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中領館阻撓失敗《黑名單》成功首映獲好評 | 中華文化

中領館阻撓失敗《黑名單》成功首映獲好評

新聞 雅雯 2个月前 (06-03) 60次浏览

中領館阻撓失敗《黑名單》成功首映獲好評

在為新電影《黑名單》(The Blacklisted)首映式做準備的時候,製片人德揚·馬克維奇(Dejan Markovic)就料想過程中會遇到一些阻礙。然而阻礙之大,卻令他始料未及。

“電影節前一個月,我的辦公室發生了入室盜竊和破壞。”馬克維奇說,“電影的導演還發現警察監視我們,”他說,“而且不只是一兩個警察,不管我們去城市的哪個角落,他們都開車尾隨著。”“對警察的尾隨,我是有經驗的,他們故意讓你知道自己被跟蹤,讓你感到壓力……從而讓你對電影進行自我審查。”

作為在貝爾多克國際電影節(Bel Docs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上映的六部電影之一,紀錄片《黑名單》講述了中共在國內對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進行鎮壓,並把鎮壓輸出到其它國家——比如塞爾維亞

2014年,中共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到塞爾維亞參加峰會。在此期間,11位歐洲籍法輪功學員計划進行抗議活動,但遭到塞爾維亞警方拘留。馬克維奇說,電影描述了這個故事,不過影片中所展示的中共惡行至今仍在持續,從它們蓄謀阻撓電影放映可窺見一斑。

“他們就那麽被失蹤了”

馬克維奇說,2014年峰會以前,法輪功學員可以自由的在塞爾維亞舉行各種活動功能,揭露中共侵害人權的暴行,政府從來不會幹涉。“但是,從那一年起,一切都改變了。”“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警察禁止了所有法輪功學員的活動。”

馬克維奇說,11位法輪功學員中的大多數人不得不放棄抗議計劃,取消行程,但有九位來自保加利亞、一位來自芬蘭、和一位來自斯洛伐克的學員成功進入塞爾維亞。但是,“他們剛入住酒店,警察就來了,沒收了他們的手機和護照,還把他們關進拘留中心。”馬克維奇說,“他們被剝奪了聯繫律師的權利,甚至被剝奪了打電話的權利。這在塞爾維亞是極其反常的。”

直到中共領導人離開塞爾維亞,這些學員才被釋放。“他們說這是綁架行為,因為他們沒有被依法逮捕。”馬克維奇說,“他們就那麽被失蹤了。”

對藍麗華(音譯)來說,這次逮捕是對她的再度傷害。她曾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中共迫害,最後逃到芬蘭成為難民。“她在中國大陸被逮捕過三次,還受到酷刑的折磨。”馬克維奇說,“你想想,她來到塞爾維亞這個民主國家,但是突然又被綁架了。雖然警察沒有動粗,但這肯定會讓她想起在中國監獄裡的可怕經歷。”

塞國電影節聲援

馬克維奇說,電影被迫換了四次放映場地,因為前三次都被以各種借口取消了­,比如消防安全、安保問題,甚至是為了慶祝二戰結束等“原因”。

電影首映前兩個星期,《黑名單》的導演接受了當地一家報紙的採訪。就在那期報紙印刷前幾個小時,電影節老闆接到了中領館的電話,“他們問有沒有中國電影參映,得到了否定的答案。”馬克維奇說,“他們問的第二個問題是:誰是電影節的主贊助商?是政府嗎?哪個政府部門?等等……”

巨大的壓力和警察無休止的跟蹤幾乎使馬克維奇放棄這項工作。我的家人對這些事情(騷擾)厭惡至極,他們很害怕。有一次,我和導演說:“哎,要是真沒辦法,就不參加電影節算了。”但是導演莎拉(Sarah)說:“不,我們要堅持到底。”“電影的一位主演說:真相就是我們的武器,我們要讓真相大白於天下。”

馬克維奇說,中領館和塞爾維亞政府的所為引起了電影節主辦方和一些電影專業人士的不滿,他們站出來為電影《黑名單》發聲。“電影節方面讓中共政府知道,在這裡我們不封殺(反對中共的)電影。”馬克維奇說。塞爾維亞著名導演塞登·德拉戈耶維奇(Srdjan Dragojevic)通過推特表達了他的支持,還有很多為電影節工作的年輕電影愛好者將此事告知他們電影學院的教授,以尋求聲援。

“很多人都過來祝賀,說我們很勇敢”

最終,電影在5月10日成功首映。“放映後,很多人都過來祝賀,說我們很勇敢。”馬克維奇說。他說一開始很多人可能對電影的真實性有所懷疑,但現在,他們親眼見證中共是如何踐踏人權的,也更相信電影中所講述的駭人聽聞的故事。

最初計劃放映的場地Dvorana Kulturnog Centra在首映式前五天被消防部門關閉,但很快就重新開業,“為了表達歉意,他們提出將放映參賽的所有六部電影。”馬克維奇說,“《黑名單》在5月28日上映。”“對所有擁有自由思想的塞爾維亞人來說,這是我們反抗中共黑暗和謊言的一次小勝利。”他說。

來源:新唐人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中領館阻撓失敗《黑名單》成功首映獲好評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