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李克強避談重大敏感話題 幾大風險改善少再添新愁 應急措施又將是一紙空文 | 中華文化

李克強避談重大敏感話題 幾大風險改善少再添新愁 應急措施又將是一紙空文

新聞 admin 4个月前 (03-17) 65次浏览

李克強避談重大敏感話題 幾大風險改善少再添新愁 應急措施又將是一紙空文

15日中共兩會閉幕,中共總理李克強避談重大的敏感議題。旅美學者程曉農表示,儘管中共人大只是橡皮章,但從人大審議的各類報告中卻能窺測中國經濟的部分內幕。中國經濟增長乏力,下行早已經開始。在多方面改善不多;今年還增加了國內外2種風險。時事評論人士胡少江認為,新出台的《外商投資法》將是一紙空文,是內憂外患下「倒逼」的改革產物。外媒報道美國智庫報道,中國過去幾年GDP造假,虛誇了12%的GDP。分析說,左傾媒體和智庫對中共態度轉向,說明北京更加孤立。

金融時報發表了美國布魯金斯研究院的報告,指認中國過去幾年GDP造假,虛誇了12%的GDP,總值達1.5萬億美元。

美國塔爾薩大學國際談判兼職教授、國際貿易投資顧問張洵表示,此文意義非凡:金融時報和美國布魯金斯研究院這兩家都一直立場左傾,替中共說話,現在掉轉槍口,說明隨著美中貿易戰、華為、孔子學院等一系列事件的發生和演化,紅朝已越來越孤立,無人替之辯護。

2019年中國“兩會”本周五在北京閉幕後,中共總理李克強舉行中外記者會。

本周五(15日)上午中共總理李克強按慣例在人民大會堂接受中外記者的提問。在近三個小時的記者會上,李克強回答了十八個提問,話題涉及中國經濟、美朝關係、美中關係及歐盟與中國的關係等。

程曉農:李克強的經濟風險和國際風險

旅美學者程曉農分析,儘管中共人大隻是橡皮圖章,但從人大審議的各類報告中卻能窺測中國經濟的部分內幕。

他在澳洲電台SBS撰文說,全國人大形式上的功能是每年聽取報告,舉手通過;其實質性的職能則是立法。全國人大不是經濟決策機構,在經濟形勢和經濟政策方面極少有自己的截然不同於國務院的看法。

但是,人代會所審議的各種工作報告以及相關的會議新聞,往往能提供一些觀察經濟風向的線索。每年人代會總理都要作政府工作報告,從2015年開始,經濟風險一詞就出現在李克強的報告里;此後各年的報告中類似內容不斷出現,而對經濟風險所涉範圍的評估則逐步擴大。

程曉農還認為,中國經濟增長乏力,下行早已經開始。

回顧過去6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對經濟形勢的國內因素評估,可以發現:

早在2014年就談到了“產能相對過剩”;

2015年提出了“財政、金融風險”;

2016年再提財政收支問題,加上了“產能過剩”(不再是相對過剩);

2017年則提到“部分行業產能過剩”;

2018年提出了“經濟增長內生動力不足、創新能力不強、中小企業經營困難”;

今年的報告涉及面更廣,如“消費增速減慢,有效投資增長乏力,實體經濟困難較多,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企業)自主創新能力不強,一些地方財政收支矛盾較大,金融等領域風險隱患依然不少”。

程曉農分析,上述內容表明,在產能過剩、財政風險、金融風險這幾方面,6年來改善不多;從2018年開始,經濟增長缺乏動力,實體經濟困難凸顯,意味著經濟下行已經開始。

今年還增加了民營企業經營困難這個現象,而民營企業是就業者的主要職場,民營企業的難處越大,今後的就業形勢越艱難。可以說,政府過去6年來的經濟政策,充其量只是在延緩經濟下滑,但在消除經濟風險這方面,效果不彰。

今年的報告首次提出了國際風險,其實並不意外,中美經貿談判這個外部因素帶來的衝擊是顯而易見的,去年下半年到現在,在中國的許多出口企業一直拚命搶時間多出口,就是害怕美國提高關稅后失去美國市場;而上面提到的目前在消費、投資、實體經濟、企業經營等方面遇到的困難,也多多少少折射出國際因素的影響。

程曉農指出,正是在這樣的國際和國內經濟背景下,今年的人代會通過《外商投資法》,這是緩衝國際風險和經濟風險的一個應急措施。

胡少江:《外商投資法》將是一紙空話

剛剛在北京閉幕的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這個法律將過去分別針對外商獨資企業、中外合資企業和中外合作經營企業的三個法律進行了統合,成為中國規範外商投資的一部新法。

時事評論人士胡少江表示,根據中共當局的說法,討論通過這部《外商投資法》、放鬆貿易管制和降低關稅、以及進行其他經濟結構性改革的承諾等並不是特朗普政府施壓的結果,而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需要,是按照中國自己的節奏進行的深化改革的一部分。

許多人稱這類被迫出台的改革舉措為「倒逼」的改革,這種倒逼的力量既來自於中國經濟出現的減速;更是來自於國際經濟夥伴的強烈不滿和進行報復的直接威脅。四十年來,通過引進一些市場機制、高速消耗中國的環境和充分利用國際市場對大陸開放,中國經濟得到了快速的增長,與此同時,不願意放棄對經濟的最終控制的執政黨、腐敗的各級政府官員、在政府的庇護之下享受經營特權的國有企業等成為新經濟的既得利益者,也成為反對進一步改革的力量。

換言之,這是一部沒有充分表達投資者真正訴求的法律,也是一部執行起來十分困難的法律,更不用說,中共當局對外商的許多限制已經深深地體現在一系列的行業和部門的行政規定里,這些都將為這部模糊的法律的執行帶來障礙。

來源:阿波羅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李克強避談重大敏感話題 幾大風險改善少再添新愁 應急措施又將是一紙空文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