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太慘烈 藤校女博士因母親1句話當場跳樓 | 中華文化

太慘烈 藤校女博士因母親1句話當場跳樓

生活 怡君 10个月前 (06-25) 305次浏览

太慘烈 藤校女博士因母親1句話當場跳樓

很多時候父母們

不知道孩子有多脆弱

一句責備

可能是壓死駱駝的

最後一顆稻草

“從未被表揚,即使我拼盡全力。”類似的打擊式教育,在中國大陸並不少見。

看到一則消息,一個藝術家的女兒在與母親爭執後跳樓自殺。

這個母親事業有成,追求完美,對獨生女兒要求也很嚴苛。

這次,她去美國看望正在常春藤讀博士的女兒,不知怎麼就指責起來。

面對母親的不滿,女兒回:“我是不是永遠都沒法讓你滿意?”

“你覺得自己做得很好嗎?”

聽到母親的話,女兒轉身跳下陽台。

每次在外人面前對女兒很自豪的母親,不知為何就是不願當面表揚女兒,讚美也從不肯當面說給女兒聽。

太慘烈 藤校女博士因母親1句話當場跳樓

說話是最容易的事,也是最難的事。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忘記了如何對至親之人平和對話。

01

你輕易說出口的責罵

也許會擊垮你的孩子

前段時間有一則類似新聞:一名27歲的女孩,因為不堪父母的辱罵跳樓自殺。

女孩本有著大好前途,長得漂亮學歷高,也有不錯的工作,父母卻說:嫁不出去,就是奇恥大辱。

在父母的逼迫下,她參加了無數次相親,相親失敗,父母就會罵她“廢物”、“垃圾”,語言極盡羞辱。

長此以往,女孩心理嚴重失衡。

最後不堪重負的她留下一封怨氣滿滿的遺書:“你們安排冥婚吧”,從樓上縱身跳下。

蔡康永曾對說話價值做出這樣的評價:“把說話練好,是最划算的事。”

生活中少不了雞毛蒜皮,當惡毒的語言指向自己的孩子,小事可能升級成悲劇。

在大多數父母眼中,孩子永遠是不懂事的,需要自己引導。這是孩子被當做了一個附屬品,而不是需要被尊重的個體。

父母們用“打壓式教育”在孩子面前豎立權威,用粗暴的語言達到自己的目的,對孩子造成傷害不自知。

曾有人在網上回憶起自己的學生時代:“第一次月考,考了全校48名,開心地打電話和媽媽分享,她卻說‘怎麼才48名?’

電話另一邊的我一下傻掉了,只能拚命忍住眼淚。

從此之後,我考得再好也不願意跟她交流了。”

2016年《中國家庭教育焦點問題調查報告》顯示,孩子在與“父母溝通”“同伴交往”“教師交流”三者中,存在問題比例分別是10.6%、7%、3.9%。

也就是說,孩子與父母溝通時,問題最大。

言語有時候是殺傷力最大的利器

一項《小學生家庭教育》調查結果則顯示,父母對孩子在“情緒情感關注度”一項,只佔整體關注度的12%。

他們給孩子定下各種各樣的“KPI”,安排各種各樣的人生軌跡,期盼孩子早日成龍成鳳,卻忽略了孩子內心的想法。

選秀節目《明日之子》亞軍馬伯騫的父親是一名身兼多職的社會名人,一開始他並不贊同兒子選擇演藝道路。

在一次採訪中,他說:“我們倆一起看了一個電影,然後進行了一場深刻而平靜的談話,我才開始理解和支持他,現在我是他的頭號粉絲。”

稍微注意一下說話的方式方法,放下家長的“權威”,父母可能就會發現,自己一直想要牢牢拴在身邊的孩子,並不像想像得那樣“不懂事”。

02

我想和你相濡以沫

你卻對我惡語相向

重視“說話”的人們,在學習著把技巧用於身邊人際關係的同時,常常一不小心忘記了身邊人——比如自己的伴侶。

作家王朔在《過把癮就死》中有一段描寫:

“吵到最後我們什麼都說出來了,就像一對不共戴天的仇敵,我們互相太熟悉了,因而刺傷對方的刀刃格外鋒利,彈無虛發,沉重打擊了對方。”

語言的強大之處在於,它能讓你愛的人更愛你,也能讓你愛的人離開你。

在電影《那些年》里,柯景騰為了在心愛的沈佳宜面前表現出自己最強的一面,舉辦了一場“自由格鬥賽”,結果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

心疼不已的沈佳宜皺著眉頭教訓他“幼稚”,“什麼都不懂”。

而心灰意冷的柯景騰走到了大雨中,一開口是同樣尖刻的語言:“對啊,我就是笨蛋”“我就是什麼都不懂啊!”

