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程曉容:中共喉舌為何不敢提「流氓政權」? | 中華文化新聞網
  •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程曉容:中共喉舌為何不敢提「流氓政權」?

政治 ducn 1周前 (08-11) 20次浏览

程曉容:中共喉舌為何不敢提「流氓政權」?

8月8日,香港《大公報》發表了一篇報導,談及外國勢力干預,並公布了美國駐港澳總領事朱莉‧艾德(Julie Eadeh)8月6日和黃之鋒等幾名香港學運代表會面的照片。據稱,照片由「愛國網民」提供。該文還披露了朱莉‧艾德的學業、職場履歷及其丈夫和孩子的詳細個人信息,包括孩子的姓名。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爾塔格斯對《大公報》此舉予以嚴厲的批評,她指出:「讓一名美國外交官的私人信息,她的照片,她的孩子們的姓名這些信息都公開,這並非官方抗議的行為,這屬於流氓政權的行徑,負責任的國家是不會這麼做的。」

奧爾塔格斯又在推特上發言說:「中共官方媒體關於我們(美國)在香港外交官的報導已經從不負責任發展到危險的程度。這必須停止。」

8月9日,中共喉舌《環時》發表了反駁美方的時評。非常值得注意的是,此文未具名的作者將形容中共的「流氓政權」(thuggish regime)改為「野蠻政權」,同時以「政治流氓」、「流氓外交」、「流氓團夥」等語彙抨擊美國,甚至提及香港抗議中的「流氓示威者」。可見,中共十分在意「流氓」一詞,深明它的惡劣內涵。但是,它並沒有提供理論和事實證據,來證明自己不是別人所指的「流氓政權」,而是反過來指責對方。這正如該文標題所言——「倒打一耙」。

《大公報》的報導與喉舌之辯

美國駐港外交官朱莉‧艾德與黃之鋒等人的會面地點,是在某個酒店的大廳,並非閉門密會。假如中共所稱「黑手」論屬實,那麼美國官員為何不安排一場祕密的會談,何必選在大庭廣眾之下見面呢?

8月7日,黃之鋒在其臉書上對此事提供了個人看法。他說,與朱莉‧艾德見面是為了討論《香港人權民主法》的立法進程,也促請美國停止向香港警察出口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另外,朱莉‧艾德當天早些時候先與建制派及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會過面。黃之鋒還說,他曾經到訪美國華府,直接和美國議員有過交流,「對比之下,現在於香港與駐港領事交流,根本沒有什麼特別。」

《大公報》是香港「四大左報」之一,等同中共政策的傳聲筒,在「反送中」期間,該報連續發出批評示威者搞「暴動」和「暴亂」的文章,有失客觀公正的原則。

美國批評《大公報》所為,是因為它故意泄露官員的隱私詳情,尤其是孩子的姓名。這一點無疑違背了新聞操守,而且這些信息與攻擊「外國勢力」並不相干,明顯是另有他意。若無中共撐腰,報社編輯和記者根本不敢如此越界和出格。

那麼,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做?《環時》社評透露「此地無銀」之意:「我們仔細看了香港媒體的那篇報導,……文章毫無對她本人和其家庭成員進行威脅的意味。」

中共是名副其實的「流氓政權」

「流氓」,指經常生事,不講道理,並常以威嚇等手段取得利益者,現專指對社會有害之人。據此對照,中共政權與「流氓」的特性十分相符。雖然用「流氓」來形容它,分量還嫌太輕,不過已足以照出其本質。

1871年5月,巴黎公社在失敗前焚毀了巴黎的主要建築,大量精美的文化勝跡被燒成一片焦黑。當時的美國駐法國大使伊萊休‧沃什伯恩在日記裡寫道:「公社社員是一幫『強盜、殺手和暴徒』,我實在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寫出我的憎惡⋯⋯他們威脅要毀滅巴黎,把所有人在投降之前燒死在廢墟中。」

中共建黨,正是參照了巴黎公社和十月革命的模式,也就是走了「流氓無產者」的暴力道路。2017年10月5日,中共中央黨室和文獻研究院在一篇文章裡歌頌巴黎公社,稱「中共選擇巴黎公社作為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一塊重要陣地」,因為它「是國際共產主義的象徵」云云。

2016年12月20日,新華社旗下的「新華網絡電視」發布了一則「秒評」視頻,題為「今天的中國外交為啥要有點『流氓』精神?」視頻聲稱:「在世界上能耍流氓的國家都得有實力。」「國家對外『耍流氓』,說明在維護國家利益,而維護國家利益的政府對老百姓來說就是好政府。」

從中共起家階段的「痞子」暴動,到建政之後瘋狂的政治運動、武力鎮壓、人權迫害,再到今天的全球滲透、大外宣和戰狼外交,世人有目共睹:流氓之風貫穿在中共七十餘年的言行中——我是流氓我怕誰?

程曉容:中共喉舌為何不敢提「流氓政權」?

