,通過以上的事實不就昭然若揭了嗎?

作者:朱忠康

 來源:博客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毛與日本戰犯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