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袁斌:大陸血液製品染愛滋抗體事件五大看點 | 中華文化

袁斌:大陸血液製品染愛滋抗體事件五大看點

新聞 俊杰 2个月前 (02-08) 93次浏览

袁斌:大陸血液製品染愛滋抗體事件五大看點

近年來中國大陸重大醫療事故頻發(大紀元資料庫)

近年來中國大陸重大醫療事故層出不窮,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爆發一次。這不,長春假疫苗事件和江蘇過期疫苗事件才平息不久,大過年的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上海新興)的血液製品又被爆出了問題。

據大陸媒體報導,大年初一(2月5日),這家公司生產的靜注人免疫球蛋白被曝檢出愛滋病抗體陽性。該批次產品由上海市食品藥品檢驗所批簽發,共批簽發了12226瓶,規格是5%2.5g/50ml/瓶,有效期至2021年6月8日。

2月5日,網上流傳的一份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的通知要求:各省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立即通知轄區內醫療機構暫停使用該批號產品並封存;對已經使用的患者進行監測等。

上述消息很快在網上傳開,迅即引發了輿論的關注和熱議,其中最主要的看點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逾1.2萬瓶有問題的血液製品都去哪了?注射它的患者又有多少?

事件發生後,由於官方公布的信息量極少,網路又不斷地快速大量刪帖,不少注射過該藥品的民眾表示恐慌、失眠,「擔心得睡不著」,「比疫苗失誤更可怕」。

北京大學醫學部免疫學系副主任王月丹認為,HIV(愛滋病病毒)抗體陽性一般認為是感染HIV的標誌。這個指標陽性,說明該批次產品存在被HIV污染的可能性,不能用於人體治療,對於已經使用者應該隨訪或者採取必要的補救措施(如果條件允許)。為此,輿論要求官方及時披露逾1.2萬瓶注射劑都流向哪些醫療場所?到底有多少患者使用了它們?

二、注射了上海新生的問題產品後被愛滋病病毒感染的機率究竟有多少?

2月6日凌晨1點52分,涉事的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在官方微博上發出《致歉信》,稱「本公司部分批次的產品被衛生部門封存。在這裡向廣大消費者表達深刻的歉意,但抗體檢測結果不代表抗原陽性,實際感染的可能性非常低」。

長春市中醫院內科前臨床主治醫師朱雅莉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她認為查出的這批免疫球蛋白中,有愛滋病陽性的抗體,這就有可能會感染人,說不一定能感染是在開脫責任。

許多網民也都紛紛怒斥上海新興的官方道歉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說法。有人說:「機率不存在高低大小,要麼就是感染,要麼就是沒感染,你怎麼保證就沒有人會感染?」還有人說,「請江西和上海的書記帶頭注射,看看機率到底有多低!」

三、注射了上海新生的問題產品後有沒有人已經感染了愛滋病毒?

2月6日上午,江西衛健委相關負責人向媒體表示,新興醫藥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愛滋病毒抗體陽性一事已上報國家衛健委,並通知十幾家省直管醫院自查,目前暫未發現感染患者。

但網傳消息指,「江西疾控中心是發現病例才上報的,因為已經發現注射過的人感染HIV。所以才到疾控中心上報出事。科普是安撫人心,自己騙自己。」

更讓人心生疑竇的是,當大紀元記者致電江西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對方沒有否認上報事件,不過,作為疫情值班監測中心,卻拒絕回覆和公布疫情報告相關情況。這不能不令人懷疑江西衛健委相關負責人對媒體說的不是真話,否則,如果不是心裏有鬼,疫情值班監測中心為何拒絕回覆和公布疫情報告相關情況。而根據以往的情況,每當有重大事故發生時,官方總是千方百計的掩蓋真相,推卸責任。

四、導致上海新生產品出問題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據大陸《新京報》報導,北京大學醫學部免疫學系副主任王月丹認為,血液製品檢出愛滋病抗體,意味著被來自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血液或者其成分污染了。

陶黎納告訴記者,為了盡量避免血液製品在醫學使用時傳播疾病,世界各國都對此類血液製品的採集和製備過程進行了嚴格規範,總體而言有三道質控關。對此,中國也有詳細的規定。例如,《中國藥典》2015版要求,供血者愛滋病病毒抗體檢測必須為陰性;對於合併血漿,單份血漿混合後進行血液製品各組分提取前,愛滋病病毒抗體檢測必須為陰性;生產過程中應採用經批准的方法去除和滅活病毒。

另據中國《血液製品管理條例》規定,血液製品生產企業在原料血漿投料生產前,必須使用體外診斷試劑,對每一人份血漿進行全面復檢,並作檢測記錄,復檢發現有經血液途徑傳播的疾病的,必須通知供應血漿的單位單採血漿站,並及時上報所在地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此外,血液製品出廠前,必須經過質量檢驗;經檢驗不符合國家標準的,嚴禁出廠。

批簽發是血液製品上市前的「最後一關」。中國《生物製品批簽發管理辦法》規定,血液製品、疫苗等生物製品實行批簽發制度,即每批血液製品出廠銷售前實行強制性審查、檢驗和批准的制度,未通過批簽發的產品,不得上市銷售或者進口。

據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官網信息,本次問題產品由上海市食品藥品檢驗所予以簽發,簽發日期為2018年10月12日,簽髮結論為「該批製品符合規定,建議予以簽發」。

因此,我們不能不問:在層層把關的情況下,上海新生的產品為何還出了這麼大的質量問題?截至目前為止,無論是涉案企業還是管理部門均沒有給出解釋。朱雅莉認為:「在中國大陸頻繁出現這樣的事情,是體制有問題。」

五、上海新興醫藥會不會被立案調查?

上海新興醫藥的控股股東雖然一變再變,但不變的母公司是中國通用技術集團。而通用技術集團又是以醫藥為主業的中央企業,所以上海新興醫藥真正的大老闆是中共政府。根據公司2018年半年報,上海新興醫藥的營業收入9,712.34萬元,淨利潤4,907.33萬元。對母公司或背後大老闆而言,這樣的淨利率高達50.5%。對民眾而言,上海新興涉事的免疫球蛋白這類來源於人血又注射到人體血液中的血製藥品,則是堪稱嗜血暴利。現在這家公司的產品出了這麼大的醫療事故,人們有充分的理由要求官方對其進行立案調查。然而,「老子」會秉公辦事這麼對待「兒子」嗎?我們將拭目以待。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袁斌:大陸血液製品染愛滋抗體事件五大看點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