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我花了5千,交了個智商稅 | 中華文化

我花了5千,交了個智商稅

生活 雅婷 3个月前 (01-27) 61次浏览

我花了5千,交了個智商稅

我算了一下,和老白在一起吃了這頓晚飯,一共用了一個半小時。

她手機解鎖了52次、看朋友圈22次、聽語音3次、瀏覽微信群35次。

要我說,這也太頻繁了吧。

什麼10天瘦成一道閃電;

3天從攝影小白變成單反高手;

28天跟xx學練字;

3節課學會復盤;

12天擁有學習力等等不勝枚舉。

這頓飯之前,她被老闆裁員了,拿了一筆賠償金,說要謝謝我之前幫她指導文案。

我說:‌‌「你都被老闆裁了,還不好好找工作,花時間上什麼課程啊。‌‌」

她白了我一眼:‌‌「就是因為被裁了才焦慮啊!現在我都沒事幹了,更不能那麼閑,買了這些課感覺也不會那麼迷茫了。‌‌」

為了不錯過每條信息,她要不斷爬樓看別人的評論,這也成了她打開微信的正當藉口,原來她是用知識付費來應付人生中不堪的壓力。

可是,知識付費的微信群,從來都不是解除迷茫、緩解焦慮的唯一手段。

學習=成功之間,必須架著一座橋。那座橋就是你自己。

一、焦慮不是別人的鼓吹,而是自己的積壓

新年伊始,網上鋪天蓋地掀起了對得到APP創始人羅振宇的謾罵,原因無他,只因為他的一番跨年演講,大家斥責他鼓吹知識焦慮。

甚至有人說:‌‌「中年人聽羅胖的跨年演講,與老年人買權健的營養保健品相比,其本質上沒有任何差別。‌‌」

這就像什麼呢?就像你自己減肥失敗,然後把賣健身卡的罵了一頓,說他是個騙子。

我並沒有覺得羅胖說的話有什麼不對,講不講在於他,聽不聽在於你。

其中有一句:

以前,變化可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現在,變化可能成了生活本身。

我深以為然。

身邊的萬事萬物都在變化,難道你就能說,時代改變的罪魁禍首是整個時代下的人們?我們的生活本身就處於不斷的變化之中。

焦慮不是別人鼓吹產生的,而是自己感覺出來的。

好比,你看到身邊人在走上坡路,而你卻在下山,任何人都有一種被拋棄的不安全感,這就是焦慮。

你可以像豬一樣懶,卻沒辦法像豬一樣懶得心安理得,這才是痛苦的根源吧。

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瀋祖堯在一次演講中指出,

這是一個資訊爆炸、是非難辨的時代:

每日在網上流傳的資訊,媒體發放的消息,為我們帶來不少衝擊。但事情往往不是表面看來那麼簡單,是非黑白往往需要仔細分析,深入瞭解。

我們總是在別人意見的裹挾下前進,失去了慎思明辨和獨立思考的能力。

蘇格拉底說過:‌‌「一個人要知道自己知道什麼,也要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

最重要的不是如何聽取別人給我們的建議,而是我們對自己的態度。

二、拋棄我們的不是變化,而是自己找的理由

有一個公號博主曾經表示:

40多歲的人怕成為油膩中年,

30多歲的人怕被同齡人拋棄,

20多歲的人怕成為討厭的自己。

但是我們最討厭的,是不斷找理由的自己。

有個網友分享了他某1年(2016.1-2017.6)參與知識付費的花銷:

知乎上買了46次講座,花費大約為1500元;

微信上買了21個講座,花費大約500元;

參加了一個寫作培訓班,花費大約500元;

在得到上買課程,花費大約300元;

參加過兩次早睡早起打卡群,花費100元;