爭吵中,兩個相愛的人傷害對方,也被對方傷害。

心理學家 Bartholomew King把兩性之間的依戀類型分為四種類型:安全型,恐懼型,超脫型,和多慮型。

後三種類型人群在親密關係中極度缺乏安全感和自信心,這可能導致他們在處理親密關係時的非常態心理。

由於強烈的自我保護欲,他們會變得更加易怒,更容易沖身邊的人發火。

除此之外,缺乏尊重,也是導致爭吵的重要原因。

曾經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如今每天躺在枕頭邊,像日升日落一樣理所應當,漸漸的,人們忘了要尊重對方。

丈夫會想,在外面拼死拼活地為家奔波一天,回來還要跟你斟詞酌句?沒必要吧。

妻子也想,在公司被上司的白眼翻了一天,難道回到家裡還要聽你的冷言冷語?

如此一來,矛盾和爭吵一觸即發。

2018年2月,重慶發生了一起令人唏噓的事故,一名男子被車輛撞擊身亡,撞他的人,是他的妻子。

事發前妻子想駕車離開。即使他阻攔在車前,妻子也沒有減速,最終,他後腦著地死亡。

導致這場悲劇的原因,只是簡單的夫妻吵架。

對一段演講片段印象深刻: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什麼話是最具有傷人的力量的,一剎那一條線穿過了我的太陽穴,我想到了和前任爭吵的那個場景,這個答案讓我自己都毛骨悚然。”

愛人為了逞一時口舌之快,會輕易上演一場唇槍舌劍。

刻薄的言辭成了他們最有力的武器,抓起來一下下地往對方心窩子里戳。直到把對方戳得千瘡百孔,敗下陣來。

可再看看一場大戰後頹喪的自己,才發現結局其實是兩敗俱傷。殺敵一千,自損一千。

03

除了造成無痕傷害

也會帶來致命威脅

被冷言冷語傷透的心,像是被釘子扎爛的籬笆牆,拔下釘子也撫不平傷痕。被扎的傷口漸漸看不見摸不著了,卻藏在身體里悄悄腐爛。

一項針對未成年人的調查發現,在家經常被罵的孩子不良性格特點最為明顯,25.7%的孩子表現出“自卑”,22.1%表現出“冷酷”,56.5%的孩子性格“暴躁”。

如果父母雙方均採用極端方式與孩子溝通,自卑、冷酷、暴躁這三種特質便會在孩子身上集中體現。

除非有極強的外力干擾,否則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這種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

看似無形的傷害累積久了,可能會釀成無法挽回的大錯。

2016年7月,楊女士在家做了早飯,丈夫發現她做了燒茄子非常生氣,一邊吃一邊謾罵。

由於長期積怨,楊女士隨手抄起家中臂力器將丈夫砸死。

在浙江省工作的石某夫婦兩人,因為家庭瑣事發生了爭吵。情緒失控的石某趁妻子上衛生間,用刀片割喉殺害了兩個只有5歲的雙胞胎兒子。

這些悲劇發生的原因,大多是親人間長期無法有效溝通。

親密關係中,大多數人都不太善於表達自己。大家心照不宣:都相處這麼多年了,很多事情不必說出來。

社會心理學家 Irwin Altman認為,人際關係的建立需要經過四個階段:定向階段、情感探索階段、感情交流階段和穩定交往階段。

家人之間跳過了感情交流,直接停留在穩定交往階段。但事實上,缺乏足夠“感情交流”的家庭,關係仍然越發疏離。

親密關係是我們一生都要經營和學習的課程。

會說話的人有一種神奇的力量,能找出一萬種辦法緩解你的悲傷或憂慮,也能用一萬種語言讓你下垂的嘴角上揚。

願天下的兒女都能和父母和諧共處,願文章開篇里的悲劇,不再重演。

來源:北美留學生日報

藤校女博士 母親 跳樓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太慘烈 藤校女博士因母親1句話當場跳樓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