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人生兩件事:清醒做事 糊塗做人 | 中華文化

人生兩件事:清醒做事 糊塗做人

生活 心怡 4周前 (02-21) 66次浏览

人生兩件事:清醒做事 糊塗做人

人生兩件事:忙著,清醒做事;閑著,糊塗做人。(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有人說:“人生兩件事:忙著,清醒做事;閑著,糊塗做人。”

糊塗是一種心態,更是一種修為。

在孔子眼中,糊塗是“中庸”;在老子看來,糊塗是“無為”;在莊子心裡,糊塗是“逍遙”。

心裡明白,面上糊塗,何不是做人的一種境界。

記得有這樣一個故事:

兩個落水者,一個視力極好,一個患有近視。

兩個落水者在寬闊的河面上掙扎,很快就筋疲力盡了。

突然,視力好的那位看到了前面不遠處有一艘小船,正在向他們這邊漂來。患有近視的那位,也模模糊糊地看到了。

於是兩人鼓起勇氣,奮力向小船游去。

游著游著,視力好的那位停了下來。因為他看清了,那不是一艘小船,而是一截枯朽的木頭。

但患有近視的人卻並不知道那是一截木頭,他還在奮力向前游著。

當他終於游到目的地,並發現那竟然是一截枯朽的木頭時,他已離岸不遠了。

視力好的那位就這樣在水裡喪失了生命,而患有近視的那位卻獲得了新生。

很多事不知道的比知道的好,不靈通的比靈通的要好,不精明的比精明的要好。

這就是人們常說的“難得糊塗”。

著名經濟學家馬寅初先生說過:“苟無他故,必活百年”。其深刻寓意,就在於此。

其實,人生本來就是糊塗的,快樂和幸福就藏在糊塗之中。

一旦清醒了,可能所有的快樂和幸福,也就隨之煙消雲散。

鄭板橋曾題過很多著名的匾額,其中最為膾炙人口的要數“難得糊塗”和“吃虧是福”。

關於這兩幅匾額的由來,還有一段傳說。

鄭板橋任濰縣知縣時,他的堂弟給他寄來了一封書信,原來,堂弟和鄰居為了祖傳房屋的一段牆基的歸屬發生了爭執,鬧到了興化縣衙門,堂弟希望鄭板橋能函告興化縣知縣,以便自己贏得官司。

鄭板橋看完信后,立即賦詩回書:“千里捎書為一牆,讓他幾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豁達的胸懷和樂觀的心性顯而易見。

之後,他有感而發,揮毫寫下了“難得糊塗”和“吃虧是福”兩幅字,並在“難得糊塗”下加註:“聰明難,糊塗難,由聰明而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

在“吃虧是福”下加註:“滿者損之機,虧者盈之漸,損於己則盈于彼,各得心情之半,而得心安既平,且安福即在是矣。”這幾行款跋,既是鄭板橋對兩幅字的解釋,更是對自己心性修養和處世哲學的概括。

人生在世,能吃虧是做人的一種境界,會吃虧是處事的一種睿智。

心要簡單,人要糊塗,計較得少,不為瑣事憂,才能活得自在順遂,舒服寬廣。

木心說:“好人的世界,總有一種糊塗。”

白岩松說:“人生的兩個基本點是糊塗點,瀟灑點。”

前段時間網上有這麼一件事刷頻了:

外賣小哥在送貨的路上,不慎發生車禍,與一位騎摩托車的大爺相撞。雖然兩人都沒事,但是貨物卻幾乎全毀了。這意味著兩個為生活奔命的人,這一天的努力全白費了。

但事後,兩人的做法卻令人意外:

外賣小哥和大爺沒有再繼續趕路,而是就地舉起酒盃共飲,有什麼天大的事,都幹了這杯酒再去說,再去煩。

“人這一生,就是過完一關又一關,誰還沒有跌倒狼狽的時候,大不了在哪跌倒就在哪躺一會兒唄。如果說生活真的教會了我什麼,那就是享受失敗。”

是啊,你擁有的都是僥倖,你失去的都是人生。最難熬的時候,與其計較得失,不如難得糊塗。

糊塗不是傻氣,也不是愚昧,而是一種氣度,一種修養,更是一種境界。

人活一世,沒必要跟任何人和事太較真,有時候,我們就要活得糊塗一點,活得自在一點,活得隨性一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日子,這既是放過了自己也是放過了他人。但凡看看那些跟別人太過於斤斤計較的人,多半活得不開心。

對朋友糊塗一點,不計較付出才能得到;對別人糊塗一點,這樣才能贏得信任;對愛人糊塗一點,給他自由也給自己空間;對事情糊塗一點,船到橋頭自然直。

錢財利益上糊塗一點,不傷和氣;人情算計上糊塗一點,無愧良心;爭名奪利中糊塗一點,不費腦筋;流言蜚語里糊塗一點,不累耳根。

人生不滿百,何必懷千歲憂呢?

餘生,就要糊塗地過,快樂地活,知足地樂!

來源:勵志一生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人生兩件事:清醒做事 糊塗做人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