購買了幾個七七八八課程,花費大約2000元。

加上一起總計花費大約5000元,算下來他的時間成本大約是300個小時。

這些花費還不包括他每年買的紙質書籍電子書籍。

每個課程似乎微不足道,但是累積起來就不是小數目。那麼結果呢?他並沒有變聰明,也沒有一夜暴富。

好像除了白頭髮多了幾根、皺紋多了幾絲、眼袋下墜了幾厘米,生活的一切都沒有發生變化。生活品質沒有上升、工作沒有加薪、旅遊夢想沒有實現……

‌‌「知識付費無效啊!‌‌」他感慨地說道,‌‌「我花了5千交了個智商稅‌‌」。

其實我想告訴他,人最可怕的不是交掉的錢,而是失敗後的歸因心態。

不斷給自己的失敗合理正當的理由,這就是過度理由效應。

錯的本質上不是知識付費,而是你沒有把知識嚼碎了消化了根植到心底,真正腳踏實地用到看似瑣碎、實質具體的生活裡。

每個人都力圖使自己的行為看起來合理,所以總是為失敗行為尋找原因。

一旦找到足夠的原因,人們就很少再繼續找下去,而且,在尋找原因時,總是先找那些顯而易見的外在原因。

給大家舉一個例子。

一個公司的產品賣不出去,高層分別找產品和銷售兩個部門談話,但是得到兩個完全不同的答覆。

產品部表示,銷售太不給力了,這麼好的產品都賣不出去簡直失敗。

銷售部表示,這個產品太垃圾了,產品部設計的產品根本沒有任何亮點。

人性,往往都需要給失敗找個理由,才能說服自己。

也就是說,拋棄我們的不是時代的變化,而是不斷找理由的自己。

三、現在,線上付費學習已經成為一種大眾消費方式

得到、分答、喜馬拉雅、知乎live等等,‌‌「知識付費‌‌」成為霸佔我們時間的一種‌‌「消遣‌‌」。

這些課程能給我們點滴的信息,卻無法給我們一個落地的培訓。

它們之所以受歡迎,無非是因為靈活、自由、可以碎片化學習。

說真的,所有碎片化得來的信息不經過梳理和實踐,最終是無法形成個人操作依據的。

但是至少它們給我們提供了捷徑。

比如說,這兩年,我一直都有堅持聽吳曉波頻道、得到、十點課堂等等平臺的課程。

我幾乎每天都能從裡面聽出優秀的選題,聽到合適的素材,聽到一些讓我頓然開悟的小道理。

我要是不加工,回頭就忘了,這錢的確就是交了智商稅

可是我每聽一處,就用小本本記下來,每日不斷,積少成多。我的選題已經積累了上百個,素材庫日漸壯大。

這些小成就,我自己懂,不需要別人去證明。

再比如,我最近聽的理財課程,會給我推薦了一些非常優秀的理財書,我就不需要一點點去找,一下子就找齊,可以開始自己的深度學習了。

要是自己一本本比較篩選,去豆瓣看帖,絕對也是能找齊這些書的,問題是,10分鐘時間能獲知的信息,你花了10個鐘而已。

所以,我不是為知識付費,更多是為他人經驗和服務在付費。

知識付費的本質,是為時間付費,為你的加速進步付費。

如果你本末倒置,希望付費就等同得到知識,那等於說你上課睡了一覺還怪老師講得不好差不多。

到今天,知識付費預計超過200億規模的今天,光一個千聊平臺就能創造20多億流水的今天,你已經無法去否認這是一個可實踐的商業模式。

說它能幫你直達高階大神,我認為不可能。但你說它只解決了人的焦慮情緒,我也不同意。

對它公平的認知是:只要它給過我1分鐘前人未曾給過的指引,就是有價值的東西。

關鍵是你,如何去把飄在天空中的價值,落到你人生的實處。

瑪格麗特.米切爾在《飄》裡面的一句話很能概況我們應當對它的認知:

Life’s under no obligation to give us what we expect.We take what we get and are thankful it’s no worse than it is.

生活沒有義務滿足我們的期望。我們應該為自己的一切所得而感恩

來源:阿波羅新聞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我花了5千,交了個智商稅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