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我對警察大喊:「別硬拽她!」以後再沒人敢虐待我媽了 | 中華文化

我對警察大喊:「別硬拽她!」以後再沒人敢虐待我媽了

新聞 心怡 6天前 57次浏览

我對警察大喊:「別硬拽她!」以後再沒人敢虐待我媽了

我今年三十三歲,一名公務員。兩年前,母親從遙遠的家鄉趕來照顧已經懷孕七、八個月的我。母親是一名法輪功弟子,很精進,在這陌生的城市,照顧我之餘,還要給她遇到的人講法輪功真相。

一天,母親在講真相時被人打電話誣告到派出所,警察把我母親抓走關進看守所。我這一生中從沒遇上過這麼大的難事,整理被轉送回來的母親的衣服時,我發現衣服上有血跡。我又驚又恐,萬箭穿心般為母親的安危擔憂,每晚都在哭,除了哭我不知道能做什麼?

這時,有一位陌生的法輪功學員找到我,對我說:“不要怕,我們會像家人一樣跟你一起營救你母親。”母親剛來這裡,她們並不相識。我像找到主心骨一樣失聲痛哭。她們鼓勵我不要怕,要勇敢面對那些抓我媽媽的警察,媽媽沒有錯,去找他們要求他們無罪釋放母親。

這樣我開始放下驚恐,知道我可以做什麼了,我要為母親討公道,去營救她!

兩位法輪功阿姨陪著大肚子的我去了看守所,我要求見他們的主管領導。見到她,我立即大聲質問:“為什麼我媽媽的衣服上有血?你們對她做了什麼?”那女警察不敢承認,只是說不知道,不是她乾的。我立即大聲質問:“你穿的是警服嗎?你身為所長坐視手下打人?三、四個警察半夜打一個手無寸鐵的老太太,狠毒到打掉她的門牙,滿身是血,你們不覺的是在犯罪、這是你們的恥辱嗎?”我完全沒有怕,為了保護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母親,我真想跟他們拼了。

從那以後,我再去看守所,她們就一直躲著不見我。還有一次,我看見一個警察拽我母親,我立即大喊:“別硬拽她!”那個警察馬上放手,以後再沒人敢虐待我媽媽了,還誇我是一個優秀、孝順的好女兒。

我給母親寫信告訴她:“我跟您的朋友在一起商量給您聘請律師,她們雖然與我素未謀面,但每個人都在盡全力幫助您,一定要有信心!有什麼需要的,您就告訴我。”

後來知道母親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中還依然給裡面的人講法輪功真相,我真為母親感到驕傲!夢中我夢到媽媽回家了,大法師父在向她微笑著招手……我知道師父是認可我媽媽的,她會在任何環境下都笑呵呵的去面對,她行!

有幾次一個主管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向我揚言,要如何如何我媽媽,據說這個人十幾年來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敲詐勒索錢財,很多學員被判刑關進監獄,害得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妻離子散,民憤很大!我也看出他幾次暗示我拿錢,而且出爾反爾,根本不可信任,是個惡棍。我無視他的威脅,不給他錢,而是積極為母親聘請三位律師打官司。母親告訴律師讓我控告惡警。那我責無旁貸,立即和父親一起找遍所有公、檢、法相關部門和人員,給他們寫信揭露這個惡警的罪行。我和父親、律師多次去公安局找他,他很害怕,根本不敢見我們。律師在公安局說:“我們就是要控告某某。”

我一直忙,直到我分娩。最終那個惡警被免職,惡有惡報。

在法院開庭時,檢察院公訴人竟說我是我母親犯罪的“證人”,我當庭舉手澄清:“正像律師辯護所說,按著道德規範,我不可能指證自己的母親;在法輪功這方面講,我作為家屬受益良多,我現在還不知怎麼報答,但在母親受難時,我自當盡最大努力去營救母親,怎麼還會去指證呢?那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嗎?”我看透他們的把戲了,沒有證據,找不到替罪羊和害人的借口,就栽贓陷害。老百姓都說共產黨是假、惡、斗,真是不錯。

開庭那天,法庭外去了那麼多法輪功學員,有的人沒錢打車,甚至是遠道走去的,這讓我很震驚!警察攆他們,沒有人害怕,沒有人走。我感受到他們的能量和慈悲,連警察都感佩!法輪功講“真、善、忍”,這是普世價值,是全人類的希望!

一年後,媽媽回家了。接媽媽回家的路上,她問我:“你幫我控告他們時不怕失去公職嗎?”我說:“我想過這種可能,如果是那樣,我就一直告到北京去,豁出去了。”

媽媽又說:“看守所的警察就怕你去找他們。有一次警察高興地喊我,說:‘你的好女兒又給你請律師了,你真有福啊!’律師也跟我說:‘你的女兒文筆很好,一切都幫你做了。’警察也說:‘你女兒很優秀啊!’”我說:“媽,其實你一直對我要求很嚴格,也不讓別人多誇我,是怕我飄飄然,會失德吧。”

我懷孕後期總是在哭,替媽媽擔心,也許是這個原因,嬰兒出生後也天天夜裡哭。媽媽回來後,告訴我常給孩子念“法輪大法好”就會好的,還給了我一個生命的護身符。兒子從此以後夜裡不哭了,真神奇啊!

大法弟子說我為修煉的母親聲援,也是為法輪功聲援,會有福報的。真的,我不但沒失去工作,幾年前考試都沒考進去的部門,這次事過後,天賜良機,連考都沒考就調過去了。並且我還擁有個美滿的三代同堂的幸福家庭――公婆慈愛,孩子可愛,真感謝慈悲偉大的法輪功師父!

來源:明慧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我對警察大喊:「別硬拽她!」以後再沒人敢虐待我媽了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