1871年5月,巴黎公社縱火焚燒後,法國王宮杜伊勒裡宮只餘下框架。(公有領域)

「流氓政權」禍國殃民

中共給中國帶來了災難性後果:最嚴重的環境污染,最腐敗的貪官大軍,最驚人的文化浩劫,最懸殊的貧富差距,最慘烈的饑荒,最悲哀的難民,最恐怖的迫害罪行,最嚴密的網絡監控,最不公的法律制度,最危險的食品和藥品……亂象叢生,民怨沸騰。中共禍國殃民,卻還不忘自詡「光榮偉大」,高喊「為人民服務」、「依法治國」,天下還有比它更「流氓」的嗎?下面僅以幾個近期事例加以說明。

四天前,8月6日,李金星律師的吊證聽證會在山東律師協會舉行。當局派出所出動大批警力在會場內外「維穩」,禁止近百名聲援的民眾入場旁聽。當晚,當局向李金星送去了吊銷其律師證的決定書。

李金星律師近年參與了多起刑事冤案的平反工作,包括聶樹斌案、郭飛雄案、念斌投毒案等。他也曾為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無罪辯護。據悉,他被處罰的主要理由是在微博上發表「不當言論」,「利用網絡、媒體挑動對黨和政府的不滿」等。

8月5日,北京人權律師張磊應黃琦母親蒲文清之邀,到四川成都溫江區與她見面,但是卻被十多名警察強行帶到湧泉派出所,並被警告不許為黃琦案辯護。事後黃媽媽說,「上邊說了,律師只要帶律師證、身分證就可以和我會面;但實際律師來了,他們就阻止。」

黃琦是「六四天網」創辦人、中國知名人權活動人士,他於7月29日被中共法院判處12年重刑。據媒體報導,這半年多來,86歲的蒲文清在家裡被人24小時值班看管,樓外還有幾道看守,電話也被控制。她走到哪裡都有人跟著,包括進廁所。蒲文清為兒申冤,向中央及省市各級法院郵寄了上訴狀,都如石沉大海。多位為黃琦辯護的律師先後被當局吊銷律師執照。

2019年6月24日,四川法輪功學員梁文德被成都龍泉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終年64歲。梁文德原是瀘州市工商局幹部,她於1997年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秉公執法、不貪不占。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梁文德堅持信仰,合理上訪和講真相,卻被非法開除公職,經濟損失達幾十萬元,家人受株連。她多次被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兩次被判刑,總共被囚禁長達12年。在2016年的庭審中,梁文德的辯護律師正告法官:這是非法審判,衝破法律底線,必將受到審判。

「流氓政權」橫行霸道

近年來,中共通過金元外交和政治施壓,在國際上屢屢做出蠻橫無理之舉,包括擴張滲透、輸出暴力、排斥和打壓台灣、干涉他國內政等等。

2019年7月18日,在美國國務院舉辦的第二屆推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上,國務卿蓬佩奧表示,中共官員甚至慫恿其它國家不要參加此次會議,他向那些克服阻力出席的代表致謝。

今年4月1日,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發表了一份聲明,譴責中共用威脅他國的方式來對抗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審查。聲明提到,在3月份,中共曾向多個駐日內瓦的外交使團致函施壓,要求他們不要出席3月13日由美國、加拿大、德國等國主辦的新疆人權問題討論會。

一些發展中國家的外交人員向「人權觀察」證實,中共外交官曾親自上門,警告他們不要與會。多國外交官也表示,中共多次發出威脅,要他們在3月15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正式審查中共的人權記錄時,替中共背書。一名外交官告訴法新社,中共代表團「試圖掌控一切」。

2018年,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發表題為《重新思考安全問題–中國與戰略競爭時代》的報告,其中剖析了中共的統戰策略,表示「來自中國(中共)的干擾威脅了世界民主制度」。報告的結語提到:「中國(中共)經常指責美國和其它國家干涉內政,並以不干涉他國內政作為其外交政策的重要原則」,而實際上中共的「統戰工作總是違背這一理念」。

自2007年以來,中共駐外使領館不遺餘力地干擾和阻撓神韻藝術團在海外的演出,其手段包括詆毀神韻演出,向當地劇院施壓、迫使其撕毀與神韻簽訂的演出合約,寫信給演出城市的議員、要求其不要觀看神韻,僱用流氓搗亂等等。這些事件發生在美國、加拿大、澳洲、新西蘭、丹麥、泰國、韓國等地,相關政要、劇院和演出主辦方等人員揭露了中共的行徑,並在媒體上將其曝光。

此外,中共封殺和平表達異議的港台藝人,還動員人馬「翻牆」到境外施展網絡暴力。一些外國公司或團體曾因發表或引用了一句中共不喜歡的話而被逼刪貼、道歉。凡此種種,不勝枚舉。

結語

綜上所述,中共的「流氓」性體現為司法流氓、人權流氓,這個政權對大陸實行恐怖統治,在香港破壞「一國兩制」。它不僅嚴重損害了本國人民的利益和生命安全,也在嚴重侵蝕著人類道德和良知,危害世界安定。當前,在「反送中」風暴的衝擊下,在內外交困中,中共既沒有反省,也不會改過,它還在信口雌黃,釋放恐嚇,企圖轉移視線。對中共流氓政權的揭露和遏制,就是在呵護善良,就是在維護正義。#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程曉容:中共喉舌為何不敢提「流氓政權」?
喜欢 (0)